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沖刷

    屋中家具陳設簡單,但對門口的那一張竹幾上卻擺著一套精致的竹制茶具,茶具旁的香盤里正焚著上好的線香。

    阿箬與容隱之對面坐著,她不知該說些什麼,容隱之卻已開始沏茶。

    “雨後的飄雪,花香味濃,極是典雅清淡,請元兄弟一嘗!”言語間,容隱之便將茶盞推到了阿箬的面前。

    她右手執盞,淺抿一口,不覺已是花香縈繞,唇齒生津。

    阿箬放下茶盞,在容隱之要為她斟上第二杯時,她終于開口問道︰“大人,今日打算查些什麼?”

    容隱之放下手中的活計,並未抬眼看她,“不著急,先等等!”

    阿箬很是驚詫,卻又不敢追問,便只得低著頭一杯接一杯地灌那茶水。容隱之倒是很貼心,沏茶的同時還不忘吩咐屋中下人去準備些茶點。

    松子荷花酥、綠豆紅棗糕、核桃杏仁餅,每一樣都精致有格,甜而不膩,阿箬沒忍住饞,吃了好幾塊,直到肚子已經撐得受不住任何東西後,她才有些尷尬地請求道︰“容大人,我……可否借……茅廁一用?”

    最終,阿箬在下人的帶領下,穿過院,到了一處裝飾極為精美的屋,下人道︰“屋中有干棗做鼻塞之用,有嶄新衣物,公子亦可于如廁後更換!”

    阿箬招招手,道了聲多謝,便邁步而入,心里卻直嘆道︰“這位帝都來的大人過得可真是講究!”

    待她從竹屋出來,一仰頭便感一滴水珠滴落于面頰之上,不一會兒,天空竟下起了瓢潑大雨,阿箬心想︰“早上方嘆近日無雨,不料,此刻便大雨忽至。”

    幸好,方才那個下人早已撐好了傘,阿箬便順勢與他步行而返。

    而此刻,一直在屋中端坐的容隱之,竟已站到了屋檐之下,他負手而立,仰面望著那陰雨不斷的天空。

    阿箬走上前去道︰“大人,雨勢之大,為何不在屋中安坐?”

    容隱之轉頭看著她,輕輕道︰“元兄弟,你說,雨是否是個好東西?”

    阿箬伸手接了一陣雨水,回答道︰“滋養萬物、潤澤四方,好也!洪峰肆虐、毀家摧城,壞也!”

    “元兄弟真是快人快語,總結得很是到位!”容隱之夸贊道。

    而阿箬,則是低著頭,並不言語,因為她知道,容隱之話里有話,定還有別的話要說。

    “只是,元兄弟目光所聚皆為天下大事,隱之不然,想的盡是家門前的事!”

    “事?”阿箬好奇地反問,“何為事?”

    “比如說,齊家外宅的那塊古碑,若被雨水沖一沖,會不會變了樣子?”

    阿箬一驚,內心有些彷徨不定。說實話,這麼長時間以來,她非常準確而穩妥地完成了離憂交給她的每一項任務,包括如何說話、如何做事。但是,她卻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些話的真偽,甚至她連那古碑長成什麼模樣,亦不是很清楚。

    但她不能叫容隱之看出破綻,“這……自古碑挖出,姚關縣滴雨未落,元青也不知它會變成何種模樣!”

    容隱之瞥了一眼鎮定自若的她,眼神微微有些復雜,“既然如此,不如元兄弟就陪我走一遭,也算找點樂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ilil}》,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說,聊人生,尋知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