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那個女生好像是三班的哎, 她攔住你做什麼?”孟正剛回到教室,任楓就十分八卦地跑到孟正身邊, 一臉激動地問。瞧他那興奮的樣子,是八卦本卦了。

    “她胸卡掉了,問我有沒有瞧見。”孟正這謊話真是信手捏來。

    任楓不信,捧著自己的臉, 把自己黑黑的腦袋整個兒湊到孟正面前來,惡意賣萌地說︰“我明明看到她給你遞東西了?是情書吧是情書吧是情書吧?”

    “你看錯了。”孟正淡定地說。

    任楓拿孟正毫無辦法。他眼珠子一轉, 正好瞧見沈獨清回來了,立刻把沈獨清拉過來當同援軍, 說︰“班草班草!孟正前面被女生攔住了!嘿嘿嘿!”

    沈獨清秒懂任楓的意思, 好奇地看向了孟正。

    孟正淡定地說︰“你听他瞎說!就是一個女生東西掉了,問我瞧見沒。”

    沈獨清哦了一聲, 回到位置坐下, 沒有繼續問下去。任楓非常失望, 用力地拍著沈獨清的後背︰“你怎麼不繼續問了?你繼續問,孟正肯定會說實話。”

    沈獨清的眼中帶著清淺的笑意, 頭也不回地說︰“孟正已經回答了啊。”言下之意就是, 他覺得孟正剛剛說的就是實話。孟正怎麼說,他就怎麼信。

    自以為斷了沈獨清桃花的孟正頓時覺得非常心虛。

    幸好任楓這個腦回路過分活躍的人沒有在這個事情上繼續糾纏,而是迅速換了話題, 說︰“對了, 十一放假時, 袁方要去他媽媽那里。管翔和周文星也要回家。我一個人待在學校里沒意思。班草, 到時候我去找你和孟正玩?瑞陽市里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我以前沒在這邊生活過,趁放假好好地玩一玩。”

    孟正舉起右手說︰“讓沈獨清帶你玩吧,我要回老家了。”

    “哎,你老家在哪里?”

    “在瑞陽市下面的小鄉鎮里,坐車小半天的樣子吧。”

    “咦,你老家好不好玩?”任楓非常感興趣地問,“要不我去你老家玩吧?”

    “行啊!”孟正毫不勉強地應下,他的父母都是熱情好客的人,帶同學回家肯定會得到熱情的招待,“你要是確定會去,我等會兒就給我爸媽打電話,讓他們曬曬被子、收拾收拾屋子。我們那邊氣溫比市內低,現在要蓋棉被了。”

    “不用這麼麻煩吧,我到時候和你一起睡就行了。”任楓大大咧咧地說。

    “那被子也要曬一曬……我讓我媽媽給你準備些好吃的。”

    事情就這麼說定了。等放假時,任楓會跟著孟正一起回家。沈獨清默默地想,如果暑假時他跟著孟正一起回家了,那他就是第一個去孟正家里玩的人了,哪里輪得到任楓!只可惜……他也想去孟正家里玩啊,非濁也想去的啊!

    任楓有一個很好的習慣,在聊天時不會落下旁人,于是他又大大咧咧地問沈獨清,道︰“班草,你要不要也去孟正家里玩?我們可以帶上班苗苗一起!”

    孟正把手搭在沈獨清肩膀上,笑著說︰“沈獨清十一已經有安排了。不過,我和沈獨清約好了,他以後會去我家玩的。”這明顯是在給沈獨清解圍。

    沈獨清抿了抿嘴唇,像是默認了孟正說的話。

    這天晚上,沈獨清給弟弟講了床前故事,哄得弟弟睡著後,就輕手輕腳地離開了房間,轉身去了孟正那里。孟正顯然已經收拾好桌子在等著沈獨清了。

    “非濁睡著了?”

    “嗯,睡了。可能是白天玩得累了,今天睡得特別快。”

    “那我們開始吧!”

    “好。”

    他們昨天拿到了一套去年的初二卷子,打算今天晚上一起做。就像是正規考試一樣,設定好時間,兩個人悶頭做完,然後當場批改,用來檢驗自學成果。

    時間一分一秒地走著。距離交卷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孟正就已經做完整張卷子並檢查完了。沈獨清也是如此。兩人相視一笑,都決定要提早交卷。

    沈獨清取過孟正的卷子先對著參考答案批改了起來,孟正則起身去廚房倒了兩杯白開水。他回到房間里,將其中一杯水遞給沈獨清,問︰“怎麼樣?”

