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張紅梅的前世

    張紅梅到首都的時候, 離開學的日子只有兩天的時間了。舒顏對這個小伙伴很是看重,認真說起來, 當初在大河村時,要是沒有張紅梅護著,舒顏的日子也不可能過得那麼順暢,那個英語老師的位置也輪不到她。

    如今張紅梅要來首都, 別說舒顏了,就連舒安國和劉芝夫妻倆都極為重視, 特地和舒顏一起去了火車站,早早地等在那兒接人。

    張紅梅一下車, 看到揮著接人牌子的舒顏還嚇了一跳, 尤其是在看到舒顏身邊那兩張有點眼熟的臉時,張紅梅心下便是一暖, 用力對著舒顏揮了揮手, 彎腰提著行李便往舒顏的方向跑。

    舒顏一家動作比她更快, 連忙上前接過張紅梅的包裹,劉芝怕張紅梅不自在, 熱情地招呼道︰“你就是張紅梅同志吧?我們顏顏回來後沒少念叨你, 這回可好,你也來首都了,以後和顏顏也有個伴!”

    張紅梅拘謹地笑了笑, 看著舒顏含笑的表情, 張紅梅略微有些慌亂的心頓時安定下來, 舒顏已經高高興興地挽了她的手, 右手拎著兩個包裹,滿臉笑容地拉著張紅梅往家走。

    回家招待了張紅梅一通後,舒顏便將張紅梅拉回自己的臥室,問完幾個較為親近的村民的情況後,舒顏話鋒一轉,又轉到了許芳芳三個糟心貨色上。咳……那什麼,反正自己現在也遠離了渣男賤女,偶爾八卦八卦也挺不錯的。

    張紅梅諷刺一笑,嘲諷道︰“還能怎麼樣?那三個人都是人才,不把他們自己的生活折騰得一團糟就不會罷休。許芳芳鬧騰著要參加今年的高考,陳平腿還瘸著,心里也憋著氣,成天和許芳芳一道兒看書做題。春妮倒是沒說什麼,操持家務一把好手,別人都得夸她一聲能干賢惠。不過你想想,照著春妮性子里的狠勁兒,都能忍心讓陳平再瘸一次,這回能這麼輕易地放過許芳芳?我都覺得下回我爸媽給我寫信,就能收到他們三個鬧起來的消息了!”

    舒顏毫不意外,這三人真是自己作的。張紅梅得了上輩子的教訓遠離了渣男賤女,張春妮這個狠角色又摻和了進去,順帶還帶了二牛當炮灰。

    想到二牛,舒顏對他也沒什麼好感,當初他偷偷救陳癩子的事舒顏還沒忘呢,不過想想許芳芳的性子,舒顏也得同情一下這位頭頂上的顏色,反正陳癩子已經伏法,舒顏沒打算和二牛再計較。

    只不過,那個孩子……當真是可憐。

    張紅梅似乎看出了舒顏的心思,笑著道︰“那孩子攤上這樣不靠譜的爹媽確實造孽,好在二牛爹媽都疼那個孩子,將孩子接到自己屋里,跟村里另外兩個生了孩子不久,還在喂奶的媳婦兒說好了,拿點東西換她們的奶水,孩子現在長得白白胖胖的,看著就討人喜歡。真說起來,跟著二牛和許芳芳,這孩子沒準還養不了這麼好。”

    舒顏悄悄松了口氣,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再一看張紅梅的表情,舒顏總覺得以往籠罩在張紅梅眉間的那股戾氣和郁氣全都不見了蹤影,頓時微微驚訝地瞪大了眼。

    張紅梅似乎看明白了舒顏眼神中透露出的意思,低笑道︰“你還記得我之前對你說過,我做過一個夢,夢里被陳平和許芳芳害得客死他鄉嗎?”

    舒顏頓時點頭,當然記得,這不就是你上輩子的經歷麼,自己當初看書時還真情實感心疼你來著。

    張紅梅的笑容更為燦爛,釋然道︰“來首都之前,我又做了一個夢,看到了所有人的結局。”

    還……還能有這操作?舒顏驚了一瞬,而後眼神一亮,連忙問道︰“他們的下場怎麼樣?”

    這種渣男賤女下場淒慘的隱藏劇情,再來一百遍也不嫌多啊!

    張紅梅微微一笑,眼神看向窗外,似哭似笑︰“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們敢殺人,除了監獄還能去哪兒?我本來看著他們被判了無期沒給我填命還挺氣憤,後來看到他們在監獄里被人欺凌活得還不如一條狗時,就釋然了。他們也沒落下什麼好下場,整整受了十年的罪才病痛纏身而亡,比我死時痛苦多了!老天爺果然還是長了眼楮的!”

    當然,更讓張紅梅欣慰的,是她辛苦生下來的孩子一輩子都沒遭罪,代替他照顧張大河夫妻,讓這兩位老人得到了一個幸福安詳的晚年。

    自己在乎的人順心順意活了一輩子,張紅梅即便有再大的怨氣也該消了。更何況,這輩子她並未和陳平在一起,那個孩子也不會有出生的機會。這麼想想,到底是她虧欠那個孩子良多。

    舒顏听得心下痛快不已,果然,人渣都要報應下場淒慘才能大快人心啊,上輩子陳平和許芳芳敢殺人滅口,活該死得淒慘!

