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做你手中槳櫓

    “佛祖在何處顯靈呀?”人群中已然傳來問詢之聲。

    “對呀!”有人附和道︰“為何不見蹤影?”

    更有眼力勁好的人,注意到了傳播消息的阿箬,“方才就是那騎在馬上的年輕人四處宣揚的,快說說呀,佛祖于何處顯靈呀?”

    阿箬手捏韁繩,面對越來越多的問詢之聲,她的心中不禁有一絲發怵。

    正在她解釋無蹤之際,容隱之竟一步跨上了她的馬背,而後雙手環過她的身體,拉緊韁繩,指揮著馬兒離開這是非之地。

    馬兒一路向前,直到轉入偏僻街巷,容隱之才勒緊馬韁,駐馬觀察。

    “容兄,什麼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刺于你?”阿箬緊張地問。

    容隱之松開環住她的手臂,下得馬去,而後他亦伸手,將阿箬扶了下來。

    “原本我懷疑是卓氏之人,但看那刺客單打獨斗的模樣,以及他所使用的武功招數,又與卓氏大相徑庭。”

    “如今你主持三司會審,無論是卓氏之人還是嶺西王的人,都定是緊張不已,容兄,你可千萬要心些才是。”阿箬望著他,不知是不是該叮囑讓他出門記得帶上護衛。

    面對阿箬的關切,容隱之的表情倒略微有些奇怪,那雙溫和的眼眸中,似乎還帶著些欣喜,“箬兒,你似乎在擔憂于我!”

    阿箬嘆了口氣,“容兄不知保護自我,叫我如何不擔憂?”

    容隱之微微一笑,輕輕拍著她的肩膀,道︰“你擔憂我,我很開心,此番還要多謝你聰明機智,救我于危難。”

    “容兄說笑,比起你慷慨大方,贈我宅院之誼,這點事的確算不得什麼。”阿箬垂著頭,有些不好意思。

    “如此說來,”容隱之語帶興奮,“箬兒是打算接受我的贈禮了?”

    阿箬拱手,“容兄厚誼,我受之有愧。”

    “無礙無礙,只要你願意答應,我便是最開心不過的,”他笑意更濃,甚至還自嘲似的搖搖頭,“不瞞你說,我原先以為此舉唐突佳人,所以還特地讓筱漁請你出來,要規勸一二呢!”

    “容兄真是用心良苦,”阿箬頓了頓,“其實,蠢笨如我,又如何擔得起容兄如此的厚待呢?”

    容隱之雙手捧著她的肩,語氣十分溫和,“箬兒,世間女子千千萬,唯有你,擔得起我的如此厚待。”

    阿箬微微一怔,並未生出些許柔情蜜意,她更多的是慚愧。于是,她只得裝出一副沒有听懂的樣子,敷衍道︰“容兄說什麼呢?我可是兵部四品司庫,風華正茂的好兒郎一個呢!”

    容隱之眼神一滯,復而松開雙手,拱手戲謔︰“箬兒說得正是,能與你這樣的青年才俊同朝為官,可真是容某之幸!”

    阿箬搖搖頭,輕輕道︰“容兄又取笑我。”

    “容某不敢!”他看著阿箬,“我只願有朝一日,你忽而想離開帝都這個漩渦之際,我可做你手中槳櫓,帶你一帆風順,平安無虞。”

    離開漩渦?——阿箬心下一顫,不禁鼻尖一酸。

    所有的人,包括她自己,都在催促著她要激流勇進,可是,只有眼前這個人,對她說了一句離開。

    離開?離開之後,她還能去向何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