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劉家劉虎

    不要試圖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更不要試圖喚醒一個傻子對問題本源的認知。

    很顯然,劉貨已經沒救了,就連李秋水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拯救他了。

    “如果你沒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李秋水從圍牆上跳了下來,拍了拍手掌。

    “不行……”听到李秋水要走,劉貨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師傅,你現在還不能走……你現在走了,我怎麼辦?”

    “能怎麼辦?你回家啊!”李秋水翻翻白眼。

    “不行!”

    劉貨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不用想那個八婆現在一定在我家門口等著,我現在回去就是自投羅網……”

    “那我也幫不了你!”李秋水說道。

    “不,師傅你可以救我!”

    劉貨拉住李秋水,出聲道︰“師傅你可要護送我回家……”

    見到李秋水無動于衷的表情,劉貨一臉淒慘模樣的望著李秋水︰“師傅,徒兒的小命可就全部都交代在你身上了。你要是見死不救,我可就真的死定了,我今天罵那個女人這麼慘,她一定會弄死我的……”

    李秋水看了他一眼,知道會弄死他,之前還敢說那樣的話?

    明知在死,偏偏要死?

    “可是,你死了,關我什麼事?”李秋水一攤雙手。

    “我可是你最親愛的徒弟,你不能見死不救啊!”劉貨一看李秋水不打算管他死活,頓時急了。

    “我沒有你這麼不要臉的徒弟!”李秋水滿頭黑線。

    大街上嚎啕大哭抱大腿的徒弟,他丟不起這個人。

    真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是怎麼鬼迷心竅的居然決定收他為徒。

    被劉貨給纏的煩了,李秋水擺擺手,沒好氣道︰“算了,我陪你回家行了吧。要是那個女人打你,我幫你攔著!”

    劉貨破涕為笑︰“師傅,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打住,以後出門不要說我是你師父,我沒有你這樣的徒弟!”李秋水沒好氣道。

    劉貨嘿嘿一一笑︰“那還不是師傅你太厲害了?誰比得上師傅您呢?只要有你出馬,別說一個何佳,分分鐘吊打她輕輕松松的事!”

    “你以為這樣拍我馬屁有用?”

    “我說的句句屬實,絕對沒有拍馬屁的嫌疑!”劉貨信誓旦旦道。

    “這還差不多。”

    ……

    省城鬧市,一處高檔小區內。

    當李秋水抬眼瞧見眼前豪宅時,忍不住感嘆。

    萬惡的有錢人!

    至今為止,劉家是李秋水見過所有世家當中最土豪的存在。

    就這住的地方,裝修,環境,獨棟豪華大別墅。

    就連別墅周圍都有保鏢專門巡邏,四處都透露著一股我有錢土豪敗家的氣勢。

    在邊城的時候,李秋水瞧陸青雲的住處已經算是比較奢侈的了。

    沒想到,劉家更盛。

    不愧是有錢人,無法想象他們奢侈的生活。

    堂堂一個四大家族之一過的就跟暴發戶的日子一樣。

    與李秋水感嘆表情相反的是劉貨,從一下了車,他整張臉就惴惴不安著。

    目光四處掃視著,看看會不會突然從哪里跳出來一只母老虎。

    確定周圍沒人之後,劉貨這才微微的松了口氣︰“師傅……這就是我家,到了!”

    門口的保安瞧見劉貨,連忙跑上來開門迎接。

    完全就不用去多思考,就這噸位,絕對是少爺。

    “少爺,您回來了?”一個保安非常殷勤的湊了上來。

    劉貨微微點頭,指了指李秋水︰“這位是我師傅,尊敬點!”

    “原來是少爺的師傅,您好!”保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麼一個年輕人會是少爺的師傅。

    但是,豪門僕人第一條攻略︰不該問的絕對不要問!

    他的態度非常恭敬。

    劉貨對這個保安的態度很滿意,微微點頭︰“我問你,我爹呢?”

    “老爺正在跟前輩在後院習武呢。”保安回答道。

    “習武?”李秋水微微詫異︰“你爹也喜歡武術?”

    “我爹的確喜歡武術,但是他那點三腳貓功夫……不提也罷。”劉貨擺擺手,似乎有些不屑。

    旁邊的保安出聲道︰“老爺的武術功底其實還是很厲害的,老爺身邊的那位前輩,更是我們劉家供奉的高手,實力無雙。有他指點老爺,老爺的實力可謂是一日千里……”

    說到這一點時,保安的臉上還帶著幾分驚嘆和敬仰。

    “切,實力無雙個屁。在我師傅面前,全部都是渣渣!”劉貨不屑的擺擺手,似乎想到了什麼,眼楮突然一亮︰“師傅,走,我帶你去裝逼去。”

    “不去!”李秋水想都不想就知道劉貨打的是什麼主意。

    “我跟你說,我爹身邊的那個高手浪得虛名,虧我爹還那麼尊敬他。師傅你要是出馬,絕對能輕輕松松秒殺他。這麼好裝逼的機會,怎麼能放過?”劉貨興奮道。

    “沒興趣!”

