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上元燈節(二)

    “容兄……”阿箬輕輕喚道。

    容隱之似突然回過神來,他緩緩放開手,又將阿箬扶正。

    空氣中有一絲尷尬,剎那之間,阿箬也不知道究竟該說些什麼,恰在此時,一個手提花燈的女子迎面走來,站在了容隱之的身後。

    阿箬好奇地看著她,而容隱之卻似不查一般,只直直地盯著阿箬,直到身後那人喚,容隱之這才回過神來,轉過去看著她。

    “我尋了你一路,卻不料,你竟跑來了這樣的偏僻巷陌。”

    阿箬眼皮一跳,听這聲音,二人似乎很熟悉。

    容隱之微微頷首,作揖道︰“見過殿下。”

    那女子眉眼一挑,露出一副明媚色彩,“我不能在此處久呆,須臾便得去慶陽門城樓。”她頓了頓,說︰“皇兄也真是的,今年竟然沒叫你同去。”

    容隱之答道︰“太子殿下身份尊貴,我也新近調了官職,故而,平日里還是需得避嫌。”

    那女子點點頭,這才注意到容隱之身旁的阿箬,她將阿箬上下打量了一番,問道︰“他是誰?”

    “這是元青,新來帝都任職。”阿箬知道,容隱之這是故意沒說東宮。

    “原來如此!”那女子微微一笑,便又將目光回轉于容隱之身上。

    “慶陽門城樓快要點燈了,殿下還不去?”容隱之語氣溫和,其間卻略帶催促。

    女子輕咳一聲,然後舉起雙手,將手中的花束遞給了容隱之,“這花是宮中花圃搭著棚子養的,歷時彌久,方得這一束,送給你。”

    阿箬好奇,多看了一眼,才發覺,那花,竟是一束鮮活的海棠。天氣雖已回暖,可遠遠不到海棠該放的日子,不知為著得這一束繁花,其中經歷了怎樣的波折。

    阿箬恍悟,這女子此行,便是專程來送海棠的,她對容隱之,心思並不簡單。

    阿箬又不自覺地瞥了一眼容隱之,只見他神色閑淡如常,似乎並未受到什麼特別的感動。不過,他還是非常恭敬似接過了花束,然後捧花拱手,淡淡道︰“微臣多謝殿下。”

    聞言,笑容在那女子的臉上僵住了,她有些不悅地說︰“容隱之,你怎麼又擺出了這副君臣之禮,我說過,在我面前,不必來這一套。”

    容隱之緩緩起身,再一次提醒她,“殿下,時候不早了,若陛下待會兒沒有看見你,想必便是要生氣了。”

    這話擊中了女子的要害,她嘆了口氣,轉身便要走,但剛邁出不到兩步,她又轉過身來,滿面笑意地說︰“容隱之,父皇賞了我兩幅王右軍的真跡,過些日子,我邀你來品鑒。”

    說罷,她也沒等容隱之答話,便轉身跑開了。

    容隱之沒有去看那遠去的背影,反而是轉過身來看著阿箬。

    “容兄,這姑娘是?”她好奇地問道。

    “她是陛下的九公主,司馬絮。”容隱之不假思索地道。

    阿箬面帶笑意,瞥了眼他手中的海棠,道︰“這位九公主,似乎對容兄你,頗有些情誼!”

    容隱之沒有理會她的話,反而是抬頭望著夜空的明月,緩緩說道︰“箬兒,有些事,正如這中天朗月一般,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他轉過臉來,淡淡地看著阿箬,似是甚為無心地說了一句,“也不知這九公主,可否明白我的心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