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這樣不值得你信任嗎?

    阿箬吃過御醫開的藥,迷迷糊糊又睡著了,等到她再度轉醒之際,身旁坐的已不再是筱漁。

    “殿下。”司馬笠逆光而坐,一身儀典禮服還未換下。

    阿箬看不清他的表情,便想掙扎著坐起,向他行禮。

    “你是想將這右臂廢了不成?”司馬笠聲音冷淡,阿箬甚至從中听到了他的憤怒之意。

    “多謝殿下將我從東郊的血泊中救了回來。”她聲音柔柔道。

    “元青,”司馬笠忽然一喚,“我就那樣不值得你信任嗎?”

    那聲音不再暴怒,反而透著一股深遠的悲戚,阿箬從未見過這樣的司馬笠。

    “殿下,我……”她不想再辯解,因為她知道,司馬笠一定早就猜出她究竟干了些什麼。

    “回答我,”司馬笠身子微微前傾,緊緊盯著她,“我就那樣不值得你信任嗎?”

    “殿下,此事並不十分穩妥,我是擔心,擔心將太子殿下亦卷入這亂局之中。”她試圖解釋。

    “你認為,瞞著我,背著我,便是為我好嗎?”司馬笠追問道,而他的一只手,已經壓在了阿箬的左耳之畔。

    阿箬垂眸,只道︰“對不起。”

    “你騙走我的令牌,打著我的名號去救人,你可曾想過,旁人一旦追問,我與你說辭不一,該當如何?你可曾想過,你將此事告訴過容隱之,甚至告訴過我師傅,卻偏偏不告訴我,我該有多麼痛心?”他數個追問,語氣越來越激動,但忽然,他卻戛然而止,而後深吸一口氣,嘆道︰“你又可曾想過,當我匆忙趕到,看見你倒在血泊之中,我……我的悲傷和懼怕?”

    他幾乎按住阿箬的脖頸,讓她不能呼吸,“你沒有想過,你只是在騙我,在將我一次又一次地推開。”

    司馬笠和和阿箬挨得很近,那溫熱的鼻息,幾乎已將阿箬的臉頰包裹,“元青,你給我听好了,從今往後,你對我,絕不能再有半句不實之言,否則,我會將你一輩子囚于身側,不得離開半步,不管你是男是女!”

    聞言,阿箬渾身一顫,可是她依然說不出半個字。

    就在此時,她卻忽感,一滴溫熱的東西,落在了她的鼻梁之上,而後順著她的臉頰,一直滾落到耳廓。可是,僅此一滴,沒有更多,這不禁讓阿箬懷疑,剛才自己的感覺是否是真實的。

    可是,那人依舊沒有松手,反而身體進一步前傾,與她無限靠進。

    他要干什麼?——阿箬懼怕不已。

    然而很快,她便感覺到兩片溫熱的唇瓣,落在了她的嘴唇之上。

    這是一計分不清楚是何情緒的淺吻,動的發出者,沒有更深入地索取,卻也並非只是戛然而止。

    阿箬睜著眼楮,愣愣的,但卻莫名覺得這樣的感覺,很熟悉。

    許久過後,司馬笠的嘴唇終于移開,隨後他的手也輕輕移開。阿箬的腦子一片空白,只得怔怔地望著他。

    司馬笠亦是雙目灼灼,定定地俯看著她。

    “元青,這一次,我要你牢牢記住。”他嘴角微張,而後,以一種更加曖昧的語氣道︰“我司馬笠不會自欺欺人,希望你也不要。”

    說罷,他便起身,拂袖而去,身姿俊逸,絕代風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