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生辰禮物

    時光荏苒,白駒過隙。轉眼,夏蟬噤音,秋葉落盡,已是大雪鋪滿大地的時候。

    阿箬合上今日的最後一卷書簡,仰頭看著冰瀑之上的天空,沒想到,天光竟還明晰敞亮。

    她托腮望著洞口,兀自發呆。

    “瞧你這副樣子,頗有些山中不知歲月的味道!”離憂不知何時已站在她的身旁。

    阿箬沒有抬眼看他,只問道︰“今日的書簡是你親自來送?”

    離憂半蹲著,道︰“我是專程來找你的!”

    阿箬有些驚詫,于是將目光轉了過去,“你有何事?”

    “你可知,今日是何年月?”離憂淡淡問道。

    “我每日只知背書看簡,哪還有心思裝得下這些東西?”阿箬回答道。

    “今日,乃是永安二十一年冬月初六!”離憂提醒道。

    沒想到,竟已過了整整一年光景!阿箬望著洞口的那道冰瀑,內心驚訝不已。

    “元青箬,你真不記得今日是什麼日子了?”離憂再次暗示道。

    阿箬搖搖頭,心中很是不確定,不過,她亦隱約覺得自己大約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

    離憂湊近了她,輕輕道︰“今日,乃是你的生辰!”

    阿箬猛然一驚,意識到——自己竟然連生辰也忘記了。

    但是,不知為何,在離憂提醒她的那一瞬,她想到了,竟是遙遠時光中的另一個人——那人,與她同年同月同日生。

    只是一瞬間的恍神,阿箬很快便扯開笑顏問道︰“你瞧,我被你在此關押了整整一年,你是不是應該送上些什麼特別的禮物,才可聊表對我的安慰之意呀?”

    離憂抿嘴一笑,道︰“禮物——自然是有的。”

    阿箬兩眼放光,欣喜非常,“快拿給我瞅瞅!”

    離憂盯著她,沒吭聲。

    “你怎麼回事?”阿箬不解地問道。

    “我只是忽然覺得,似乎已經有很長時間,沒在你臉上看到過這種欣喜的樣子了!”離憂感嘆道。

    阿箬輕輕一笑,戲謔道︰“你還好意思說,我變成如今這副深沉的模樣,不正是拜你所賜嗎?”

    然而,她也只是嘴上說說而已,這一年的讀書積累,早已讓她脫胎換骨,她越是多記一個字,就越是明白自己肩頭那沉甸甸的責任,所以,她從未怪罪過離憂。

    此情此景,離憂那廝,竟冷不防搬出一面銅鏡,倏地擺到阿箬面前,道︰“深沉的模樣?為何我只看見了丑陋的模樣?”

    阿箬翻了個白眼,正是氣不打一處來。

    “阿箬,”離憂輕輕喚道︰“今日我要送的禮物,你可得好好收著!”

    “別這麼多廢話,先拿出來瞅瞅!”

    離憂放下銅鏡,從腰間取出一個白淨的瓷瓶,道︰“喝了它!”

    “這就是你送的禮物?”她想起自己這一臉的雀斑,和下巴上的那一道疤,道︰“莫不是叫我缺胳臂少腿的靈丹妙藥?”

    離憂眼神凶狠地盯著她,似乎在說——非得喝了!

    阿箬嘆了口氣,知道自己定是拗不過他,便接過瓷瓶,一飲而盡!

    淡淡的甜味,似乎也沒什麼特別之處!

    “生辰快樂,阿箬!”離憂輕輕祝福道。

    阿箬嗯了一聲,不覺腦子有些暈暈乎乎。

    “對了,還有一件事,需得告訴你!”

    “嗯!”她點點頭。

    “今日的最後一份書簡,是從帝都傳來的,上面只有簡短的一句話!”離憂頓了頓,幽幽道︰“司馬佑下令,立皇長子司馬笠為太子,協領天下事宜!”

    阿箬一怔,想說些什麼,但很快,她就身子一軟,整個地跌落在書案之上。

    離憂一把接住她,將她打橫抱起,然後徑直朝洞外走去。

    這一年以來,阿箬從未離開此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