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 45 章

    第45章

    吳美笑嘻嘻的說︰“果然, 應該就是他去年也創造了記錄,連播報的連長都覺得名字耳熟。”

    時蓁︰“……”

    被吳美這麼一說, 她自己都有點不確定了。

    時蓁︰為什麼連長都不知道少帥的名字啊。

    時蓁看著場下的舟二十,完全不敢想象舟二十現在的心理活動。

    雖然從舟二十的眼神和表情中看不出喜怒,但時蓁卻為這位連長莫名的掬了一把汗。

    憑借時蓁跟少帥這麼久朝夕相處的經驗來看,舟二十一定是生氣了。

    接下來的臥倒射擊和跪姿射擊, 少帥基本上都不靠自己的眼楮,他仿佛對那些靶點十分熟悉, 只是看著時蓁的方向,抬手, 起射。

    無一例外, 全部十環!

    人群沸騰了︰“哇!好厲害!”

    “激動的我要跳起來了!為什麼厲害的人都有媳婦兒了啊。”

    “看來我得單身一輩子了……”

    時蓁︰“……”她就靜靜,不說話。

    看穿了一切的吳婷︰“……呵, 你們這群凡人。”

    吳婷的小伙伴︰“婷啊你怎麼又說胡話了。”

    操場是圓的, 所以吳婷就算是拉著小伙伴走遠了, 這會兒還是能看到時蓁的。

    她偷偷瞄了兩眼時蓁,再去看場內的少帥, 完全不明白這倆人到底是在玩什麼……

    一個個都喜歡隱瞞身份混在人堆里, 難道這就是一種別樣的情趣?

    哎,反正單身狗理解不了。

    第二輪的檢驗環數換了一個連長,這倒不是少帥要求的, 只是因為第一個連長有點強迫癥, 非得想起來舟其琛是誰。

    畢竟這名字簡直太耳熟了, 但卻有帶著一股無力的陌生感。就好像在他知道這個名字後, 從沒叫出口過一樣。

    第二個連長十分豪邁。

    “你這人就是腦子轉不過彎來,一個名字有什麼好糾結的,難不成還能使天王老子的名字,叫不得?”

    “好巧,我真的覺得這名字叫不得。”

    “……呵?你上輩子一定是女人吧,你看看你這第六感。”

    正巧林峰跑過來看少帥射擊,剛一走進就听到一個連長嘟囔︰“舟其琛,這是誰啊?”

    林峰︰“少帥啊。”

    之前那個喃喃自語的連長立刻立正站直了,以為少帥來了。

    結果發現周圍還是只有他們三個。

    他沒好氣的拍了一下林峰︰“好你個峰子,學壞了啊,敢來騙我。”

    林峰︰“???我什麼時候騙你了?”

    “你騙我少帥來了。”

    “???”你看這口鍋啊,它又大又黑。

    林峰說︰“你剛剛不是說少帥的名字嗎,我就告訴了你啊。”

    連長的第一反應,這話說的跟繞口令一樣,誰听的懂啊。

    第二反應︰“!!!”

    對了,他想起來了,這真的是少帥的名字!

    “我滴個乖乖,少帥這咋就下來了呢,我剛剛還說了他的名字……”

    林峰︰“……”他就是听到少帥名字才過來的啊。

    這其中到底是有什麼誤會?

    •

    少帥比賽完,又創造不少記錄,可是這回操場上的廣告大喇叭卻沒有第一時間傳出連長的聲音。

    連長︰“我不報數了。”

    他扒拉著板凳不肯拿起喇叭,這第二回報數是要說少帥還是舟其琛喲!他感覺說哪個都得死。

    最後還是林峰特別有作死精神的播報了‘舟其琛’三個字。

    這會兒少帥走到了操場邊上,原本時蓁身邊還有不少姑娘,他這麼一過來,姑娘們全都散開。

    少帥單手撐著欄桿,也不見他用力,就這麼輕巧的翻了過來。

    旁邊有的姑娘看著少帥覺得心神蕩漾,可跟他旁邊的時蓁一比,登時自慚形愧。

    “好般配啊。”

    “美人配英雄。”

    “嗚嗚嗚感動到哭,我第一回看到別人談對象。”

    “???”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這邊圍觀人員實在太多,而且少帥沒有亮明身份,姑娘們也不怕他,嘰嘰喳喳的在旁邊說個不停。

    “時蓁你的眼光真好。”

    “好羨慕你們啊。”

    時蓁覺得自己應該處變不驚的,但在這種環境下,臉頰上生理性的暈出了一抹緋紅。

    映襯著她白皙的皮膚,仿佛突然間給她的清純上增添一絲嫵媚。

    操場里的大頭兵也幾乎都要看呆了。

    這啦啦隊其實是雙向的,圍欄外的姑娘們給兵哥助威,兵哥也想要表現得很好,被喜歡的姑娘看上。

    時蓁剛一過來,其實就吸引了不少兵哥的目光,他們努力的展現自己,只為博得美人一笑。

    結果……美人有主了。

    而且,這個叫舟其琛的男人比他們還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可就算這樣,這些人一看到時蓁有些害羞的面容,還是覺得自己被打了興奮劑一樣。

    “他媽的,老子不能坐以待斃,一定得好好表現!”就算比不過舟其琛,也要努力才行!

    等他們打完槍,再去尋找時蓁的身影,發現已經找不到了。

    少帥拉著時蓁的手,徹底的帶著她遠離那些人窺探的視線。

    時蓁問他怎麼了。

    少帥說︰“一會兒比障礙跑要換場地,我帶你先去佔位置。”

    時蓁點頭,“好哦。”

    “障礙跑會有很多泥漿,不如我們坐在看台上吧。”

    “……好吧。”

    時蓁以為跟少帥坐在看台上的意思就是要官宣了,畢竟看台上好像是領導的專座。她覺得官宣不官宣其實都還好,都可以接受。

    結果障礙跑開始的時候,吳美就直接跑過來又坐在時蓁身邊了。

    時蓁看著少帥︰“這不是專座啊?”

    少帥垂眸看著時蓁,長長的鴉羽並不能遮擋他眼底的笑意。

    “蓁蓁要是去坐少帥的專座,也不是不可。”

    那樣就坐實了少帥夫人的身份。

    時蓁趕緊擺手︰“我就說說。”

    少帥沒說話,但他心情應該很不錯,畢竟拉著蓁蓁的那只手可一直都沒松開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