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誰去求藥?

    “當真?”那二人幾乎異口同聲地問。

    阿箬頷首,而後又說︰“或許,那個管家久在帝都,並不清楚蜀中之事。”

    司馬笠與容隱之面面相覷,一時之間竟不知當如何抉擇。

    見狀,阿箬想了想,又說︰“諸葛有我雖然性情異于常人,但到底是大興子民,若殿下願親筆修書一封,誠摯求取,或有一線轉機。”

    “元兄弟說得不錯,這的確是我們的最後一絲希望。”容隱之附議道。

    司馬笠點點頭,當即走到書案之前,提筆疾書,倚馬可待。

    書信寫好了,但新的問題又出現了——誰去送?

    若只派個尋常的東宮衛士前去,未免有不敬之虞,可若派個有職權的文官,時間上又耽擱不起。

    司馬笠犯了難,捏著書信的手微微有些顫動。

    豈料,一旁的容隱之竟跪倒在地,而後道︰“殿下,臣願同左麒麟一道,前往蜀中,取回解藥。”

    司馬笠表情復雜,思索一陣,卻又搖搖頭,“不行,你不能去,你一旦走了,帝都這邊的行動會受到影響。”

    是呀,揭發何延年,與卓氏相抗,決不可少了容隱之。

    “殿下,”阿箬拱手,“微臣有一個建議。”

    “快講!”司馬笠命令道。

    “去送信的人,不單單只是信使,還得兼著督促諸葛有我交出解藥之責,故而,一定要是個有身份、有體力,還有……厚臉皮之人。”阿箬輕咳一聲,似是給自己壯膽,“這情形,其實很像當日在姚關”

    除了點出名字,她這話已經說得十分明顯了。

    司馬笠面露喜色,激動道︰“對呀!我怎麼將他忘了。”

    容隱之也如釋重負,“元兄弟提醒得正是恰到好處,恐怕放眼整個帝都,沒有人會比他更合適。”

    他們說的,是那個搬來馮城救兵的紈褲王爺——河間王司馬箏。

    于是,司馬笠立即叫來左麒麟,命他前去河間王府,請王爺前來。

    左麒麟很快便領命而去,但暖閣之中的氣氛並未因此而任何的舒緩,魏朔不知何時能轉醒,他們之前投入的精力,為拿證據付出的一切努力,似乎都即將化為泡影,何去何從,憂愁寫在每一個人的臉上。

    阿箬忍不住問︰“事到如今,我們該如何是好?”

    司馬笠輕輕握拳,容隱之也眉頭緊蹙,阿箬咬著嘴唇低下頭,忽然,她看見了自己衣衫上的塵土,想到了從馬車上摔下來的情景,或許……

    開口的是司馬笠,“救人是一說,但檢舉何延年一事,拖不得!”

    “殿下可有計策?”容隱之問道。

    司馬笠沒有急著說話,而是轉過臉來,看著阿箬,良久,他才神色復雜地說了一句,“你的演技,似乎可圈可點。”

    阿箬意識到,司馬笠與她不謀而合,一旁的容隱之很快便明白了那二人的意思,沖阿箬使了個擔憂的顏色。

    她很鄭重地跪倒在地,叩首道︰“茲事體大,不知殿下可信任微臣?”

    司馬笠上前兩步扶起了她,“這件事很危險,你確定你已做好了準備?”

    阿箬的臉頰之上,漾出一陣決絕的笑,她輕聲答道︰“從來,便沒有所謂的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