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友誼

    想到自己那糟糕的女紅,阿箬猛地搖搖頭,而後一臉苦笑,尷尬道︰“殿下有心了,其實也不必麻煩的。”

    阿箬趕緊將這靠墊放回原處,而後目光卻落在不遠處的另一只靠墊上。那只靠墊上的圖案似乎便有些不同,看那樣子,繡的當是一匹馬,可那馬又有些馬不像馬,它肚子奇大,倒更像是一頭牛。

    阿箬搖搖頭,猜測,這拙劣的繡工跟自己倒是不分伯仲。

    司馬笠也已探過頭來,注意到了阿箬手中的靠墊,“這圖案,又是誰繡的?”

    阿箬來不及回答,只瞥了一眼靠墊的右下腳,只見那上邊赫然落了四個大字︰蘭兒大。

    透過這四字,阿箬眼前頓時便浮現出了賀蘭旌那神氣活現的樣子,她驕傲地揚起下巴,沒有一絲一毫的慚愧,仿佛在說︰“沒錯,這就是我的品。”

    “看來,叱 九州的西楚女帝,也有捉襟見肘的時候,”他頓了頓,又道︰“不過,這副不服氣的倔強模樣倒也十分可愛。”

    聞言,阿箬差點沒笑出聲,良久,她終于放下手中靠墊,而後對司馬笠道︰“我想進里間去看看。”

    司馬笠點點頭,而後上前半步,將阿箬擋在身後,自己則在前方帶路。

    “里間是一間書房,”司馬笠推開隔門,介紹道︰“不過,母後的書房與別處有所不同,這房間,與其說是書房,不如說是藏書室來得更為準確。”

    果然,門一推開,阿箬便看見了排放整齊的書架,她約略一數,發覺這書架至少十個,只在書架對面靠窗的一個角落里,有一張不怎麼寬大的桌幾,桌幾上擺著筆墨紙硯,算是書案。

    “沒想到先皇後如此愛書?”阿箬隨口問道。

    司馬笠頓了頓,過了一會兒方接話道︰“母後雖然愛書,不過,這兒的書基本都是賀蘭旌的。”

    “賀蘭旌的?”阿箬詫異道。

    “謝家子弟,自記事起,無論男女皆要上學堂,族中長輩會請名滿天下的大儒來府中授課,並且,不同年齡段的子弟根據學力,所上的學堂和講課的先生也有不同。我母後天資聰穎,十歲起便已能同府中十七八的青年一同念書,再加上族中有一座三層的藏書閣,所以,母後壓根兒不需要再單設書室。”

    阿箬走到書架之旁,隨意瞅了瞅,發覺其上果然放著四書五經等最為基礎的本子。

    “賀蘭旌沒有同族中子弟一道念書嗎?”阿箬好奇道。

    司馬笠搖搖頭,說︰“你應當知道,賀蘭旌是為避西楚國內勢力,不得已同她母親一起逃到會稽的。”

    阿箬點點頭,暗自感嘆,原來這個司馬笠竟知道得如此之多。

    “族中長輩仁慈,收留她們去做竹林的守林人,雖供給她們一日三餐以及必要的工錢,可她們畢竟只是下人,又如何能與謝氏子弟一同讀書。”

    阿箬這才反應過來,難怪那靠墊之上的署名是“蘭兒”,原來竟是隱姓埋名之故。

    “大概賀蘭旌也是一個聰明伶俐之人,她與母後甚為投緣,母後心中也從未將她當做下人,所以,才在這棠梨園中偷偷教她讀書,那時的她們怎會知曉,一間狹小的書室,竟成就了日後的西楚女帝。”

    阿箬驚嘆萬分,心中卻無限感懷于那兩個稚嫩女子間動人的友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