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悟道

    第八百一十一章悟道

    廣袤的南荒大地上,高地山丘延綿起伏。

    正午時分,空冥鬼域與南荒諸國疆域交界處。

    一邊鬼雲彌漫,暗無天日;

    一邊烈陽高照,萬里晴空;

    黑白交纏,陰陽交匯,里面是陰域,外面是陽間。

    正午時分,鬼物大軍們遠遠地躲進了空冥鬼域深處,不願交戰,雙方進入了交戰期。

    姚雲也來到了前線戰場,親自在精銳之師萬妖宮督戰、參悟兵法。

    這已經不是姚雲第一次親自駕臨萬妖宮觀摩督戰,故而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不過大王御駕親征效果很不錯,萬妖宮妖怪將士們戰斗比往日更加勇猛。

    青竹見姚雲親自督戰,考校她,一開始小妮子很緊張,有些放不開,不過多大的幾仗後,青竹這才習以為常,慢慢發揮出正常實力,擺兵布陣,進退有度,打得有模有樣。

    在經過實戰磨礪以及姚雲的指點後,青竹與她麾下萬妖宮進步飛快,在四品精銳之師也算是中上層次。

    這對一支還沒有成立幾年的精銳之師來說,已經非常逆天了,一兩年功夫趕上許多小國數世之功。

    “阿爹,今天按照您的指點排兵布陣,萬妖宮果然又厲害了不少,哈哈哈,阿爹,你真是太厲害了,文武雙全,上馬平天下,下馬治亂世,太厲害了”青竹眼眸中滿是星星,一臉崇拜地看著姚雲,她不是蒼蠻之流,嘴巴雖然甜,可並不是小馬屁精。

    在青竹心目中,姚雲就是這天底下最厲害的人,沒有之一,阿爹無所不能,就像昊天一般偉岸

    “你這丫頭。”姚雲見青竹那略帶夸張的口吻,嘴角沒來由微微上翹,任何一個男人都希望自己在兒女眼中形象是高大偉岸的,他也不例外,內心滿足感爆棚,有點飄飄然。

    時至今日,姚雲除了個人武力沒有得到神靈級別,其權勢地位已然超出人間很多神靈了,小丫頭再夸兩句,姚雲恐怕立馬就要提劍屠神了。

    “嘻嘻我又沒拍馬屁,阿爹比百里將軍還要厲害,有些地方他都沒法指點,可是阿爹能,現在南荒所有人都說阿爹是軍神”

    青竹在軍中那是小女戰神的形象,可是在姚雲面前,她總是露出女兒態,很是眷戀姚雲,而一說起姚雲的豐功偉績,她整個人都變了,用著自豪的口吻道“青竹也是這樣認為的,有阿爹指點,這幾天萬妖宮實力突飛猛進,可把我樂壞了。”

    姚雲听到青竹說起萬妖宮,他心情更好了。

    一支精銳之師,神魂決定其上限,將士決定下限,為由一群強大妖怪組成的精銳之師,其下限是不低的,唯一制約萬妖宮的就是軍隊神魂了。

    這些日子,姚雲以萬妖宮試驗自己參悟陰符經、江山社稷圖兩大天書的兵法之道操練、培養萬妖宮,印證感悟。

    結果讓姚雲極其滿意。

    萬妖宮妖龍神魂如他所想,日益壯大,這才能讓四品精銳之師萬妖宮戰力突飛猛進。

    換而言之,姚雲悟了,觸摸到了兵法本源

    心情大好之下,姚雲下意識想摸摸青竹的腦袋,不過如今青竹為了體現自己一軍統帥威嚴,有意長高,如今個子已經快到姚雲肩膀了,像小時候那樣摸摸小腦袋也不適宜了,姚雲心中感慨,將微微抬高的手放下,道

    “青竹,你可知道為何萬妖宮進步飛快”

    青竹斟酌了一番,道“阿爹用兵如神,對陣法造詣極高,我麾下的妖怪將士實力本就不差,由您的指點,排兵布陣變幻莫測,破綻難尋,將士們配合越發完美,士氣高昂,所以萬妖宮實力才能突飛猛進。”

    “嗯,你說的對,但也不全對。”

    姚雲見青竹露出不解之色,笑道“孤教授你的練兵之法不過是皮毛,來,阿爹教授你真正的練兵之法。”

    說完,姚雲走出帳篷,青竹屁顛屁顛跟上,臉上很是興奮,好似即將要得到什麼無上神通似的。

    姚雲帶青竹在軍營中走了一會,很快在營地外站定

    罷戰之後,萬妖宮營地內的將士們紛紛休整,為傍晚時的戰斗養精蓄銳,休憩時刻,萬妖宮的將士們不由自主地開始了閑聊。

    “空冥鬼域看來也不怎麼樣,完全不是我們的對手嘛。”

    “一群烏合之眾,怎麼是我們這支精銳之師的對手,這還用想”

    “哈哈哈,以前我們也是一群烏合之眾,是成了熙國臣民才有這等實力。”

    “說來也是,以前我打架無非就是為了搶獵物、搶天材地寶,現在咱們干仗是為了自己的族人,為了自己的家人生活安寧。”

    “在熙國生活挺好的,安居樂業,不必日日夜夜擔心受怕,生活很是滋潤,鬼物大軍想要破壞我們的生活,我們就干他娘的”

    “就是,干他娘的,在大王與青竹公主的率領下,區區鬼物不足掛齒”

    營帳外。

    姚雲問;“青竹,您看懂了嗎”

    青竹似懂非懂地點頭,隨後又干脆地點頭“不太懂。”

    姚雲微微一笑,悠悠道“當萬妖宮將士們明白了何為家,何為國,何為國家,何為戰爭的時候,熙國境內萬妖心意相通,萬念歸一,天命所向,于是乎萬妖宮神魂便能日益壯大,這就是萬妖宮迅速強大的原因”

    “原來是這樣,難怪您一直向將士們講述何謂國家,以前我只當是國君的客套話”青竹一臉崇拜地望著姚雲,在她眼中,軍隊強大與否在于操練是否刻苦,陣法是否強大,唯獨沒有將其與國家聯系在一起。

    “阿爹,那”

    正當青竹想繼續發問時,只听姚雲繼續吟唱

    “天地中和同心,共生萬物,男女同心而生子;父母子三人同心,共成一家,君臣民三人共成一國”

    青竹還想說什麼,可是張著嘴愣是沒有說出來,一臉驚愕地看著天穹。

    只見軍營上方,紫氣升騰,雲蒸霞蔚,天穹化為卷軸,畫中山河蜿蜒,氣象萬千

    一時間,天地變色。

    青竹即便沒有听懂,可是這會她也猜到了,阿爹似乎悟出了什麼非常了不得的神通,天地都為之歡呼,為之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