    張紅梅倒是徹底放下了前塵往事,眼中滿是對未來的憧憬,又扭頭看向舒顏,挑眉打趣道︰“你呢?回了首都,某個解放軍同志就沒來找你?就算他不找你,顧老先生和傅老先生也不會閑著吧?”

    那兩位老先生的心思,張紅梅可是看得明明白白。再加上顧淮寧也對舒顏上了心,一對三,怎麼看舒顏都該是那只被大灰狼叼走的小兔子。

    舒顏面上一紅,眼神飄忽地看向窗外,支支吾吾道︰“是來過。”

    張紅梅瞬間聞到了八卦的氣息,猛地挪到舒顏面前,戳了戳她微紅的臉頰,拖長了聲音打趣道︰“哦~來過啊!看來是有我不知道的情況發生了?”

    舒顏目光閃爍,被張紅梅曖.昧的眼神看得更為羞窘,半晌才羞惱道︰“不就是處個對象嗎,干嘛這麼大驚小怪?”

    張紅梅頓時笑倒,捂著肚子樂道︰“我就說你倆有戲!你當初還嘴硬呢,怎麼,被我說中了吧?顧淮寧同志是個靠譜的人,你肯定不會吃虧,天生一對!我就等著吃你們的喜糖了!”

    舒顏白了她一眼,無奈道︰“你想得可真遠,我還得上學呢!”

    張紅梅不以為意,揮手道︰“上學怎麼了?也不耽誤你結婚生子啊!咱們參加高考的時候,不少人孩子都好幾個了,學校也沒法管這事兒吧?”

    舒顏頓時沉默了,還真是,這會兒畢竟是最特殊的時候,大學的管理還沒有後世那麼規範,真要扯個證,貌似學校還真管不了。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太對!舒顏突然回神,這才反應過來,我沒事琢磨著結婚的事兒干嘛?明明打算讀完大學再說的啊!再說了,顧淮寧同志還沒求婚呢!

    張紅梅就這麼笑著看著舒顏的臉色來來回回反復變化,心說陷入愛情中的人情緒就是這麼多變,空氣中都泛著甜味,讓人打心眼里跟著高興。

    舒顏糾結完後,又拉住了張紅梅的手,彎眼笑道︰“先休息,明天咱們去供銷社好好置辦點東西,順帶再去首都師範大學看看,先摸清宿舍的條件,早做準備。”

    張紅梅兩輩子頭一回來首都,心下略微有點忐忑,有了舒顏這個本地導游,張紅梅心里也踏實了不少,腦海里將自己手里的錢一扒拉,張紅梅更安心了,連忙點頭應了一聲。

    舒顏猜到張紅梅這會兒也不差錢,別的不提,之前省里來采訪報道時,省市縣的領導可都是給了獎金的,按照領導們出手大方的程度,舒顏估摸著張紅梅這會兒手里至少能有四百塊。足夠讓她過完大學四年,還能剩下不少。

    不然的話,舒顏也不會這麼大大咧咧地把張紅梅拉去供銷社大采購。

    然而讓舒顏沒想到的是,第二天購物欲爆棚的竟然不是自己,也不是張紅梅,而是看啥都想拎回家給閨女的舒安國!

    舒顏委實驚呆了,說好的直男最討厭逛街呢?萬萬沒想到舒安國竟然是買的最歡騰的。而且,他的眼光真是一言難盡。舒顏看著自家親爹時不時讓售貨員拿來的大紅大綠的花棉襖,頓時覺得自己簡直要窒息。

    親爹誒!您這都是什麼眼光啊?再給這配兩個紅帕子,我都能直接表演二人轉了!

    劉芝和張紅梅已經笑倒,這倆還特喪心病狂地給舒顏提議︰“挺好的,開學那天穿這身,保準讓人看得挪不開眼!”

    舒顏無語地瞪了她們一眼,幾乎想要翻白眼。是啊,震驚得挪不開眼吧?

    奈何舒安國的興致太濃,舒顏還真不忍心掃了他興,只能苦著臉試著穿了一件紅棉襖。

    事實證明,只要顏值能打,就算是土到掉渣的大紅花棉襖都能穿出幾分氣質來。舒顏愣是用自己突破天際的顏值扛住了花棉襖的沖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已經有不少大媽大嬸開始過來問售貨員這件衣服還沒有了,煩得售貨員忍不住對著舒顏翻了個白眼。

    舒安國頓時自信心爆棚,忍不住轉身對著還在憋笑的劉芝得意道︰“我就說閨女穿這身好看!”

    劉芝一邊笑一邊數落他︰“得了,長成咱閨女這樣,套個麻袋都好看!”

    舒安國還沒開口,就听到身邊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這小姑娘確實長得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