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師父

    阿箬看見棲風的那一刻,以為來的會是離憂,可最終出現在他面前的,卻是司馬笠。

    而且,還這樣肆無忌憚地抱著她。

    “殿下……”阿箬輕聲喚道。

    司馬笠沒有松開手,而是附在她耳邊,語帶歉疚地說︰“抱歉,我來晚了!”

    阿箬臉頰緋紅,因為,她從方才的話語之中,明顯听出了一種寵溺——這樣的語氣,不應該出現在司馬笠對她的話語中。

    她有些尷尬,想要推開他。

    豈料,還未及動作,司馬笠卻已率先松開了懷抱。他雙手按住阿箬的肩膀,滿眼憂心地將他從頭到腳審視一遍,而後道︰“你應該等著我和容隱之回來的,像如此這般的貿然行動,以後絕不可以再有!”

    他的後半句有些嚴厲,阿箬也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殿下恕罪,我也是一時心急想出份力罷了……只是沒想到自己能力不夠,到最終還是給殿下添了麻煩。”

    司馬笠嘆了口氣,連忙勸道︰“此番你冒死出城找到證據,也算立了大功,我自當稟明父皇,給你應有的賞賜!”

    阿箬垂著頭,一時不知如何答話,只听司馬笠又講︰“此番逐鳳樓在第一時間將你找到的證據送到了東宮,並且又派棲風一路引我們至此,幸虧你並無大礙,否則,我會一世內疚的。”

    司馬笠情緒有些激動,他語速很快,並且那握住阿箬的手也加重了力道。

    “多謝殿下掛念!”她抬起頭輕輕瞥了一眼司馬笠,但觸及他那深邃眼眸的一剎那,心下又不禁忐忑了起來,“從……今往後……我……我自當好好習武,不求有殿下那般如臻化境的造詣,也要……能夠自保!”

    司馬笠被她這副樣子都笑了,方才那緊張的情緒也一掃而空,也是這會兒,他才有功夫可以停下來,審視四周。

    “這地方,倒是頗有野趣!”他贊嘆道,又轉而問阿箬︰“你還沒有告訴我,是誰救了你!”

    阿箬站起身來,恭敬道︰“是一位自稱山止道人的山中隱者!”

    豈料,司馬笠一听到這個名字,整個人便如石化一般,愣在原地。

    “你方才說他叫什麼?”他再次問道。

    阿箬非常肯定地說︰“山止道人。”

    “他在何處,快帶我去見他!”司馬笠沉聲道。

    聞言,阿箬只敢事情緊急,便趕緊前方引路,帶著司馬笠繞到屋中。

    方才阿箬來時,曾無意間瞥見那土石砌成的房屋中有一間堆滿了各色藥材的藥房。她猜想,山止道人應該就在那出。

    果然,剛踏進門檻,她就看見了那身著麻布衣裳的男子,正背對著她,似乎在搗藥。

    他知道阿箬前來,故而也沒有轉身,便問︰“既然接你的人來了,便回去吧,以後出門在外自己當心,世道險惡,也不是每次都有這回的運氣。”

    阿箬剛想道謝,豈料,身旁的司馬笠,竟魔怔似的走上前去,而後跪倒在地,咳了一個響頭,語帶哭腔道︰“十年一瞬,彈指匆匆,不料,今日竟在此處相遇,真是叫我好找呀——師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