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喪失逃跑的機會

    阿箬眼皮一抬,這才想起,方才來時,就見這長亭周圍長滿了高大的枯樹,這些人多半是從帝都起便尾隨自己到此,而後一直藏匿于枯樹之側。想及此,她不禁有些埋怨自己的粗心,方才只顧著找證據,竟忘記觀察周邊情勢。

    阿箬僵著不動,那些人似乎也有些不明所以。于是,大刀還未收,便又有兩人走到了阿箬的面前。他們身著黑衣,蒙著面,應當便是當時劫殺魏朔的那批人。

    她百般思量,覺得此刻並不適宜硬踫硬,于是她立馬換了表情,露出一副諂媚姿態,“各位好漢,我也是替人辦事的,還請行行好,放我一條生路。”

    黑衣人厲聲呵斥︰“少廢話,把你剛才找到的東西交出來。”

    阿箬雙手抱住胸口,裝出一副膽怯模樣,“那……那你們可否保證我沒有性命之虞?”

    黑衣人有些不耐煩,語氣中盡是鄙薄,“瞧你這沒出息的熊樣,只要你將東西交出來,我們可保你不死。”

    “真的?”阿箬輕聲問道。

    “你若再這般屁話多于人話,我就一刀宰了你!”黑衣人露出一副凶相,架在阿箬脖子上的刀也似割入了她的皮膚。

    阿箬趁機大喊道︰“哎呀,疼疼疼,這東西又不是什麼好貨,你們想要,給你們便是。”

    說罷,阿箬佯裝驚懼,從懷中取出那黑漆的竹筒,而後顫顫巍巍地將它扔到了遠處。

    黑衣人朝阿箬身後那人使了個眼色,大刀終于被撤走,但此時此刻,阿箬還是明顯能感受到脖頸之間一陣溫熱疼痛,想必已是見了血。

    黑衣人瞧不起眼前這青年的慫樣,他還沒來得及去撿竹筒,便揮揮手,沖他喊了句︰“還不快滾!”

    阿箬連連作揖,嘴里嘟囔道︰“多謝多謝!”

    而後便用盡全身力氣朝馬車的方向跑去。

    “快點,再快點,一定要在他們發現問題之前趕到馬車那兒!”她在心中默喊著。

    幸運的事,阿箬直到跌跌撞撞爬上馬車那一刻,才听見身後有人叫喊︰“快攔住他!”

    她勒緊馬韁,心里默默祈求——一定不要被追上。

    那間次響起的急促的馬蹄聲,已變得越來越清晰,阿箬大氣不敢喘一口,卻似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無助。

    這種時候,司馬笠、容隱之、離憂,無論哪一個在她身旁,都一定能有辦法幫助她脫險,可是,司馬笠容隱之進了皇宮,離憂要務纏身,此時此刻,危急存亡,她,只剩下自己。

    必須逃走,必須活下去——這是她此刻唯一的信念。

    然而,禍不單行,在馬車高速奔跑的過程當中,她似漸漸听到了一些木榫摩擦的尖利聲,緊接著,馬車越來越搖晃,速度也是逐漸慢了下來。

    “這個節骨眼上,可不能出什麼亂子!”阿箬祈求道。

    事與願違,馬車在一陣左搖右擺之後,忽然“轟隆”一聲,往地上重重一頓,阿箬意識到,那是車輪脫落所致。

    “定是方才拉倒長亭之際傷了輪轂。”她猜測到。

    阿箬知道事情不妙,本想拼盡全力跨上馬背,可誰知,車廂墜地的瞬間,馬匹便掙脫了韁繩,撒歡似的往遠方奔去了。

    她雖極其不願,可事已至此,她已經喪失了所有逃跑的機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