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砸場子的


    只是打量了幾眼過後,趙風忽然疑惑起來,忽然覺得眼前這個一頭金色長發,眼楮淡藍,皮膚白皙的女孩,給自己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似乎在哪里曾經見過一般。

    仔細的回憶了一下,趙風忽然心里一震,猛的想了起來,這小妞竟然似乎是那個自己在那艘前往西神域商船上調戲過的那個小太妹,只不過裝束變了一下而已,讓趙風一時間沒有能認出來。

    納悶了一下這小丫頭怎麼跑到這里來了,趙風的目光卻不由自主的朝著這女孩的胸口掃了過去。

    沒辦法,上次在商船上的輕輕一捏,那種雖然不大卻是很銷魂的滋味,讓趙風現在還有點回味。

    此時女孩也一直在打量著這位忽然出現的年輕人,一雙美目中卻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十分的冰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剛在琢磨下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身份的時候,卻發現了趙風那雙帶著淫褻意味的目光竟然緊緊的盯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面。

    女孩的臉色終于有了變化,微微一紅,接著瞬間變得蒼白,美目中已經全是怒意,冷哼了一聲罵道︰“流氓!”

    呃!趙風一噎,目光也終于收了回來,看著女孩的表情變化,卻更是疑惑了起來。

    這小妞竟然不認識自己了?雖然離上次在商船上相遇,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了,但是按理說不應該這麼健忘才是。

    “閣下到底是誰?十三區里不會除了流氓之外,就沒有一個賭術高手了吧!”沒有理會趙風的疑惑,女孩神情再次恢復冰冷,淡淡的說道。

    這小妞果然不認識自己了,怪事啊!這怎麼可能呢?難道說這小妞並非是自己在船上遇見的那個小太妹?可是長的怎麼會如此相像?

    看見這女孩的神情,趙風有些摸不著頭腦了,不知道是自己真的認錯人了,還是這小妞在和自己裝傻。

    “上次商船一別,倒是長大了不少啊,不會哭鼻子了?”沒有回答女孩的問題,趙風卻是笑道。

    “商船?什麼商船?哭鼻子?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到底是誰,又想說什麼?”听到趙風這奇怪的話,女孩的眼中也浮現出了疑惑之色。

    呃!趙風再次一噎,不由又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女孩,終于確定,這個女孩只是和那個小太妹長得很像而已,並非是一個人,剛才沒有仔細看,還沒有注意,其實這兩個女孩之間,還是有些區別的。

    最大的區別就是,那個小太妹的年紀明顯還要更小一些,也就是十五六歲的模樣,而且氣質什麼的也並不一樣,當然,最主要的是,趙風再次看幾眼這女孩的胸部後,徹底的確定,這小妞要比那個小太妹豐滿的多了。

    如果那個小太妹撐死還是一個饅頭的話,那麼眼前這個女孩,已經是一個大號的柚子,有著和她這個年紀不太般配的成熟。

    可是怎麼會有長的如此相似的人?莫非是雙胞胎?趙風苦笑著暫時拋開疑惑,臉上也恢復了正常的神色,淡淡的說道︰“我是十三區的頭領,你可以稱呼我為十三爺,閣下怎麼稱呼?”

    “哦!原來是十三爺現身了啊!可惜了這名頭,我叫薇拉!”

    女孩眼中浮現出一絲失望的神色,看來是沒想到,這個十三區的頭領,竟然如此的年輕,而且還是個好色之徒!

    自動忽略到薇拉話中的鄙夷和不屑,趙風依舊笑著說道︰“原來是薇拉小姐,首先我代表賭場歡迎你這位尊貴的客人!”

    說到這里,趙風頓了頓,眼中忽然涌現出一道寒光,卻依舊笑著說道︰“但是,我們給客人以尊敬,也希望閣下不要讓我們太過為難!我覺得薇拉小姐今天已經差不多盡興了吧?要不我設宴招待下閣下,總是賭下去也會很無聊的!”

    趙風的話中雖然客氣,但是卻也暗暗點明了讓薇拉可以差不多了,見好就收,再這樣繼續下去,就破壞了賭場的規矩了。

    听到趙風的話,周圍的賭客們不由也開始點頭,這群家伙大多都是賭場的熟客,對賭場的規矩都熟悉的很,知道這位新十三爺的做法,已經算是很難得了,而且十分的地道!

    更有憐花惜草之人都忍不住想上來勸勸這位漂亮的女孩,贏了五百萬已經不少了,惹急了賭場,在這十三區里面的下場絕對會很悲慘。

    不過薇拉似乎不明白趙風的意思,依舊皺了皺眉頭說道︰“少說那麼多廢話,我今天來就是賭錢的,既然你來了,那我們繼續賭吧!”

    這麼不上道的嗎?趙風心里頓時一陣無語,皺了皺眉頭,依舊笑道︰“你還想賭?說說怎麼個賭法?”

    “怎麼賭隨你的便,只要你們有誰能贏我,我轉身就走,不然的話,我就把你們這個賭場一口氣贏下來!”薇拉冷冷的說道。

    “嘶嘶!”

    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誰也沒想到,這個小妞胃口竟然如此的大,看來這目的似乎不是為了單純的賭錢,明顯是找麻煩來了,一意識到這點,有些膽小的賭客,開始閃身的退出,免得最後濺到自己身上血。

    在這十三區內,殺個人對于十三爺來說,簡直比捏死一只螞蟻還輕松,想到這里,眾人不禁開始為這個漂亮的女孩有些擔憂起來。

    果然是來砸場子的!趙風心里一聲冷笑,臉上笑容雖在,可是眸子里面的寒意卻越發濃重起來,笑著輕聲說道︰“好!豪氣!既然如此,我要不賭的話,豈不是顯得我這賭場怕了你這小姑娘,也罷!你說賭什麼?”

    “你定!我無所謂!”薇拉依舊表情冰冷。

    nnd!這可有點要命了!趙風心里發出一聲無力嘆息,覺得腦袋再次有些大了起來。

    趙風對賭術之類可謂是一竅不通,本來想到這里,威脅威脅客人幾句,再給足了面子,讓這個客人離開不賭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