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程曦站起身子,深呼吸一次,而後臉上終于露出釋然的笑容往堂屋里走去。

    “阿爹,新屋真暖和。我記得從前這個時候咱們一家人在煮飯的時候都喜歡圍著灶膛坐,那樣才覺得稍微暖和一點。但是現在,咱們不管坐哪里,渾身都熱乎乎的,真舒服…”

    看著程橋生從灶屋里出來,程曦感嘆的開口。

    現在他才深刻的感覺到,現在和從前真的不一樣了。

    “大哥,我剛剛在灶膛里煨了一個雞蛋,你嘗嘗看,是不是可香了…”

    程欣歡快的上前,親親熱熱的拉著程曦的手,將自己心翼翼煨了好久的雞蛋放到程曦的手掌心里。

    “欣兒乖!不過大哥不餓,這蛋欣兒幫大哥吃了好不好?”

    程欣還如從前一樣乖巧懂事,有什麼好吃的總是先惦記著他,等他好了,她才將他吃剩的開開心心的吃下。這樣的程欣,總是讓人忍不住想要對她更好一些…

    “大哥,你都沒吃怎麼知道香不香?你就先嘗一口吧。”

    程欣纏著程曦,非讓他吃一口自己才吃。程曦沒辦法,只得幫程欣把雞蛋剝了殼,然後掰了的一口吃下,剩下的全部交給程欣。

    “欣兒,你看看你,一副氣巴拉的模樣兒。咱家里不是還有好幾個蛋,你怎麼也不多煨一個?還好意思讓大哥給你剝蛋,結果大哥就吃那麼一點,剩下的全讓你給吃了…”

    程悅好笑的刮了刮程欣的鼻子,故意裝出一副氣咻咻的模樣說道。

    “我不,我就讓大哥看著我吃。反正我就知道,大哥他才不會欺負我,肯定會幫我剝蛋。大哥剝的蛋味道更好吃一些…”

    程欣卻是一點都不怕程悅,反而笑眯眯的一邊吃蛋一邊說話。

    “好了,悅兒你就不要欺負欣兒了,趕緊來吃飯。還是和從前一樣,曦兒吃兩個雞翅膀,悅兒和欣兒一人一個雞腿…”

    看著兄妹三個還跟從前那樣和睦相處,李子香的聲音散發著由內而外的輕松和幸福。

    這幾個月她嘴里雖然不說,但是心里卻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想念著程曦,猜測著他有可能會經歷的一切。直到現在看到程曦完好無缺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她才感覺到幸福得如此真實。

    “阿娘,還是你跟阿爹兩個吃雞腿,悅兒欣兒兩個吃雞翅,我吃雞肉喝雞湯就可以了…”

    這次回家,他明顯感覺到程橋生和李子香又老了許多。

    就像程橋生和李子香一心為了他們兄妹三個一樣,他也希望自己能夠多孝順程橋生和李子香一點。程橋生和李子香每次都將雞腿雞翅讓給他們兄妹吃,這次他也想讓程橋生和李子香吃一次雞腿。

    看到程曦毫不猶豫的將兩個雞腿放進自己兩個的碗里,程橋生和李子香終究不忍讓他失望,只得一口口將雞腿吃完。

    一頓飯吃完,所有人都把心落進了肚子里。

    他們一家總算團圓了,這不是做夢。

    “阿爹,阿娘,大哥的師傅想要收我為徒。你們覺得怎麼樣?對了,剛剛忘記告訴你們,大哥的師傅就是咱們大永朝的國師鄭毅大人。先前在山里救了大哥一命的人是鎮北將軍府的少將軍紹裕豐,他也是國師大人的弟子…”

    吃完飯,程悅終于提起鄭毅想要收她為關門弟子的事。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她一口氣將鄭毅和紹裕豐的身份說了出來。

    “什麼?國師大人想要收你為徒?這麼說,曦兒現在也是國師大人的弟子?”

    程橋生李子香果然被這個消息給狠狠的雷到了。

    國師大人,那可是他們平常仰望都仰望不到的存在,現在居然要收他們的一對兒女為徒?還有鎮北將軍府的少將軍居然救了他們兒子,現在還成了他們兒子女兒的師兄…

    程橋生和李子香頓時覺得他們的腦袋好像有點不夠用。

    “其實我還沒有拜師。之前師傅曾經說我的資質不是很好,不願意收徒。但是今天下午師傅見了悅兒,說要收悅兒為徒,收我好像只是順便…”

    程曦不傻,他很清楚鄭毅之所以願意收他為徒應該是看在程悅的份上。這讓他不解的同時又十分的無奈。

    但是,他本身是很希望拜鄭毅為師的。

    他想學本事,以後靠自己的本事讓爹娘過上好日子,為兩個妹妹撐腰,讓她們以後能夠嫁給家境好,有足夠本事的男子為妻…

    “什麼?你的意思是,國…國師大人真正想要收的人是悅…悅兒。收你只…只是順…順便…”

    程曦的話完全顛覆了程橋生李子香兩個的認知。

    在他們心目中程悅再能干也是一個女娃子,將來就只能圍著孩子灶台打轉。但是程曦不同,他是男人,以後要養家糊口,當然也可以建功立業…

    但是,那個什麼國師,卻偏偏想要收程悅為徒,收程曦居然只…只是順便。

    這實在讓他們有點接受無能怎麼辦?

    “對,應該是順便。阿爹阿娘,你們就答應讓悅兒和我一起拜國師為師吧。國師還答應從明兒開始教我和悅兒兩個識字讀書了。還有邵大哥也答應過我,只要我練好武功,他就帶我進軍營上戰場殺敵。阿爹阿娘,我不想種地打獵過一輩子,我想靠自己的努力讓你們以後能夠安享晚年,讓悅兒欣兒嫁人後有人撐腰…”

    雖然在拜師方便程曦確實有些不自信。

    但是正因為有了這段經歷,讓他對自己的前程有了新的規劃。

    他不願意再呆在偏遠的山村,和祖輩們一樣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他寧願走出去,用自己的滿腔熱血,一身功夫替自己也替家人掙一個不一樣的前程。

    “曦兒,悅兒,你讓我們考慮考慮…”

    程橋生有點困難的開口。

    如果只是程曦一個人拜師,他早就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可是,程悅一個女孩子,他卻有點下不定決心。

    “阿爹阿娘,我覺得咱們還是不用考慮了。你們忘了,有人在背地里想要我的命。如果我拜了國師為師,背後那人還想動我的話就得掂量掂量了。你們說是不是這個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