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雞屎白,槐樹葉!

    “師父,你要的東西,我跑遍了全村子,終于給你找回來了!”

    王保長手里拎著兩個塑料口袋,一個塑料口袋里面裝著雞屎白,一個塑料口袋里面裝著槐樹的嫩葉尖。

    庫瘸子點點頭,把那口袋槐樹葉遞給工人甲的老母親,讓老母親去燒一桶滾燙的沸水,把這些槐樹葉放入沸水里面煮。

    然後庫瘸子又讓王保長找來四個飯碗,每個碗里盛裝著半碗清水。

    庫瘸子摸出四張黃符,依次點燃,將符灰分別融入四個碗里,原本的四碗清水,很快就變成渾濁的四碗符水。

    工人甲搶先端起符水,就想仰脖喝下去。

    庫瘸子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讓他不要著急,最重要的一味藥材還沒有放。

    庫瘸子指著那袋雞屎白說︰“這便是最重要的藥引子!”

    四個工人面面相覷,臉上露出怪異的表情,庫大仙這是要讓他們吃屎的節奏嗎?

    庫瘸子打開口袋,濃濃的雞屎味飄蕩出來,王保長緊緊捏著鼻子,皺起眉頭說︰“我可能很長時間都不喜歡吃雞了!”

    庫瘸子笑了笑,說雞屎白的臭味這麼濃郁,應該是三彩雞的雞屎白沒錯了。

    王保長說,這三彩雞真不好找,找遍了全村,最後才在村長家里找到一只。

    那只三彩雞長得非常雄壯,昂首挺胸,頭上的雞冠鮮艷奪目,就像王者一般,在院子里來回踱著步子,後面跟著一大群母雞,仿佛是它的後宮佳麗。

    三彩雞雖然找到了,但是這雞不拉屎呀,王保長就一直守在院子里。

    三彩雞始終不拉屎,王保長實在等不及了,跑去找了點瀉藥,趁著村長不注意,把那瀉藥給那三彩雞灌了下去。

    于是乎,三彩雞開始瘋狂拉屎,也不知道現在藥效過去沒有,要是活脫脫拉死掉了,村長可能會被氣得半死。

    庫瘸子假裝訓斥了王保長一番,王保長摸著腦袋,嘿嘿笑道︰“特殊時期,特殊手段!”

    庫瘸子讓王保長拿來一把勺子,挖出一塊雞屎白,放進其中一碗符水里面,攪拌了幾下,雞屎白很快就在符水里融化開去,這碗神奇的藥水,立馬飄散出一股奇妙的味道。

    庫瘸子端起這碗藥水,問那四個工人,誰先試試。

    四個工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嘗試。

    如果他們不知道藥引子還好,蒙頭蒙腦就喝了下去,但現在他們卻是親眼看著庫瘸子把雞屎白加在符水里面,光是看著都覺得惡心,更別說喝下去了。

    看見四個工人都不敢動,庫瘸子就問他們︰“你們不想治好身上的銅錢咒了嗎?你們覺得是身體腐爛痛苦,還是喝一碗藥水痛苦呢?”

    工人甲咬咬牙,終于第一個站出來,他說︰“我先喝!我被這銅錢咒折磨的受不了了,反正橫豎都是死,就算這是一碗大姨媽,我也得干了!”

    工人甲雙手捧著碗,就像準備慷慨赴義的壯士,大喊一聲︰“干!”

    然後一仰頭,將這碗藥水咕咚咚全都喝進肚子里。

    那雞屎白的味道實在是太臭了,工人甲喝下這碗藥水,立馬彎腰想要嘔吐。

    庫瘸子眼疾手快,趕緊伸手捂住工人甲的嘴巴,叮囑道︰“千萬不要吐出來,忍一忍,否則前功盡棄了!”

    工人甲雙手死死捂著嘴巴,蹲在地上,那副吃屎的痛苦表情,實在是沒有詞語來形容。

    王保長問他︰“味道如何?”

    工人甲說︰“能給我一碗白開水嗎?”

    庫瘸子點點頭,王保長端著碗,回身倒了一碗白開水走過來,遞給工人甲。

    工人甲迫不及待的伸手搶過那碗白開水,仿佛這是世上最美味的瓊漿玉露,抱著碗,喉頭咕咚咕咚響,一口氣把這碗白開水喝了個底朝天,然後打了個飽嗝。

    半晌,工人甲總算是緩過一口氣來,他的臉上掛滿冷汗珠子,就像經歷了一件大事。

    庫瘸子又把剩下的雞屎白,分成三等份,分別融化進三碗清水里面。

    那三個工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下定決心上梁山的表情,各自端起一個碗,喝之前三人還踫了一下杯。

    喝完之後,三人的痛苦表情,比剛才的工人甲有過之而無不及。

    王保長給他們一人喝了一碗涼白開,這才慢慢緩過氣來。

    這時候,老母親走進來告訴庫瘸子,說沸水已經燒好了。

    庫瘸子跟著老母親來到灶房,就看見一個大桶里面,咕嚕咕嚕冒著泡泡,熱氣騰騰,水里有很多的槐樹葉在翻騰。

    庫瘸子讓四個工人脫得精光光,挨個去大桶里泡澡,用這槐樹葉浸泡過的水來擦洗身子。

    工人甲第一個坐進桶里,一身的爛瘡格外嚇人,渾身遍布血洞洞,就像被子彈掃射過一樣。

    最惡心的是每個血洞洞里面,都有白色的蛆蟲在蠕動。

    說來也怪,當工人甲用水擦洗身子以後,那些爛瘡里的蛆蟲立馬就死掉了,身體僵硬的從血洞洞里面脫落出來。

    水面上很快就漂浮著很多的蛆蟲和蟲卵,看得人頭皮發麻。

    庫瘸子詢問工人甲感覺怎麼樣,工人甲臉上的痛苦表情慢慢舒緩,就連緊皺的眉頭也舒展開來,臉上隱隱帶著一絲愜意之色,他回答說︰“感覺很舒服,整個人輕松了許多,不癢了,也不疼了!”

    約莫過了一刻鐘,工人甲體內的蛆蟲已經被清除得差不多了。

    庫瘸子讓工人甲起來擦干身子,然後指揮王保長清理掉水面上漂浮的蛆蟲,繼續把水燒熱,又讓工人乙坐進桶里。

    前後忙碌了一個多鐘頭,四個工人全都泡了一個澡。

    王保長清理著桶里漂浮的蛆蟲,自己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感覺身上瘙癢難耐,于是他也忍不住脫光衣服跳進桶里泡了個澡。

    庫瘸子讓老母親,給四個工人重新找來幾套干淨的衣服,並且叮囑四個工人,回去以後,之前生病穿的衣服都不能再穿了,蓋過的被子也不能再蓋了,統統都得扔掉。

    而且不僅是扔掉,還得全部燒掉,以絕後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