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又見

    聞言,阿箬的臉頰已幾近抽搐,司馬笠這廝,怎麼能如此輕浮,僅憑名字便定終身之事,未免也太兒戲了。

    然而,司馬笠似乎還很是得意,他又問了一遍︰“你覺得如何?”

    阿箬哭笑不得,但還是只能裝出一副贊嘆的樣子,道︰“那草民便祝殿下早日達成所願!”

    司馬笠輕輕一笑,很滿意地看了她一眼,而後道︰“行了,想必昨日你也沒睡好,今天本王就準你的假,好好休息一番。”

    想著正英殿中那張溫軟的大床,阿箬不禁有些欣喜,她作了個揖,感激道︰“多謝殿下。”

    “退下吧!”司馬笠吩咐道。

    阿箬微微一怔,本想問問太子殿下接下來如何打算,可轉念一想,卻料定司馬笠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她只得再作一揖,而後恭敬地退下了。

    天光就要放涼了,昨夜又打了霜,阿箬只稍稍一張嘴,便能見著那溫熱的氣息結成蒙蒙白霧,天可真冷呀!于是,她不敢耽擱,拉了拉自己的披風,便加緊腳步往寢殿趕去。

    ……

    阿箬在正英殿里閑了兩日,第三日便是除夕了,除夕一大早,慶安便給她送來了合著她的體型剛裁的新衣。

    “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想以前,阿娘為了給她裁上一身新衣,須得兩日織布,一日漿洗,三日晾曬,兩日裁就,這還只是沒有任何裝飾的粗布袍,若想要稍顯喜慶,繡些圖樣,還指不定等到什麼時候呢!

    慶安笑了笑恭敬地說︰“大人莫怪,這眼下也是趕上年節,才花了這好幾日的功夫,若換做平時,東宮的裁縫們若是以這速度來交差,那定是要遭主子們責罵的。”

    阿箬驚訝不已,卻也不好再說什麼,否則倒顯得自己大驚怪沒見過世面。

    她走上前,隨意翻動了一下,卻見衣裳之中,有一套特別莊重貴氣的,全然不是平日閑居該有的樣貌。

    “這是什麼東西?”阿箬不解地問。

    慶安抬頭看了一眼,而後道︰“這件衣裳是太子殿下特意命奴才加的,奴才依命行事,亦不知是做何用的。”

    阿箬點點頭,而後又從身旁的屜子里取出一個錢袋,“這幾日多承你的照應,才讓我在東宮之中生活順遂,眼下新年將至,這袋銀子就權當送給你做新年的禮物吧!我清貧出身,身邊更是沒什麼財物,望你不要嫌棄才好!”

    那慶安聞聲,竟是“咚”的一聲跪倒在地,而後叩首道︰“大人折煞奴才了,這分禮奴才真是萬萬也受不起呀!”

    阿箬輕輕一笑,伸手扶起了他,道︰“我初來帝都,一應人事還不甚熟悉,以後還要仰仗你多多提點呢!”

    慶安咬著嘴唇,臉頰緋紅,露出了一股子少年人才有的羞澀狀,最終,他拗不過阿箬,只得雙手接過錢袋,謝了又謝。

    正在此時,外間忽然傳來太監的通傳之聲。阿箬原本以為是司馬笠,孰料,听清楚內容之後,只得愣在當場,驚詫不已。

    那太監說的是︰“吏部尚書,容隱之大人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