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弘農舊事

    “相傳,先帝爺司馬弘農少年時潛心向學,為避宮中繁雜,他輕車簡從地來到了此處,自然地也就故意隱藏了自己大興太子的身份,讀書台上一切從簡,絲毫沒有皇族的氣派。也正是此時,他遇見了于此春游的帝都商女趙杏兒,大興之人素來重農抑商,但趙杏兒卻不以商女身份自卑,反而于屢次爭辯之中展示了自己驚人的才學,叫司馬弘農好生佩服。後來,兩人日久生情,便也是在此私定終身。”

    “但終究紙包不住火,不多久,這事便被皇宮中的高祖知曉,那時,大興國力尚弱,高祖急需通過聯姻來加強國力,獲得九州之內更多的支持。此情此景,他又如何能答應自己寄予厚望的太子娶一商女為妻呢?”

    阿箬搖搖頭,心中卻已隱約猜到了後文。

    只听容隱之繼續道︰“然而,此刻的趙杏兒已經懷有身孕,她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人抓進皇宮,見到了高祖。高祖憐惜皇族血脈,因而,答應讓她產下子嗣後,便許她太子側妃的名號。趙杏兒性格剛烈,不以親近皇族為榮,反而覺得自己受了奇恥大辱。所以,她在生下一個男嬰過後,便離開帝都,不知所蹤。”

    阿箬心頭一顫,問道︰“難道,先帝就沒有試圖抗拒過嗎?”

    容隱之溫柔地看著她,說道︰“先帝心里是有趙杏兒的,但他卻更重視江山社稷,所以,他的抗拒是無力的。”

    阿箬嘆了口氣,惋惜趙杏兒的不幸遭遇,但是,她心中卻隱隱有了一絲猜測,讓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容兄,趙杏兒的孩子,該不會就是……”

    容隱之點點頭,道︰“猜得不錯,先帝見這孩子便覺傷心,于是,將他送到東山,跟著容氏子弟一同成長,那孩子天資聰穎,又極擅把握人心,所以,他順利完成學業,重新回到了先帝的視野之中,他就是當今陛下。”

    阿箬忽然有些感懷︰“重帝位,輕感情,這司馬家的人,似乎從來便是負情薄幸的。”

    “那此處為何又成了帝都的有情人常來之地?”阿箬好奇地問道。

    容隱之看著她,答道︰“當今陛下,便是在此處向先皇後提親的。”

    阿箬哦了一聲,心中卻是百般滋味,世人只知此處藏有兩代帝王的深情,卻哪知深情轉眼成空,薄情終有所誤!

    她搖了搖頭,淡淡地望著遠方,那帝都今夜最明亮的所在。

    “箬兒,”容隱之忽然喚她。

    阿箬轉過頭去瞪大眼楮以問何事。

    “帝王之家情薄,可世間並不是所有的男子都只識忘恩負義!”

    阿箬心頭一顫,似乎听懂了容隱之的暗示,也听懂了他話里的情意,可這一切于她來講,似乎有些不願面對,于是她漫不經心地答道︰“是呀,若元青將來娶妻,定會是個從一而終的,只不知,哪家的姑娘那麼倒霉,會願意嫁給我。”

    容隱之的笑有一絲僵住,而後他輕輕嘆了口氣,然後拂過阿箬的肩膀,道︰“這你倒是多慮了。”

    過了許久,容隱之放開了抱著阿箬肩膀的手臂,而後道︰“箬兒,受了這許久的風吹,不如我們下去吃點東西?”

    他這樣一問,阿箬方才感覺自在舒適,于是不假思索地點點頭。

    “下了讀書台往西北不遠,有一家茶室,那里的茶點最是清爽宜人,早先我已命人去訂了坐,如今我們過去,正好合適。”

    阿箬點點頭,感激容隱之的熱忱,卻不知該如何答復于他。

    容隱之也不計較,于是率先抬腳往讀書台下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