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大有用處

    “人選?”司馬笠輕哼一聲道︰“我新登太子之位,尚有許多要事處理,家國為重,個人感情之事,還在擱置一旁的好!”

    聞言,司馬策嘖嘖嘆道︰“大哥之良苦用心,真叫弟敬佩,不過,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此事,大哥還是要多考慮才是!”

    司馬笠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問道︰“二弟今日來找我,難道只是來催我娶親的?”

    司馬策佯做驚惶,補充道︰“大哥言重了,只不過弟今日在父皇跟前議事,偶然間听幾位老臣提起過此事!”

    “哦?那不知父皇可有何批復?”

    “不瞞大哥,父皇對此事亦是憂心忡忡,並且已經交代內侍省搜集試婚貴女的畫像了,相信不日便要送與你過目!”

    司馬笠扯了扯嘴角,算是勉強一笑,道︰“那,便多謝二弟提點。”

    司馬策連連行禮,忙稱不敢不敢,但精明如他,亦察覺到了司馬笠言語行為間的逐客之意,兄弟間的情感本就微妙,故而,他也決心不再久呆,行了禮,下樓去了。

    司馬策下樓不久,樓上竟又來了不速之客。

    “真是送走一個狐狸,又來一個人精!”司馬笠幽幽感嘆道。

    “哦?”來人白氅清雋,淡淡問道︰“殿下當了太子,就開始嫌棄隱之了嗎?”

    不錯,來的人,正是東山容隱之,一年時間,他已從尚書左丞轉任吏部尚書,如今,手握天下文官任免之權,正是各方都極力拉攏的重臣。

    “你不在吏部官衙好好待著,跑到這里來做什麼?”司馬笠問道。

    “太子殿下恕罪!”容隱之拱手作揖,道︰“我不過是想念舊友,怕他臨風傷情,所以特來守著他!哪知,舊友卻頗有些不領情的意味。”

    司馬笠淡淡一笑,轉過頭去,望著雪中的帝都,一聲不吭。

    容隱之站在他身側,看了半晌的景後,他忽然道︰“陛下大約是想讓你年內娶妻!”

    司馬笠伸手接了一片飛雪,待雪花在手中融盡了過後,她方才道︰“娶就娶吧,不過女人而已,早些晚些又有和差別,只要他高興,我無所謂!”

    “這話,若是被他听到,會即刻罷了你的!”容隱之正色道。

    “你知我知而已,表面上,我還是那個恭敬孝順的東宮太子!”司馬笠淡然一笑,笑里卻藏著冬日凜冽的寒光。

    容隱之嘆了口氣,道︰“這幾日,我會加緊排查試婚的貴女,一定為你選個背景干淨沒有阻礙的太子妃!”

    司馬笠嗯了一聲,沒多說什麼,容隱之辦事,他向來是最放心的。

    “我听說,”容隱之頓了頓,道︰“你派人宣姚關那個師爺進京了?”

    此事,司馬笠是派人秘密去辦的,但是,他府中的暗衛出入,向來都會給容隱之留個備份,所以,容隱之會知道此事,他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正是!”司馬笠坦然答道,“那個師爺有些意思,為人雖不敏,但忠勇可嘉,如今他喪期已滿,我便將他詔了來,說不定將來會有大用處!”

    容隱之點點頭,答了句︰“確實是個好選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