    “沒興趣也沒事,去見識見識啊,我爹身邊這位高手,可是咱們邊城武道館的高手呢……”

    “你說什麼?”李秋水問了一句。

    “怎麼了?”劉貨也是一臉疑惑。

    李秋水回頭看他,問道︰“你剛剛說,武道館的高手?”

    劉貨點頭︰“對啊,好像是什麼武道館的人,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

    李秋水微微揚眉,武道館?

    他跟邊城的武道館可謂是非常的有緣。

    武道館基本上所有的弟子都讓他給打個遍了吧?

    記得上一次好像是在那個酒吧里打拳,把那里坐鎮的高手給打了。

    那個高手好像就是武道館的人,叫什麼黎番來著?

    據說還是武道館的大師兄。

    就他們大師兄還這點功夫而已,剩下的能有多厲害?

    就這點能耐,居然還能成為劉家供奉的高手?

    四大家族供奉的難道都是一些這樣的破銅爛鐵?

    “行吧,去看看!”李秋水說道。

    听到李秋水點頭,劉貨興奮的帶著李秋水直接朝著別墅後院走去。

    “對了,少爺,在後院陪著老爺的還有何……”

    保安似乎想到了什麼,回頭要對劉貨說什麼。

    但是急匆匆的劉貨已經帶著李秋水走遠了。

    “何小姐……”

    保安把最後兩個字說完,但劉貨已經走遠了。

    “……”

    “師傅,我跟你說,你等下見了那個什麼鬼高手,你就知道他有多垃圾了……偏偏我爹還把他當成了一個寶。就我爹那眼神,我都不樂意說他了……”

    劉貨一邊嘴里嘰里咕嚕說個不停,一邊領著李秋水來到了後院。

    在後院,李秋水瞧見了院子里的幾個人。

    在那院子當中的空地上,站著一位身穿白色練功服的中年男子。

    神色莊重,手持著一把長劍,正在院子里揮舞著。

    中年男子目光嚴肅,全神貫注的揮舞著手上的長劍。

    看上去有模有樣。

    這位中年男人,就是劉貨的爹,也是劉家現任的家主,劉虎。

    人如其名,虎背熊腰。

    與其說他是個生意人,更不如說是個武者更合適。

    而在劉虎旁邊的不遠處,還站著一位身穿灰色長袍的中年男子。

    留著長胡子,看上去高深莫測。

    這一位,多半就是劉貨嘴里那個來自武道館的高手了。

    而再往旁邊……李秋水發現劉貨的臉色一下子就白了。

    瑟瑟發抖,那兩百斤的肥肉差點都沒支撐住。

    “師,師傅……救命……”

    劉貨躲在李秋水身後,瑟瑟發抖。

    在另一邊,之前剛見過不久的何佳,此時正用吃人般的目光盯著劉貨和李秋水。

    要不是在場還有別人,李秋水不絲毫不懷疑她會直接沖上來殺人。

    “劉貨?”

    剛剛收了劍的劉虎,回頭就瞧見了劉貨,頓時臉色一沉︰“大白天的你又跑到哪里去了?舍得回家了?”

    “你,你如果不想讓我回家,我現在就走……”

    劉貨此時抓著李秋水就想開溜。

    “站住!”

    劉虎瞪了劉貨一眼︰“佳佳人過來了,你還不快招待一下。都快定親了,還不老實,你想往哪跑?”

    听到劉虎的話,劉貨的臉色簡直是面若死灰。

    “我,我可不可以拒絕……”劉貨此時說話極其沒有底氣。

    “拒絕?”劉虎一听劉虎的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這是我們兩家共同協商的結果,你為什麼要拒絕?是佳佳配不上你嗎?你再敢說一句拒絕信不信我打斷你的狗腿?!”

    不愧是帶著武者的氣場,說話完全不客氣。

    劉貨都快哭了,只能求助般的目光看向李秋水。

    李秋水視而不見。

    家事,這種家事還是不要隨便亂摻和。

    或許,劉貨命中就有這麼一劫呢?

    “劉叔叔,別太生氣,容易氣壞身子。既然他不願意,那也沒事,反正他也看不上我,等下回去我就跟家里人,這門親事取消好了……”

    另一邊,此時的何佳一改之前霸氣高傲的的神態。

    一副氣質千金文靜懂禮貌小姑娘的態度,神色中還帶著幾分弱弱的態度。

    李秋水倒吸一口涼氣,這女人……劉貨栽在這個女人身上,完全毫無意外啊。

    以劉貨這點智商,怎麼跟人家斗?

    而劉貨完全沒瞧出哪里不對,听到何佳這麼說。

    頓時感動的連連點頭︰“取消,取消的好,我雙手贊成!”

    “那不行,這門婚事是我們兩家定下來的,絕對不能取消。佳佳你放心,在我眼里,你已經是我兒媳婦了,這臭小子要是敢欺負你,我第一個幫你收拾他!”

    劉虎回頭瞪著劉貨,一副凶狠的表情︰“臭小子,你能娶到佳佳這麼賢惠懂事溫柔的老婆,已經算是你上輩子燒了高香。你要是再敢給我說什麼拒絕,取消婚約。或者你敢欺負佳佳,你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劉貨簡直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