    “馬上就批好了……嗯,滿分!”沈獨清開心地舉起孟正的卷子。

    孟正笑了笑,拿過沈獨清的卷子批改了起來。

    沈獨清猶豫了一下,說︰“等這個學期上完,我們就要跳到初三去了。”

    “怎麼,舍不得班上的學生嗎?舍不得袁方和任楓他們?”孟正問。

    “還好吧,沒有什麼舍不得的,又不是生離死別……”沈獨清趕緊低頭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借這個動作掩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過了一會兒才繼續往下說,“就算我們去讀初三了,大家還在一個學校里啊,中午的時候還可以一起吃飯,平時有空時也可以一起打球。哪怕我們去讀高中了,他們還在初中,那也不過是隔著操場和宿舍區而已,只要大家有心,還是能常常見面的……”

    孟正伸出手,給了沈獨清一個摸頭殺,了然地說︰“但還是舍不得吧?”

    沈獨清︰“……”

    過了一會兒,沈獨清才小聲而誠實地說︰“就、就一點點,一點點啦。”

    孟正用力揉了揉沈獨清的頭發。

    沈獨清瞪了孟正一眼︰“沒听人說嗎,男人的頭不能隨便亂摸!”

    “可你還不是男人是男孩啊。”

    “那你也是男孩,我不管,我要摸回來!”

    “別鬧,我要批卷子了。”

    “我一定要摸回來!”

    ……

    沈獨清確實舍不得任楓他們,舍不得初一實驗班,因為這個班級的整體氛圍實在是太好了。這種舍不得其實比他自己說的“一點點”還要再多“一點點”。

    但是,沈獨清更想和孟正並肩前行。

    跳級離開實驗班或許會有一點點遺憾,但如果不跟著孟正跳級說不定會終身遺憾呢!沈獨清暗暗在心里做了很男人的決定,他決定在接下去的幾個月時間里要對任楓那幾個人更好一點,就算他們犯傻,也要包容他們的傻里傻氣。

    任楓他們很快就感受到了來自班草的“愛”。

    他們覺得班草怪怪的。班草為什麼要用那種慈母般的眼神看著我們?!

    班草,請你恢復冰山狀態吧,這樣溫柔的你,我們實在承受不住啊!

    按照學校的安排,十一放假的前三天是運動會,開完運動會立刻放假,假期結束後會進行第一次月考。所以,估計假期里的作業不會少。但就算是這樣,大家也很期待運動會和假期,簡直都無心上課了。運動會就這樣被盼來了。

    長跑運動都設在第一天。初一女子先跑,然後就輪到了男子。

    孟正和任楓換好了衣服、鞋子,一起站在了起點。任楓原本沒有報名,但袁方因身體原因被撤下後,他就自己頂了上來。他很有表現欲地朝四周揮手。

    也不知道任楓是怎麼做到的,開學將將一個月,他就結交了很多外班的朋友。他朝四周這麼一招手,好幾個班的坐席中都響起了“任楓加油”的笑鬧聲。

    因為長跑項目比較累,每個選手都可以配有一個陪跑員。等選手跑到最後兩圈時,陪跑員被允許進入跑道的內場,給選手加油鼓勁。當選手沖過終點線時,陪跑員也要第一時間沖上去扶住選手,給他們遞水、遞毛巾。任楓的陪跑員自然就是袁方了,而孟正這邊自然就是沈獨清。

    孟正的體力非常好。他是在山里長大的孩子,從小就跟著小伙伴們漫山遍野地跑,體能方面沒得說。雖然論爆發力等方面,他比不上任楓,甚至還比不上沈獨清,可是單論耐力,班上的大部分男生都是比不過他的了。

    比賽開始後,任楓在第一第二圈保持著絕對的優勢,然後漸漸被其他人超過了。孟正則不同,他一開始只是確保自己處在第一梯隊,並沒有爭強好勝,然後慢慢超了上去。等到了第四圈,他就已經確定了自己絕對的領先優勢。即使在最後一圈,人人都在加速沖刺,但孟正也能沖刺,還是沒有人能追上他。

    孟正第一個沖過了終點線。

    初一實驗班那邊爆發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沈獨清沖上去扶住孟正,孟正擺擺手,示意自己不用扶。他看上去狀態不錯,並沒有腿軟,但剛剛同年級的女生們跑完後,有好幾個女生直接軟在了地上,需要同學們扶著才能走路,沈獨清還是很擔心孟正,就寸步不離的跟著他。

    孟正整個人都在向外散發熱氣,哪怕身體未成年,男性荷爾蒙依然在劇烈運動後源源不斷地冒了出來。沈獨清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著,什麼嘛,真應該讓那些喊他班草的人近距離圍觀下孟正此時的樣子,明明是孟正比較有魅力吧!

    孟正插著腰走了一會兒,很快就把呼吸調整好了。他從沈獨清的手里接過毛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沈獨清又擰開了手里的礦泉水,問︰“喝水不?”

