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人海復遇

    讀書台下,游人劇增,阿箬緊緊地跟著容隱之,生怕在這座自己並不熟悉的城池之中迷失了方向。

    然而,此日今夜,帝都之中太過繁雜,光是花燈不夠,亥時起,竟有各家各戶爭相放起了煙花。煙花在大興是個稀罕物件,由于火藥危險,所以一直以來,它的經營權都由朝廷把持,多做官用,很少有百姓可以購得。

    然而,百姓難以購得卻並不意味著他們沒有購買的機會,帝都之中,凡是商賈富戶,只要肯多出銀兩,朝廷也自會撥出一部分煙花,以供百姓玩賞。

    煙花璀璨不易得,因而,即便是生于天子腳下的帝都百姓也只有每年上元之夜能有機會看到。所以,在百姓眼中,誰家的煙花放得興盛,不僅表示著這家財力雄厚,更意味著他們人脈了得。久而久之,燃放煙花一事,也自然成了帝都富戶競相追逐的盛事。百姓有美景可賞、閑話可聊,自然對此再是歡迎不過。

    阿箬和容隱之步于街巷之中時,正是煙花綻放、流光溢彩之際,不停地有大波人潮向他們涌來,可偏偏,他們要去的地方又有煙花的最佳觀景點相反。阿箬舉著大束的海棠,盡量追隨著容隱之的步伐,然而,狂熱的人潮卻最終還是將他們擠散。

    阿箬踮腳張望,無奈自己身形太過矮,她始終沒有瞧見容隱之的蹤跡。

    這時,又有大波的人潮涌來,將阿箬活生生帶走了一個街區,好不容易她才瞥見一個巷口鑽了進去,然而,人潮不散,她又把不清楚方向,只得待在原地,默然佇立。

    “轟隆——”炸裂之聲劃破黑夜,緊跟著,便是一道明晃晃的煙花在她的頭頂散開,阿箬忍不住抬頭看,只見那煙花散成簌簌飛瀑之狀,從漆黑的幕布落下,忽而又于半空之中失了光華、歿為塵土。

    窄巷之中,視野局促,天空亦被分成了斷裂的幾塊,阿箬必須努力張望,才能看見那奪目的景致。

    她的目光追隨著光影,腳下卻不自覺地往巷子深處走去。

    就在她漸漸沒入黑暗之中時,一道冷冷寒光忽于眼前閃現,阿箬下意識地頓住腳步,脖頸之間,已能感受那徹骨之涼。

    “糟了!”她在心底驚呼。

    “我們求財不索命,且將你身上的財物全都交出來吧!”一個略微渾厚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阿箬靜下心來,細細一想,她通身上下,最值錢的,當屬腰間這條革帶,那是當日司馬笠親手所贈,價格不菲,亦是意義非凡。

    此刻,她不禁有些埋怨,恨自己出門之時,沒有帶上少量的錢財,如此,也好解了眼下的麻煩。

    于是,她沉聲道︰“這位兄台,你瞧我一身素服,分明就是身無長物,我只是個賣花的,今夜還得將這一把花束賣出去,才能賺足明日的早飯錢。”

    那賊人哼了一聲,借著煙花閃過的一瞬之光,將她上下打量一番,“我瞧著你這腰間革帶似是價格不菲,速速取下來,也好全了自己的命。”

    阿箬不自覺地捏了捏拳頭,卻也明顯感受到脖頸之上的力氣加重了幾分。

    就在這進退兩難的尷尬之地,一顆石子擊來,恰好擊中了賊人的手腕,賊人疼得一聲叫喚,那凜凜寒光的匕首卻也應聲而落。

    “還不快滾!”一個威嚴而冷冽的聲音適時響起,賊人連滾帶爬地跑開了。

    然而阿箬,卻有些尷尬地僵在原地,半晌不知如何是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