第381章 藏不住寵溺

    “再往里走是什麼?”阿箬盯著書室的木門道。

    司馬笠輕描淡寫地道︰“這個房間過去有一個小天井,天井之中設有露天茶室,不過江南多雨,這段日子倒還好,只再過一陣兒,到了梅雨之期,天井之中只得常年拉著油布傘,光線很是晦暗。”

    阿箬點點頭,順手推開那門,果見一張寬大的茶幾,茶幾上擺著一應茶具,而後便是四張低矮的小凳,供人曲膝而坐。不知今日天氣尚佳,所以還有溫暖的陽光落下,阿箬忍不住幻想,若能坐在此處喝茶,與友人聊天,那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于是,她暗暗下定決心,待他日回了帝都,一定要在自己的宅院之中也添設這樣的茶室。然而,腦海中剛閃過這樣一個念頭,她的心里又不覺猶豫起來。因為,這樣閑散的閨中時光,對于時常身處腥風血雨的她的來說,幾乎是一個不可企及的幻夢。

    看到她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晦暗,司馬笠忍不住輕輕拂了拂她的臉龐,而後柔聲問道︰“怎麼了,你這模樣,像是有心事一般。”

    阿箬望著他,一時之間,竟從那雙睿智深刻的眼眸中,看到柔情蜜意繾綣萬千,她的心下,為何倏地有些不忍。

    “我只是在感嘆,會稽之好,竟是一花一物,一事一人都可叫我心向往之。”

    司馬笠听了有些詫異,“你似乎很喜歡會稽?”

    阿箬微微一笑,“大約是因為我長在西北的緣故,一見江南,便似整個人從里到外都通透了一般,又如何能不喜歡?”

    說罷,她也沒管司馬笠是什麼反應,便徑直穿過天井,往里走去。

    里間,是東西相對的兩間廂房,阿箬透過門縫,可見其中臥榻衣櫥一應俱全,甚至兩間屋子還各自擺了一張妝鏡台。故而,阿箬判斷,這當是謝綰綰貼身侍婢所居之所。

    然而,不知為何,她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一個問題,“殿下,先皇後生前可曾將她在會稽時的侍婢帶到帝都?”

    “帶了,”司馬笠點點頭,“母後一共帶了兩個侍婢進宮,除了照顧我的老嬤嬤如今尚在宮中,另一個則早已離開。”

    “哦?”阿箬有些好奇,“她回了會稽?”

    “她應是年滿二十五,被自動放出了宮,至于她去了何處,我還真的不大清楚。”司馬笠答道,“你問這個干什麼?”

    阿箬笑道︰“我只是見到眼前這兩間居室,心中有些好奇罷了……她們既是先皇後的侍婢,自該十分清楚當年之事,或許,她們能告訴我們賀蘭旌和那能號令逐鳳樓的人之間的關系,甚至還能告訴我們那男子是誰。”

    司馬笠笑了笑,他輕輕點了點阿箬的腦門,“還說你對賀蘭旌不感興趣,即便如此兩間平淡無奇的屋子,都能叫你想到她。”

    阿箬癟癟嘴,也不急著掩飾,“這樣有趣的野史軼事,我自然感興趣,若太子殿下不願意听,大可只做為我引薦之人便可。”

    司馬笠瞪了她一眼,心中甚為無奈,不過卻藏不住那滿眼的寵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