    孟正接過水喝了一口。

    他們倆說話的時候,任楓也已經沖過終點線了。這孩子最後的沖刺夠猛,雖然沒有拿到名次,但也跑進了前十名。前十名都是可以為班級增加積分的。袁方捏著毛巾給任楓擦汗。擦完了汗,袁方又擰開礦泉水,踮著腳遞到任楓嘴邊,任楓就微微彎了下腰,就著袁方的手,噸噸噸地喝了小半瓶水。然後,任楓很不客氣地把自己半個身體壓在了袁方身上,把袁方壓得齜牙咧嘴。

    沈獨清從袁方和任楓身上收回視線,神色復雜地看向了孟正。

    孟正被看得莫名其妙,問︰“怎麼了?”

    沈獨清搖了搖頭。他能說什麼呢,說孟正太堅強了,讓他完全沒有體會到照顧人的快樂?

    孟正︰“???”

    青春期少年的心就像是海底的針啊!

    半個小時後,孟正去頒獎台領了金牌。作為冠軍,他還有一本筆記本和兩支水筆。孟正把水筆遞給沈獨清,哄著他說︰“我的獎品。我們一人一支。”

    沈獨清接過筆,臉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個過分燦爛的崩掉人設的笑容。

    第二天,孟正還有一個跳遠的項目,任楓要擲鐵餅,沈獨清則需要跑三個短跑項目,袁方就負責給他們喊加油。孟正的跳遠只拿了第四,任楓的鐵餅拿了第一,沈獨清的一百米拿了第一,並且兩百米和四百米也都順利進入了決賽。

    任楓和沈獨清一起去頒獎台領獎。

    孟正被袁方拉著,一起去了頒獎台看熱鬧。

    頒獎台設在主席台上,是非常傳統的階梯式的,第一名站中間,台階最高,第二、第三名就分在兩邊,台階稍低。每個項目的前三名在頒獎台上站定後,會有志願者給他們佩戴獎牌,然後給他們發放獎品,還會往他們手里塞一束假花,然後校報的記者會給他們拍一張照片。拍完照片,整個領獎過程就結束了。

    志願者大都由初二的學生充當。

    因為學校里只設了一個這樣的頒獎台,而所有項目的前三名都在這里領獎。所以大家領獎時就需要排隊。先上去領獎的是任楓,然後是初三跳高組的成員,再之後就輪到沈獨清了。

    任楓拍完照片從領獎台上跳下來,並沒有第一時間離開,而是和袁方、孟正一起等著沈獨清領獎。他們身邊站著兩個志願者,都是女學生,一個短發,一個長發。兩位志願者正旁若無人地聊著天。

    短發的那個說︰“前面你不在,太可惜了。初三的江雪峰,跳遠金牌還破了紀錄。領完獎之後,他直接把獎牌掛在胡晴的脖子里了!胡晴就站在我身邊,我近距離圍觀了這一幕啊!啊啊啊啊!”短發女生恨不得能捂著臉尖叫了。

    長發女生激動地跳腳︰“天吶,這也太浪漫了吧!”

    袁方听得若有所思,小聲地對孟正說︰“江雪峰就是他們初三女生選出來的校草,我們只要想辦法干掉江雪峰……”校草就是沈獨清啦,哈哈哈哈!

    任楓有點人來瘋,听了兩位志願者的話,立刻把自己的獎牌取下來,掛在了袁方的脖子里,痞痞地說︰“喏,送給你了!這獎牌沉甸甸的都是哥哥對你的愛啊!”

    袁方傻傻地捏著獎牌︰“哎?”

    兩位志願者目瞪口呆。短發女生趕緊拉著長發女生走到了旁邊去,小聲地說︰“要不要告訴這幾個初一的,初三那對是情侶啊。”

    長發女生也小聲地說︰“別說了。你看他們,傻乎乎的,多開心啊!”她看著初一的小弟弟們,臉上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

    任楓非常大方地攬住了袁方的肩膀︰“咱們是好兄弟嘛,我的獎牌就是你的獎牌!”正好沈獨清也已經領完獎了,任楓看了沈獨清一眼,問︰“班草,你不表示表示?”

    沈獨清就摘了自己的獎牌,走到孟正身邊,說︰“低一下頭,我給你戴上。”

    孟正︰“???”

    不是,任楓你是不是有毒,你就沒听出來初三那對是情侶嗎?你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發瘋!你為什麼要模仿他們!你自己覺得好玩就夠了,為什麼還要帶壞沈獨清!

    沈獨清把獎牌舉到了孟正面前,一臉期待地看著孟正。他並沒有听到那兩位志願者的話,更不知道那對初三情侶的事,但他親眼看到了任楓給袁方戴獎牌,也听到了任楓對袁方說的話。他覺得任楓的行為特別酷。他也要和孟正分享自己的榮譽!

    孟正鬼使神差地低下頭。

    屬于沈獨清的獎牌被掛在了孟正的脖子里。額,異父異母兄弟情感天動地?

    就……還是覺得哪里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