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我哥他沒有女朋友,但是他有未婚妻

    窗戶上也是有簾子的,簾子也是在進門後,給拉上了。

    李悅薇沒想到,衣服換到一半,居然有人跳窗戶,真給嚇了一跳。

    要不是來人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她肯定已經叫出聲兒來了。

    女子自衛課程里就說過,呼救是非常好的自救方法,而且一定要定點呼救,瞅準了一個人地喊。所以,姑娘這一張口,第一個叫的當然就是正等在門口的袁輝。

    可惜,只叫出半個字兒,嘴巴就被捂牢實了。

    簾窗飛動間,那人的一半的面目還掩在簾影里,隨著影子下落,慢慢顯出全貌來。

    李悅薇的一顆心,還是砰咚砰咚亂跳著的,還尋思著這好好的軍營里怎麼會突然跳出一個登徒子,偷看她換衣服嘛?她只是換個外套,內里還穿得嚴嚴實實的,要真是個登徒子,她也要想辦法好好教訓下這家伙。

    沒想到,光影落地,入目的是一張熟悉的輪廓,還有鼻息間熟悉的氣味。

    “是我。”

    男人垂下的眉眼,鷙亮,逼人,挾著強勁的氣場。

    她感覺自己的心跳更猛更快了。

    不過,由于她剛才那半聲兒,還是引起了門外人的敏銳注意力。

    “小薇,你說什麼?”

    “小薇,爸爸來了,你衣服換好了沒?”

    李悅薇朝大門上看了一眼,嘴上的大手還沒有放開,她不得不轉回頭瞪著他。

    屠勛像是審視了姑娘一下,才慢慢松開了手。

    李悅薇抿抿唇,又看看他,才道,“沒事兒,我快好了。爸,你等等啊!”

    回過頭,對方並沒多少慌亂之色,反是繼續審視地打量著她,像是等著她發表什麼想法似的。

    她覺得,就沒見過突然跳人家窗戶的人,能有這麼淡定從容的,好歹人家爸爸和兵哥哥都在門外,這人一點兒不緊張啊!

    “你……”

    “怎麼不接我電話?”

    “電話?”

    李悅薇回頭拎起自己衣服,掏了掏,才把手機掏出來,果然看到未接來電和短信息。

    “勛哥,你干嘛要走窗戶啊?”她覺得這情形,實在是有點兒心累。

    “我著急。”

    他倒是一點兒不含蓄,目光炯炯有神地看著她。

    她明明穿了衣服的,這會被他盯了一眼又一盯,莫名就覺得有些涼颼颼的,一把將他拎著的衣服搶了回來,抱在胸口。

    “你急什麼啊?”她奇怪,這莫名其妙的跑來,說急什麼急,“你,你要真急,去找廁所啊,廁所在外面。”

    屠勛更加面無表情了,室內氣氛有點僵。

    外面的人又叫起來,“小薇,你好了沒?”

    袁輝還在李爸爸的意思上,更進一層,“小薇,咱們還做了個游園活動,可以擲獎品的。獎品有子彈殼兒做的口風琴,還有小樂喜歡的坦克模型。”

    一听這茬兒,李樂就開始拍門了,“姐,姐,快出來。”拍了兩下下,又變成了,“姐姐,我要進來。”

    小孩子沒男女之防,這一興奮就來性子了。

    “啊,等等,我還有一點點。”

    她回頭也急了,“勛哥,你還是從窗子出去吧。”

    “不行。”

    男人的執拗似乎又爆發了,看著她的目光直勾勾的,像火像雲又像暴風雲的前奏,可看了半晌,他又不說明白突然這鬧的是哪一出。

    李悅薇就有些急了,“勛哥,你,你到底什麼意思啊?”

    屠勛抬起手,慢慢落在她頭上。此時她還沒戴上帽子,帽子放在旁邊的桌子上,正是那頂他第一次送給她的,她至今還常戴,這讓他心情稍好了一點點。

    “袁輝。”

    他慢慢吐出這兩個字,她愣了下,琢磨這家伙不會是因為知道袁輝送他來部隊,吃醋了吧?

    她抿抿唇,沒敢直接問,只篩邊打網了一句,“勛哥,你不喜歡袁大哥?”

    “不喜歡。”

    “今天是爸爸讓袁大哥來接我和小樂的,不是我的意思。”

    “嗯。”

    “昨天爸爸說讓我來參觀一下部隊,我從來沒看過他工作的地方,所以就想來看看。”

    “嗯。”

    進行良好,再接再勵。

    “那個,我就是覺得部隊有點兒冷,進來換件軍大衣,估計更暖和點兒。”

    關于換衣服的禮帽,有點兒不好編,將就著就這樣兒了吧!

