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假寐?

    羅軒在掀起地板磚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不對勁,他的心緒好像被什麼撩動了,要是以往的他……絕對不會如此迫不及待的進來,再怎麼說也該把地上的花紋看看清楚。

    但這一次……很夸張,羅軒似乎是有一點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他手忙腳亂的抬起地板磚時,里面的觸手就像無數小蛇一樣的盤踞上羅軒的身體,而且……他們很熟練的吸附在了羅軒的皮膚上。

    羅軒就像喝醉了一樣……他的身子一沉差點摔進去,他慌亂間把地板磚扣下去想要壓死那些從下面鑽上來的觸手,但那些觸手硬如鋼鐵一般……根本沒辦法被地板磚砸爛,羅軒能夠看見自己身上開始滲血……自那些觸手盤踞在自己身體的部分開始發癢。

    他到現在已經萬分確認了……觸手不僅在吸血,更有可能在注入一種毒素,就和水蛭一樣,羅軒本以為自己還能堅持一會,沒想到下一秒自己的眼楮就昏昏沉沉的閉上了……

    這感覺就和喝醉酒無異……羅軒身上甚至暖暖的,沒一點恐慌和痛苦。

    但他下一秒卻又睜開了眼楮……

    本來迷迷糊糊的他瞬間來了精神……因為他能確認,這是在假寐狀態,沒有那種狀態如此讓羅軒熟悉了,他身上還纏繞著那些細細的觸手……但這一次他們沒有吸食自己的血液,而是緊緊的縛在自己身上,幾乎沒辦法移動……只能倒在地上。

    而面前……很明顯是一位高大的男人,羅軒不會不認識他,帕德里奇家族的家主,湛藍色的眼楮中藏著一片片陰雲,而陰雲後還藏著什麼就無從而知了。

    而他邊上還站著一個人……這個人一身的殺伐氣息,手持一柄金邊長刀,羅軒艱難的轉了轉角度才能看見那個人的面貌,但那人的面貌和羅軒心中所想的一模一樣。

    冷漠到極致的表情……琥珀色的瞳孔,這是帕德里奇家族的第二位家主,但是這個家主……已經見到了兩個了,羅軒猜測了一下……這個人很有可能是第三個,因為他們三個人就算很像,氣質也一樣……但總有不同的感覺。

    而感覺這方面的事情……是羅軒的強項,所以他敢確認,這個人絕不會自己之前見過的任何一位家主。

    還不等羅軒再想些什麼……也沒有開口,那大刀直接落下,羅軒的手掌不知何時已經由觸手席卷而上,而且微微抬起舉在空中,下一秒……大刀從羅軒的面前橫過,在痛覺還沒有出現在手掌上之前……羅軒就看到了十根手指頭在空中隨大刀一起橫飛出去……

    當那十個染血的手指頭落在地上時……羅軒開始渾身顫抖,手掌抖的不成樣子,因為太疼了。

    而那家主又一次舉起刀……這一次是要落在脖子上了,因為觸手已經將他的頭低下,露出脖頸,但就在那大刀落下的瞬間……湛藍色瞳孔的男人突然開口。

    “等等。”

    那人開口的瞬間……大刀一滯,但凌厲的殺意自大刀降下恨不得直接把羅軒的腦袋劈成兩瓣。

    那湛藍色瞳孔的家主慢慢走到羅軒面前……他眼楮里有些難以置信的眼光在里面,他當然會覺得難以置信……因為羅軒剛剛顫抖的樣子全被他看在眼底了。

    他可不覺得……不覺得帕德里奇家族的二家主會因為疼痛而顫抖,他是和岩石一樣堅硬的男人……你見過岩石顫抖麼?

    一瞬間他就明白了……這很不對勁,他慢慢的蹲下,地上的羅軒已經給疼的冷汗直冒了,他的嘴唇泛白無比干燥……眉毛都被冷汗浸濕,他十指尖端一直在輸送疼痛給他,他無意識的想摸摸傷口但卻做不到。

    他現在的手指就和被中途切斷的長方體一樣……

    而羅軒現在的樣子盡數落在他眼中,他也更加確定了,所以他直起身子……一腳把羅軒的腳踩在地上,在皮質的鞋底碾上羅軒的手指末端時,羅軒的臉已經扭曲成一團了……當然,現在他的手指頭是不會被踩到了,最多也只能這樣折磨折磨羅軒了。

    “你是誰?我不記得……帕德里奇家族的利刃會有如此不堪的表情。”

    羅軒想開口……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疼的不行,根本沒辦法開口,于是那人離開了羅軒,只是朝著邊上那位拿刀的搖了搖頭。

    瞬間羅軒就感覺到了一股……不祥的預感,那人把刀放在了一邊,伸出手的瞬間就多了一柄匕首,和菲利普給自己的那把一模一樣,一瞬間羅軒有一個錯覺,那就是全世界的人都在用一柄匕首麼?

    但下一刻……他就不想了,因為那匕首的尖端輕車熟路的刺入了自己手指末端之間……確切的說是皮膚和肉之間,而自己手指上的皮膚也是皮糙肉厚……居然沒有絲毫的破裂,不知是那人熟能生巧的原因還是自己皮膚異于的常人,總之那人瞬間就扯起了自己手指末端的皮膚。

    而且動過很快……一只手往上拉,一只手持著匕首切割類似夾角處的皮膚,羅軒的皮膚一瞬間就被他分成了兩面扒開……一面向上,是手背,一面朝下,是手心。

    羅軒叫不出聲……但是那人以極快的速度開始剝皮,轉眼之間就已經一路扒到了手臂上端,熟練程度之快讓羅軒瞠目結舌……不由的讓他想起了菲利普好像做這些事情也挺麻利的。

    而那人……那位湛藍色瞳孔的家主一直都在盯著羅軒,但他無法看出任何端倪,羅軒也無法開口,兩邊的人都帶著自己疑惑,而且羅軒越來越虛……他的意識也逐漸模糊。

    羅軒在模糊之間……已經被剝皮去肉,但他的意志像是逐漸被破壞,卻是在最後看到了自己的面容,也是帕德里奇家族的二家主,也就是一個場景里直接就出現了兩個帕德里奇家族的二家主……

    但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表現改變了現實,好像那人是想直接殺死自己,卻被自己臉上異常的表現改變了想法……這還是第一次假寐出現這種情況?

    這可能不是假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