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一杯清酒訴衷腸(一)

    如今官服有了著落,阿箬反而不似方才那般神經緊繃了。

    “筱漁,這些東西太過復雜,以後我該如何穿著還要多仰仗你,不如你便在此幫我好好收拾收拾。”阿箬吩咐道,還不忘沖筱漁眨眨眼。

    筱漁心領神會,忙福身答道︰“大人且安心,我會將它們收拾得妥妥貼貼,保證大人以後在穿著時不會出任何問題。”

    阿箬微微一笑,夸贊道︰“我家筱漁真是頂頂聰明。”

    說罷,筱漁便行了禮,就退到了一旁。

    慶安上前來,關切地問︰“如今天色已暗,大人是打算看會兒書還是早些歇息?”

    阿箬抬眼望了望窗外的天光,果然已是濃黑深重,不似方才那般昏黃。她想起了李蟾方才所說的話,便道︰“去將我的披風取來,我想去院里走走。”

    慶安很詫異,但他還是立刻便按照阿箬的指示去辦。

    阿箬披好披風,還特意在手中抱了個暖爐,而後信步往花園去了。

    慶安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嘆了口氣,便辭別筱漁,轉身出了房間。

    阿箬方向感很強,不費功夫便找到了情思殿,繞過情思殿外的廊廡,她終于瞧見了那座久違的石橋。這一夜,月光明亮,花園里也支起了燈籠,這燈籠色調淺淡,因此,整個花園有了一絲靜謐之感,而不是之前那般晦暗幽深。

    阿箬越過石橋,跨過徽派的拱門,便見秀麗假山,山邊翠湖,至于最叫人難忘的還當屬湖邊那一片青蒼翠竹,竹林微風,聲響沙沙,而那竹林之中似乎還有一廬,廬中燈火幢幢,隱約似有人影孤坐。

    阿箬打定主意,便邁步往林中廬走去。腳下鋪的全是光潔的青石板,加上近日天氣干燥,故而行走起來,並不困難。阿箬沒花上多少工夫,便已繞到了廬正面,她借著幽暗的光,抬眼一瞧,只見那竹塢門額上,赫然寫著兩個字——綰綰。

    阿箬見過當今陛下的字跡,這兩字分明就是他親筆所書。筆力雖然深厚,但運筆行墨卻是極其順暢,運筆者仿佛已將自己滿腔深情灌注其上,故而,這兩個字,也顯得柔情繾綣、深入骨髓。

    既如此深愛,當初,又何必相負?

    “什麼人?”竹塢中傳來一陣低沉的聲音,听那語調,似乎情緒不太高。

    聞聲,阿箬趕緊答道︰“殿下,是微臣。”

    里邊的人楞了一下,道︰“是你呀,進來吧!”

    阿箬深呼吸一口,而後輕輕推開了那本就半掩著的門。

    屋內有暖爐,倒是比正英殿中似乎更暖和一些。竹塢面積不大,可麻雀雖,五髒俱全,矮幾、書案、各色擺件應有盡有,甚至還有一張竹榻可供憩。

    司馬笠閑閑地坐在矮幾之旁,他發髻金冠尚且整整齊齊,倒是衣衫顯得有一絲凌亂。

    阿箬作了個揖,起身後,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司馬笠沒有看她,只問︰“東西都送來了?”

    阿箬點點頭,道︰“李公公已經全都送來了,多謝殿下抬愛,元青感激不盡。”

    矮幾旁那人沒什麼反應,只端起桌上的酒壇,又喝了一口,而後輕輕搖晃那陶制的酒器,聲音有些綿軟地道︰“這酒,是今年父皇賞的竹葉青,汾陽杏花村的底酒,加了江南的竹葉,配以數種名貴的中藥材釀制而成,味道,甚是美妙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