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各有講究

    丁長林被朱先生笑得怪不好意思的,接過了祁珊冰的話,自嘲般地說道︰“我不過就是一個窮秀才罷了,讓朱先生見笑了。”

    “你這小子,你這樣的窮秀才我都收了,你拜我為師吧。”朱先生笑完後,直接說著。

    “師傅,收我時,您可說了我是最後一個關門弟子,您怎麼又要收徒師啊,不行,不行,我不答應。”祁珊冰被朱先生笑得不好意思,耍賴地叫嚷著。

    丁長林把車加速起來,上了高速,距離靖安市越來越近了,後面這一大一小的師徒,如果不是知道朱先生的身份,丁長林真要懷疑這哪里是風水先生,簡直就是一個帶著瘋丫頭鬧騰的“老頑童”。

    “祁總,朱先生說著玩的,我現在的身份也不適合拜朱先生為師,但是今天認識了朱先生真是我這輩子修來的福份。剛剛朱先生是笑祁總,見到了自己喜歡的男士就要收進去,您這麼收法,建十座宮殿怕都不夠,是不是?朱先生。”丁長林索性把朱先生剛才為什麼大笑挑明了。

    朱先生沒想到丁長林猜中了他為什麼笑,這小伙子還真是八面靈瓏,而且他要收這小子做徒弟時,竟然被拒絕了,這也讓朱先生很意外的,當然了,他也不過就是隨口一說,也沒真想收丁長林。

    “你小子這麼聰明,那你為什麼會拒絕做我的徒弟?你不知道我身邊圍著多少達官貴人嗎?”朱先生笑著問了一句。

    “我當然知道,朱先生的名望不僅僅在內地,在香港甚至整個華人圈都是赫赫有名的,我就是因為知道自己太微不足道了,才不敢高攀朱先生的。

    對了,朱先生,祁總說第一站去看看我精心打造的馮道主題公園,去拜拜馮道老人家,再去看銀窩村。

    銀窩村這個地方據說聚財,之前來靖安市做貨運機場項目的呂安全老板也帶過風水先生來過,那先生說得頭頭是道的,齊高明書記,沙榮川市長都挺信服,所以全市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來打造這個項目,這個項目在靖安市老少偕知的。”丁長林把話題引開了,他很害怕朱先生再拿他和祁珊冰深入引進。

    祁珊冰收編的小嫩模一個加強連了,丁長林也不是混娛樂圈的,他可不想越傳越真,真要被娛樂八卦新聞推上了熱搜榜,他在路天良和秦方澤還有江呂兵那邊就不好交待了,畢竟他們反復叮囑過丁長林,不能太娛樂化了。

    朱先生見丁長林把話題引到了正事上去了,也收起了玩笑之心,看了一眼祁珊冰後,這才接過丁長林的話說道︰“馮道老人家是個奇才,昨天小冰也提到過這一點,只是我要替小冰看的是項目之地,我正要和你說這件事呢,第一站去銀窩村吧,這個村名倒是有點意思,不知道具體的地形地貌如何。”

    丁長林一听朱先生這麼說,怔了一下,長樂鎮那頭已經做好了迎接準備,可朱先生臨時改道,于丁長林來說,很有些尷尬。再說了齊高明和沙榮川以及相關人士這個點怕是在長樂鎮。

    祁珊冰見丁長林沒說話,趕緊圓場說道︰“長林,我師傅是為我著想,馮道老人家再神奇,可一大早讓我師傅去看一座墳,他覺得會沖他身上的氣,所以,就把時間調了一下,一早去看我的項目之地,正午陽氣足,再去馮道墓那邊看看,不影響行程吧?”

    丁長林一听,想想祁珊冰說得對,趕緊接過她的話說道︰“祁總,是我考慮不周到,我這就給齊書記和沙市長打電話,我們先去銀窩村。”

    丁長林說完,趕緊給齊高明打電話,電話一通,丁長林問道︰“齊書記,你們現在在哪里?”

    齊高明一听是丁長林的聲音,趕緊說道︰“你說不讓去路口接你們,我們就直接到了長樂鎮等你們,你們現在到了哪里?”

    果然如丁長林猜的一樣,丁長林極難為情地又說道︰“齊書記,我們還在高速上,朱先生的意思是一早去銀窩村效果最好,您看,是我先帶著朱先生和祁總直接去銀窩村,還是在市里等你們一起,再去銀窩村?”

    齊高明這頭剛到長樂鎮,正在布置迎接的事情,見丁長林如此一說,盡管有些不爽,但秦方澤有叮囑,只好接過了丁長林的話說道︰“我和榮川市長還有鐵梅部長商量一下,馬上趕回市里和你們會合吧。”

    齊高明說完,沒等丁長林回應,徑直掛掉了電話。

    丁長林整個人一蒙,呂鐵梅還是參加了這次接待活動,她這又是何苦呢?

    丁長林要開車,祁珊冰和朱先生都在車上,他既不能給呂鐵梅打電話,也不能給沙榮川打電話,他當著這兩個人的面能說什麼呢?

    丁長林強迫自己不要去想靖安市的事情,他得好好開車,為自己的安全,更為祁珊冰和朱先生的安全。

    “怎麼樣?”祁珊冰這個時候在後面問了一句。

    “他們回市里和我們會合。”丁長林應了一句。

    “我們做這一行的也有自己的一些講究,如果是別人請我看這樣的安排也就算了。小冰是我的徒弟,我可拿她當家人一樣,我要為小冰負責。而且,小伙子,如果我沒瞧中你推薦的那個地方,你也不要不高興。

    你自己也說過,你對小冰會真心真意,她這個項目雖然有錢可賺,但她回國投資是抱著回報而來的,我不能讓她這顆福報之心被其他不利的因素沖毀,別好心辦成了壞事,這就叫吃力不討好了。

    小財靠勤儉,大財靠命理。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都在你的命相之中記錄好了。

    小冰如果不去美國,她留在國內也會是一個人物,只是沒她現在這般順風順手,人與環境有著極重要的關系,這一點,小伙子,我可是丑話說到前頭了。”朱先生這個時候,很嚴肅認真地說著。

    丁長林一听朱先生的這些話,內心如海浪般一浪推一浪地波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