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師尊師爺,魂種殘破

    “ 。”

    而就在此時,金塔之中,爆發出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徹雲霄。

    整個地面,都不由得劇烈晃動起來,懸崖之上的土石,紛紛墜落。

    那三個進入金塔之中的真武境強者,在這一刻,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從金塔之中,倒飛而出,落在地上,一個個臉色焦黑,如同燒鍋爐的老漢。

    紛紛捂著胸口,口中噴出三斤鮮血,虛弱到了極點。

    他們眼神之中,驚慌,恐懼,駭然。所有的神色,都正是因為金塔之中,有難以想象的恐怖存在。

    宮天傲神色一動,說道︰“金塔中,是否有紫雲火種?”

    錢承衛聞言,說道︰“小子,快去給我將紫雲天火火種取出來,交給我,我就饒你不死。”

    從這話,宮天傲便知道,紫雲天火火種正在金塔之中。

    于是腳下一踏,直接朝著金塔沖了過去。

    李清沐瞳孔猛睜,喝道︰“連真武境的強者,都不能取的天火火種,你一個破武境的渣渣,也想渾水摸魚嗎?”

    宮天傲完全將李清沐的叫喊聲,置若罔聞,利用不死皮毛的鐵皮,抵抗著陣陣強烈的熱浪,咬著牙,沖入了金塔之中。

    “吼。”

    一聲巨吼發出,震蕩的整座金塔都劇烈搖晃起來。

    外面的幾人,听到這一聲巨吼,臉色巨變。

    似乎是想起剛才,在金塔之中,經歷的一切。

    錢承衛說道︰“看來,宮天傲這小子,也要被金震飛出來了。”

    “哼哼,渣渣而已,連我們真武境強者,都不能在金之下站立,他?只有死而已。”盤絕冷蔑地說道。

    白鶴揚說道︰“這小子這麼久還沒出來,是怎麼回事?難道,直接被吃掉了?”

    李清沐臉上有些難看,雖然她與宮天傲只是萍水相逢,而且還有一些小小的結怨,但是現在,她心中竟然生出一絲酸楚來。

    也許,是因為大家都是一起進入獵魔山,歷練的青藤學院弟子的緣故。

    就在宮天傲進入金塔之中,熱浪強烈到了一種空前的狀態,他身上的衣服,開始大片的燃燒起來。表皮上的鐵皮,也被燒得通紅,整個人如同被燒紅的鐵塊。

    一頭如同普通獅子大小的金,匍匐在金塔之中,身上散發著一陣陣劇烈的熱浪。

    叫喊一聲,他緩緩站了起來。

    他盯著宮天傲,看了半晌,突然身上一股金色的火焰,爆發而出,整個空間的熱度,再次提升。

    宮天傲感受到強悍無比的熱浪,滾滾席卷而來,他身上的不死鐵皮,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當下想起自己手掌心中,那一柄九環神杖。

    當下一抬手,九環神杖直接化作真實,緊緊握在他的手中。

    “孽畜,還不乖乖跪在地上,難道要我給你懲罰嗎?”宮天傲冷聲說道,神色高冷至極。

    金听到這話,臉色似乎有些恍惚,但是,很快它就再次將戾氣爆發出來。

    “吼。就你這弱小的人類,也敢如此與被尊說話嗎?”金咆哮出聲,凶煞的氣息,暴露無遺。

    宮天傲神色一怔,心中有些緊張,但是,他既然已經來到金塔之中,那就不能就這麼空手出去。

    心中想著須彌世界里,那和尚手中的九環神杖變成牧羊鞭的情景。

    當下,他一抬手,九環神杖果然發生了變化。

    一條兩米長的牧羊鞭,出現在他的手中。

    “牧羊鞭?你怎麼有這牧羊鞭?莫非,是你偷來的?”金狂吼而出,很顯然,這條牧羊鞭,它很熟悉。

    宮天傲學著和尚的話,說道︰“乖乖給我趴下,為師饒你一命。”

    “吼,你竟然偷了我師爺的九環神杖,哇呀呀,小子,死來。”

    金不但沒有听宮天傲的話,反而身體一震直接爆射而出,朝著宮天傲撲了過來。

    雖然現在它的身軀,已然變成了一頭普通獅子大小,但是實力卻絲毫沒減,氣勢強大到難以匹敵。

    宮天傲也不知道,這金究竟達到了一種什麼樣的等級,他只感覺自己整個人,仿佛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猶如人間煉獄,身上的不死皮毛,仿佛都要被燒化。

    他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只能胡亂揚起手,鞭子迎著撲殺過來的金抽了過去。

    又念道了一遍,在須彌世界之中,學來的那一串咒決。

    “啪。”

    一聲鞭響發出,牧羊鞭穩穩落在金的臉上。

    沒想到,這氣勢凶悍,如同天神一般的金,竟然直接被牧羊鞭抽飛出去。

    “ 。”

    一聲巨響傳來,金的身體撞擊在金塔的牆壁之上,落到地上,嘴角已然流出一絲血水。但是,它的神色卻變得溫和了許多。

    “就是這種感覺。哈哈,這感覺好熟悉啊。莫非,莫非你是我的師爺?”

    金訥訥地盯著宮天傲,開口說道。

    宮天傲也覺得奇怪,金之前就說,這牧羊鞭,是他師爺的。

    現在抽了他一鞭子,還說這感覺很熟悉,于是問道︰“你師從何人?”

    听道宮天傲的問題,金神色有些囂張和驕傲起來,搖晃著腦袋說道︰“我師尊乃是千萬年前大鬧九天的九天大聖——孫武。”

    “什麼?”

    聞言,宮天傲直接驚呆了。

    他怎麼會想到,這氣勢強大的金,連真武境前者,在它面前,連站著的能力都沒有。可是,這它卻是孫武的徒弟。

    宮天傲哈哈大笑,說道︰“看來還真是河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

    金神色出現一抹異樣,歪著腦袋,看向宮天傲,說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算了,還是讓孫武那靈魂和你說吧。”宮天傲一句話說出,便是叫道︰“孫武,出來,出來。”

    “……”

    叫了幾聲之後,宮天傲發現,自己識海之中,那顆魂種里,並沒有任何聲音

    當下化出一縷神魂之力,進入自己的識海之中。他發現,魂種被一層極為濃郁的紫色霧氣,包裹其中。

    緩緩走入這紫色霧氣之中,魂種出現在眼前。

    當下神色一變,恐懼起來。

    “為何,這是為何,魂種為何變成了這殘破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