    “真的?”

    “難道還有煮的嘛!你快出去啦,要是讓他們發現,一準咱就說不清楚了。這里到底是部隊,咱們還要考慮一下影響。”

    “不必!”

    屠勛由姑娘推了推,巋然不動,口氣更是拽得讓人無法言語。

    “哎,勛哥,你到底想干嘛啊?被我爸看到,他會不高興的。到時候,咱倆的事兒,肯定得黃。我爸有多幼,你又不是不知道?”

    無耐,她只有抬出父親的威嚴了。雖然她直覺其實對他影響不大。

    屠勛看著姑娘著急的樣子,目光微閃,突然俯下了身,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就吻了下來。

    “屠……”

    李悅薇頓時有點兒傻眼兒,怎麼突然就來這一招啊?!

    mmmmmm……

    唇先落在了她的臉頰上,四目直接,氣息灼熱,她能感覺得到男人渾身沸動的情緒,像是在歇止什麼,一觸即發。

    他看著她,她眨眨眼,感覺都出了一層冷汗。

    突然,她後腰一緊,就被他用力攬進了懷里。

    唔?!

    這到底是要干嘛?

    低沉柔緩的聲音,慢慢從她臉龐散開,“小薇,我才是你的未婚夫。”

    “嗯,這個……不是早說好了嗎?你怎麼又……”

    這男人突然跑來,偷偷摸摸的搞事兒,就為了說這句話,是不是陣仗太大了點兒哇?!干嘛一定要這樣子,萬一被她爸發現了怎麼辦?

    “我再確認一次。”

    “好,好,確定了。”

    “我不希望,你身邊有其他未婚單身異性出現。”

    “這個……會不會太強人……好好,我知道了啦!你,你能不能松開點點,我的腰有點兒……不舒服。”

    她直往後仰,就怕兩人帖得太粘實,容易擦槍走火什麼的就不好了。

    “袁輝他,不適合你。”

    這台詞,怎麼感覺有點兒熟悉呢?!

    ——沈陌不適合你。

    真是吃醋啊!

    李悅薇有些傻眼兒了,想問他是怎麼知道袁輝在這里的,也沒敢問出口。

    獲得了確定後,屠勛軍身滿漲的氣魄發,終于慢慢放松下去,收斂起來。

    他忽又俯下身,在她額頭重重地吻了一下,轉身,跳出了窗頭子。

    她嚇了一跳,心說這後面沒什麼東西啊,這人怎麼就跳了。立馬爬到窗頭上,就看到他居然借著牆上僅有的一點點突出,小管道,窗口砌的石沿子,跟蜘蛛俠似的,攀上落下,就著了地。

    雖然只有兩層樓高,可他的動作太利落了,不過幾秒的時間,看得人背心爆出一層汗來。

    好帥!

    落地之後,屠勛朝她揮揮手,示意她可以回去了。可是她腦海里像放慢動作似地,將他剛才的一連串動作又重新演示了一下下。

    還是帥。

    沒想到有遭一日看真人做出來的動作,不是電影電視劇演的,還能如此流暢自然,令人看花了眼。

    這個男人,的確很牛吧?!

    帶著這個念頭,李悅薇終于出了房門。

    李綱一看女兒的樣子,拍了下她的帽沿子,“穿上咱們軍服,就更像咱的兵了。來,爸爸帶你去四周看看。”

    李綱這一說,袁輝就有些頂不住了,忙道,“李營,那邊活動都準備好了。要不先參加了活動,拿了獎品,再參加部隊不遲。”

    李綱听了這個理由,想了下,便也從善如流了。

    幾人走出營房,便朝活動地點去。

    恰時,李樂卻直朝營房後張望個不停,還被李綱發現詢問他緣由。他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姐姐,李悅薇直覺這小家伙怕是剛才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這會兒正糾結!于是她立即跑上前,耳語也一陣兒,才說明小家伙沒有申張屠勛突然到來的事情。

    等他們到了活動地點時,就看到一邊搭起個大桌子上,圍了一圈兒,正熱鬧得緊。

    那大桌子上的主角,正是華霜和屠老太太。

    許文豐一提醒,兩位女英雄立即看過來,一眼就看到李綱爸爸身邊跟著兩個年輕小伙兒,一個英朗逼人,一個秀麗可愛,都是極惹眼的孩子。

    屠老太太一看到李悅薇,立即激動地肘了華霜一下下,直往那處打眼色。

    華霜心對有些奇怪,看了又看,也沒看出一朵花兒來,只得小小聲反問,“詩姨,那兩個,一個是袁家的娃娃我認識,你說的不會是旁邊那個小的吧?可那不是……”

    “就是,就是,那就是……”

    屠老太太正要公布最終結果時,一眼就瞅見了一道大高俊挺的身影從大門口走來,筆直對著她們,一下子就把她倆的視線擋住了。

    “姨媽,奶奶。”

    屠勛是直直看著屠老太太的,目光中滿含警告這意。

    華霜一看屠勛,就笑了,“小勛,你快讓讓,我和你奶奶正看你家小媳婦兒呢!我說,你看上的就是李綱家的那個吧?這麼急著跑來,就這麼寶貝著啊?”

