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人選

    聞言,定國公不顯驚訝,反是極其淡定地捋了捋自己那花白的胡須,而後淡淡道︰“陛下所言甚是!”

    “整整二十年了,為何這名字會出現在邊關城的一塊古碑上,楊老不覺此事太過蹊蹺了嗎?”陛下追問道。

    定國公嘆道︰“陛下,老臣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楊老但說無妨!”

    這一回,老者緩緩起身,作了個揖道︰“二十年前的那場戰爭,咱們贏得很是時候,然而,究竟是如何贏的,不知陛下是否還記得?”

    一時之間,皇帝屏息斂氣,不禁讓人覺得定國公的言語正在戳向他內心的隱秘,他抿嘴道︰“楊老是說,這事與二十年前的舊事有關?”

    “老臣也只是猜測罷了!”

    “然則,楊老的這番猜測,定不是毫無憑據的吧?”陛下試探道。

    “陛下,”定國公再次作揖,誠懇地說道︰“依臣之見,這塊古碑的出現絕非偶然,首先,我們可以判定,造碑之人,是想以賀蘭旌之名,引得朝廷的注意,但這一行徑背後有什麼目的,卻又是發人深省的。”

    皇帝單手支頭,听得很是認真,故而定國公便不加猶豫地說了下去,“不知陛下可否注意到古碑上的第二句話——‘逐鳳以興’?”

    陛下瞥了一眼定國公,略微點頭示意。

    “臣想,那姚關縣令的推斷倒也不無道理,也許,這一切事由,真的和那個江湖門派——逐鳳樓有關。”

    “逐鳳樓?”陛下悶聲重復道,“朕倒是略有耳聞相傳,它不是什麼的普通的門派,不以傳道受業、研習武學為要義,行事也一向低調神秘朕不解,難道他們真能助我匡扶天下?”

    听著陛下略帶嘲諷意味的言語,定國公反倒面色凝重了幾分,“陛下,能不能匡扶天下臣不甚明白,只是,他們確有幾分手段可翻雲覆雨,倒是不假!”

    陛下又笑,道︰“楊老不要捕風捉影。”

    “一個江湖門派,能在數日之內,引得陛下深夜詔臣前來,還疑心是否有前朝余孽作祟,此般智謀手段,又豈是捕風捉影可一語概之?”

    定國公言辭鄭重,一時之間,陛下剛松動幾分的神色又變得凝重起來,“楊老的意思是?”

    老者神色淡定,然而眼眸之中那波瀾不驚的模樣,卻依稀見得幾分當年的殺伐狠厲,“陛下,天下禍患,往往起于疏漏,正如千里之堤,亦嘗潰于蟻穴,逐鳳樓,不可招之,便宜除之!”

    “招之?除之?”陛下思索道,“若真是那賀蘭旌留下的蟻穴,朕又豈會手軟!”

    “此事,可交由羽林衛,都統韓綽,忠心耿耿,足智多謀,足可勝之!”定國公舉薦道。

    然而,龍座之上的陛下卻沒有開口,他沉思一陣後,淡淡道︰“可是,未經查實,便行殺伐,是否有失妥帖?”

    定國公再次謹慎開口,補充道︰“既如此,陛下為何不派個可信之人前去查探一番,也好判清虛實。”

    聞聲,陛下微微抬了抬下巴,問道︰“那依楊老之見,誰最適合擔此重任?”

    面對帝王的曖昧一問,久經官場的定國公保持著一如既往的淡靜,他沒有抬頭去看對面之人的神色,只雙手抱拳,聲音平穩地答道︰“廣陵王!”

    陛下仰著下巴,微眯著眼,自言自語道︰“笠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ilil}》,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說,聊人生,尋知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