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應是個女子?

    當阿箬再次出現在司馬笠面前時,一襲青衣,還有綰起的單髻,讓他不禁看痴了。

    司馬笠的心中,有種異樣的感覺,他不禁問道︰“元青,你應該是個女子吧!”

    其實,方才換過衣衫後,阿箬已然預料到司馬笠會問這個問題,然而,當真的听說時,她還是免不了心底一顫,“方兄開什麼玩笑,你見過哪個女子像我這般風韻全無?”

    司馬笠有些愕然,他輕咳一聲,不緊不慢道︰“說得也是!”

    尷尬場面算是應付過去了,可阿箬心中,卻半分也高興不起來,畢竟,于她來講,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走吧!天就要亮了,我們得趕在這家主人回來之前,重新找個地方。”

    阿箬點點頭,終是跟著司馬笠一前一後,出了房門。此時,寨中街巷已有少量的行人,但大家睡眼朦朧的,似乎並沒有注意到多了兩個不速之客。

    “這換裝之際果然有效!”阿箬聲嘆道。

    司馬笠卻不似她那般輕松,“凡事心,不可大意!”他叮囑道。

    于是,二人順著先前的方向,在天亮之前,回到了關押容隱之的房間。說來奇怪,這群土匪似乎沒有為難之意,故而他們不僅沒將容隱之扔進牢房,反而給他安排了一個房間,這房間雖然不大,但一應家具都妥善齊全,阿箬覺得,論起它嶄新而華麗的程度,比起自家,可算是有過之無不及。

    至于容隱之,如今正被人仰面置于臥床之上。阿箬看著他那熟睡的模樣,便知,他一時半會兒應該還沒有甦醒的跡象。

    阿箬嘆了口氣,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便听見身後傳來一陣吱吱呀呀的開門聲。

    司馬笠身體迅速前傾,拉住阿箬,一個前滾翻,便和他一起滾到了床下。

    床下空間很窄,司馬笠死死壓在阿箬身體之上,動彈不得,男子極力僵著脖頸,才讓自己不致于和身下之人臉頰緊貼。

    阿箬幾乎緊張得渾身發抖,司馬笠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但他們誰也不敢開口說話,只能一邊听著屋內的動靜,一邊維持著現狀。

    “快,將他弄醒!”一個渾厚的男聲命令道。

    于是便有腳步聲往床前來,不一會兒,他們便听見了容隱之的咳嗽聲,看來又是醒了。

    “我們舵主要見你,這便跟著我們來吧!”

    容隱之的聲音有些有氣無力,“本官不去!”

    “我說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這回的聲音要尖利一些,看樣子,說話的應是另外的僂。

    “誒,不得無禮!”渾厚的男音再次響起,“大人,路上不便,我們確有些冒犯,還請恕罪,不過,您來都來了,一時半會兒也脫不開身,不如客隨主便!”

    這番解釋也算合情合理,故而容隱之並沒有答話,看樣子,像是默許了。

    “來呀!為大人準備全新的衣物,再命人送些暖胃清粥菜過來!”他頓了頓,道︰“大人,您且暫作調息,半個時辰後,我再來接您去見舵主!”

    說罷,他們也沒等容隱之多答話,便轉身離開了房間。房門合上的一瞬間,阿箬才听見容隱之說︰“出來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ilil}》,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說,聊人生,尋知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