    屠勛輕咳一聲,只道,“姨媽,你們這樣會嚇到她。”

    華霜瞪了一眼,“胡說啥,都是咱軍人家的孩子,哪有那麼膽小的。你快讓讓,讓我瞧瞧清楚。”

    屠勛則直看著屠老太太,目光中滿是執拗,“奶奶,你答應過我的,都忘了?”

    這口氣里,可不乏警告的意思。

    “要不要我跟爺爺說一聲,幫你回憶一下。”

    華霜一听,覺得這味兒不對了,“小勛,你這不是在威脅你奶奶吧?”

    屠勛不答,只是看著屠老太太,把屠老太太看得很是糾結尷尬,一邊很期待吧,一邊又怕傷害到了孫兒。

    ……

    李悅薇被李樂拉著,到一邊掛滿了燈迷的地方,猜起了燈迷。

    她一出現,就被一些選女婿的媽媽瞧上了,就有人上前來跟李綱打探情況。

    為了討小家伙歡心,李悅薇攪盡腦汁兒,竟然答了兩個題出來。姐弟兩一人摘了一條燈迷去兌獎。

    袁輝跟著,就給發獎的小伙兒直打眼色,讓給兌兩個相樣兒的。

    得了信號的小兵,一連拿了好幾個獎出來示意,一來二去的就給別的人發現,起哄地笑鬧起來。

    袁輝瞪了一眼過去,忙把一個子彈做的口風琴拿給了李悅薇。

    李樂其實更想要那把槍,看著袁輝幫姐姐忙,有些著急了,直伸手去攥袁輝示意。

    這時候,一個大膽的姑娘跑過來,就攥了李悅薇跑。

    “哎哎,小薇。”

    周圍一片兒低笑聲響起。

    李悅薇被那姑娘拉走,還有些奇怪,那姑娘就一個勁兒地要求幫忙解燈迷。李悅薇不想再面對袁輝帶來的尷尬,索性繼續跟燈迷懟上了。

    這時候,那些女孩子就對著她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袁輝又想過來幫忙時,就被不知打哪兒竄出來的許文豐給纏住了。

    李悅薇伸手要去夠一個燈迷時,一只比她更高的手伸了過來,幫她把迷面子摘了下來,並吐出了一個迷底。

    她接過來看了看,問,“真的是這個迷底?”

    屠勛點頭,“一定。”

    她樂呵呵地點點頭,“好,你幫我收著這個。”

    兩人又繼續往外走去,但走了一截,之前那姑娘回頭發現人不見了,忙尋了來,一把子把屠勛住旁邊攘了一把,“哎,你這人怎麼回事兒?怎麼跟人家搶……”

    得,這姑娘一看到屠勛的正面兒時,頓時就傻眼兒了。

    乖乖的家伙,本來以為突然出現的這個小哥已經很俊秀了,沒想到這兒還有一個超級大boss級別的超級大帥哥啊!

    “呃,你……你是誰呀?”那姑娘揚起的調子生生地轉了一個彎兒,听起來可怪了。

    屠勛面無表情,不予回答,只是轉過身,不予理睬。

    那姑娘毫不受打擊,反而更興奮了,就去攥李悅薇,“小帥哥,你,你這個朋友是哪來的?他沒穿軍服,他不是這里的兵嗎?哎,你給介紹介紹一下唄。”

    李悅薇道,“他呀,他是我……哥。他的確不是這里的兵。”

    她有些故意使壞的意思,剛才她就發現這些女孩子對自己有些特別,原來是把她當成男孩子看了,本來想說明的,結果屠勛就來了,這些女孩子的目標一下子就轉了向了。

    “那,那你哥,有沒有女朋友啊?”

    “沒有呀!我哥他沒有女朋友。”

    “但有未婚妻。”

    屠勛低沉的聲音,帶著幾分警告地響起,一下子嚇到那姑娘瞪大了眼地瞧著他。

    “我的未婚妻就在……”

    一听他竟然說到這份兒上,李悅薇一下子玩不下去,立即抓著屠勛就跑。

    屠勛看著抓著自己的小手,冷冷的目光一下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