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飛機失事


    血魔的身體徹底的變透明,最後徹底的煙消雲散,就在他消散的那一剎那,天地又回到了之前那天朗氣清的狀態。

    而葉青身下的宮殿什麼的也因為血魔死亡而完全消失,變成了一處尸骨皚皚,血氣漫天,慘絕人寰的人間煉獄。

    那些被血魔招過來的惡鬼,也被薛烈和書生清理干淨了。

    “爹,爹……”

    就在這時,地上突然傳來了一個女人哭喊的聲音,正是那個坐在八抬大轎中的新娘。

    葉青飛了下去。

    發現,那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他認識的那個女法醫,林的朋友甦筠。

    “是她?”

    葉青頓時明白過來了,杜冷月二叔口中的雲游的赤腳郎中,估計就是甦筠的父親了。

    他說那個赤腳郎中救了他。

    看樣子,甦筠的父親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甦筠正在那些尸骨叢中,瘋狂的尋找著自己父親的尸體,眼淚更是止不住嘩啦啦的流。

    “呼……”

    葉青吐了一口濁氣,來到了甦筠的身後,一只手輕輕的搭在了她的左肩上。

    “爹!”

    甦筠立刻回頭。

    “甦法醫,是我!”

    “是你,葉青!”

    甦筠再一次見到葉青還是有些驚訝的,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直接給葉青下跪了。

    “葉青,求求你,幫幫我,救救我爹吧!”

    “哎,我和你一起找吧,能救的話一定救!”

    葉青有些感慨。

    要說甦筠的父親,那也可以說是一代仁醫了,雲游四海,懸壺濟世,最後居然落得一個如此萬分悲慘的下場。

    這天道不公啊!

    那些死人都被挖空了胸腔,斬掉了頭顱,哪里還能認得出來,誰是誰啊?

    甦筠滿臉絕望悲痛,她最終暈了過去。

    最終,葉青一把火燒了這里。

    帶著甦筠回到了莊園,讓劉夢嬌把她安置好。

    “公子!”

    “嗯,有什麼事兒嗎?”

    “這是我們在佛塔村後的古墓中找到的東西!”

    薛烈拿出了一樣東西。

    一顆金色的琥珀。

    “舍利子?”

    葉青一眼就看出來了,那是一顆佛陀舍利子。

    據說,舍利子是得道高僧圓寂坐化之後留下的,里面蘊含著高僧生前所修的高深佛法,這可是一件好東西。

    而佛陀舍利子更加特殊,是佛陀尊者留下的,也就是說,那個得道高僧已經成佛了。

    不過,他不主修佛道,這東西也沒什麼用,不過他想著,回頭拿去給劉大壯吧,他修佛道,給他應該有用。

    第二天,葉青就帶著舍利子去了一趟公司,他把佛陀舍利子交給了劉大壯。

    回到莊園的時候,劉夢嬌找到了葉青,讓他去看看他從外面帶回來的野女人,跟瘋了似的,時而大哭時而大笑的。

    失去了至親,任誰都一樣。

    葉青施針讓甦筠鎮定下來。

    “你又是從哪里弄回來這個瘋女人的?”

    劉夢嬌醋意大發。

    瘋女人不是重點,重點是她還這麼漂亮。

    “昨晚在一個村里,她和她爸都是醫生,她爸為救人,被妖魔鬼怪害死了!

    葉青解釋道。

    “這麼酸干嘛?”

    “你說呢,你心里就沒一點數嗎?”

    劉夢嬌一副幽怨的樣子︰

    “人家可是把身子和心都交給你了,你卻還在外面沾花惹草偷吃,你叫人家心里怎麼舒服嘛!”

    葉青苦笑一聲,雖然沒有像她說的那樣沾花惹草,但是這對她們確實不公平。

    他將劉夢嬌攬入了懷中。

    “謝謝你陪我!”

    “公子,不好了!”

    兩個人正打算做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時,薛烈突然闖過來了。

    “啊……公子,這……”薛烈一臉的尷尬。

    “你說吧!”

    “薛唐來消息,他們回來搭的飛機失事了!”

    薛烈又一臉焦急的說到。

    “什麼?”

    葉青瞳孔猛的一縮,緊接著閃過一股森寒冷意,整個房子里的溫度都瞬間下降到了冰點。

    飛機失事?

    那夏珊雪馮心雨的生命安全,豈不是受到了威脅?

    “是誰干的?”

    “他說是龍族干的,而且現在血族和古堡的人都在追殺他們!”

    薛烈吞了一口水,繼續道︰

    “公子,夫人暫時沒事兒!”

    “去西方!”

    “公子,我去通知葉家!”

    “不用了,老子今天要單挑他們整個西方!”

    葉青殺氣騰騰的道。

    這讓薛烈,劉夢嬌身軀都是一陣瑟瑟顫抖。

    他們從未見過,葉青殺氣濃郁到這種程度的情況。

    葉青和薛烈前往西方。

    今夜,注定是一個不眠不休的殺伐之夜。

    通過薛唐爆出的位置,他們來到了一個陰暗的歐式小鎮上。

    “見到血族就殺,我要血洗整個血族!”

    本來葉青是準備再把國內的事情處理完之後,在找血族,古堡以及龍族算賬的,但是龍之逆鱗,觸之必死,他們敢對葉青的女人動手那就得付出代價。

    一道道神光降下,整個小鎮都在瘋狂顫抖著。

    幾個眨眼的時間,小鎮就變的滿目瘡痍。

    “啊……”

    “偶買噶……”

    “這是怎麼回事兒?是誰?”

    ……

    小鎮上傳來了一聲接著一聲的慘叫聲,無數的血族,都死在了神光之下。

    血族暗窟,一座存在于幽暗叢林中的城堡,這里是血族高級領導人居住的地方。

    此時,一群領導人正在商量著什麼事情。

    “混蛋,一定要全力以赴,抓到葉青的女人,她將是我們制勝葉青的重要棋子!”

    “不好了,不好了,尊貴的血神大人,就在剛才,我們的小鎮,被人突襲了,死傷慘重!”

    一個公爵急忙來報。

    “是誰襲擊的?”

    “是兩個天朝人!”

    “什麼?天朝人,謝特,一定是葉青收到消息了。”

    那位血神臉色一怒︰

    “他來的正好,今天我們要讓他死在西方!”

    說著,他帶著人便來到了小鎮的上空。

    他們扇動著偌大的翅膀,可以說是浩浩蕩蕩的。

    “血神大人出現了!”

    這時那些正在頑強抵抗葉青的血族,都瘋狂驚喜起來。

    轟!

    葉青又是一道神力爆發,徹底的將他們淹沒。

    “法克,你給我住手!”

    那血神一怒,他背後的翅膀上開始浮現無數金色的符文能量,向葉青轟殺過去。

    “哼,螻蟻!”

    葉青只是一個屏障,就輕而易舉的全部抵擋了。

    “你就是這里管事兒的?”

    葉青冷眼看著那尊血神,眼中的殺意仿佛化了實質,哪怕只是看人一眼,也讓人有一種被致命危險盯上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