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順水人情



    事實也的確如此,得知這件噴筒式玩具是陸呦做給陸衿的周歲禮物,李琮特地交代皇後也給陸衿準備一份賀禮,並讓皇後帶著太子妃親自去參加陸衿的周歲宴。

    皇後雖不清楚陸呦獻計一事,但她知道顏彥把她收獲的幾百斤棉花連同那幾萬斤山薯一股腦送給了皇上,皇上命人趕制出了幾百件棉襖連同那些山薯一同送去了前線。

    其實,那些山薯原本是顏彥想留給莊子里人吃的,這樣她就能省下一部分糧食捐給朝廷,可皇上否決了顏彥的提議,他點名要這些山薯,說是山薯攜帶方便,前方行軍戰時可以埋在地上烤熟了吃,實在不行,情況緊急時還可以直接啃了當糧食吃。

    也就是說,皇上把這些山薯當成了干糧用,是關鍵時候可以救命的干糧。

    因而,皇後以為皇上是感念顏彥捐棉花和捐山薯的善舉所以才讓她帶著太子妃去一趟明園。

    可誰知她把禮物準備好,皇上又突然改變了主意,不但嫌她準備的東西簡薄了,而且還要親自跟著上門,說是想看看陸衿長什麼樣了。

    皇後自然不信這個說辭,皇上真想看看陸衿長什麼樣,直接命顏彥抱去宮里就好,何必這麼興師動眾的?

    可這話皇後是萬萬不敢問出來的,只得滿腹狐疑地添了幾樣東西。

    半個時辰後,皇上和皇後剛要上轎時,李稷又帶著李穗三個過來了,交談中,皇後倒是听了一個消息,皇上問太子進展如何,太子搖搖頭,說才剛三天時間,那個機括還沒整出來。

    “父皇,太子哥哥,你們是不是說那個火藥噴筒?”一旁的李穡興奮起來,插嘴問道。

    “火藥噴筒?”李穗和李稹同時問道,他們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哎呀,就是那個可以打出紙扎小動物的竹子噴筒,是彥兒姐夫做給陸衿的一個生日小禮物,沒想到彥兒姐姐看到這東西居然想到可以把它改造成火藥噴筒,說是把小動物改成火藥,再把竹筒改大些,火藥能直接噴出去後爆炸。”李穡解釋了一下。

    “這也能行?”李穗沒見過那東西,本能地不信。

    “行不行的我們誰也不清楚,不過彥兒姐夫說,道理上是可以的,那個噴筒我們試過了,還能打出小石子來呢,可就是打不高也打不遠,所以才要重新做機括。”李穡解釋說。

    皇後至此才明白皇上為何要來這一趟明園了,原來這對夫妻又立了大功。

    因著這個認知,所以當皇後听到顏彥跪下去的動靜,忙吩咐落轎,隨後皇後在兩位宮女的攙扶下從轎子里走了出來,而此時李琮也下了轎,命身邊的劉公公去扶起了顏彥。

    繼而,見地上跪了不少女眷,李琮開口道︰“都平身吧,朕今日是以親戚身份來串個門的,你們玩你們的。”

    說完,李琮掃了這些人一眼,沒見陸呦,隨口問了一句。

    “回皇上,外子一早去了工部,說是會早點回來的。”顏彥躬身回道。

    “罷了,帶我們去你家書房,命人去把那小子喊回來,還有,把今天的小壽星抱來書房我瞧瞧。”李琮一看今天來的客人絕大部分是女眷,倒是也知道自己不方便進去看陸衿,更不方便和顏彥交談。

    而他又不止一次听李穡說過陸呦在外書房那也弄了一個小小的工房,因而他想去看看。

    顏彥一听,一面親自請顏彰顏彬幾個領著皇上一行去外書房,一面命青苗去抱陸衿出來,一面又招呼皇後和太子妃等人往後院走去。

    眾人剛拐上通往顏彥後院正房的長廊,只見青苗青釉兩個抱著陸衿過來了。

    皇後先站住了,顏彥忙從青苗手里接過陸衿並把陸衿放地上,隨後顏彥柔聲哄著孩子說︰“衿娘乖,來,這是皇後娘娘,給皇後娘娘行個禮。”

    陸衿一听這話,抬起頭來看著皇後,眨眨眼楮,倒是也行了個屈膝禮,吐出了一個字,“娘娘,安。”

    “回皇後娘娘,衿娘還不會行大禮,只會說一個字或疊聲。”顏彥解釋了一句。

    “這就不錯了,孩子才多大呢,這小姿勢還挺有模有樣的,來,我抱抱你。”皇後說完果真彎腰抱起了陸衿。

    陸衿平日里總跟顏彥和陸呦嬉鬧慣了,倒是一點不怕生,而且小東西一見對方把她抱起來,且又滿臉是笑,便習慣性地摟著皇後的脖子在皇後臉上蹭了一下。

    “哎喲,這小東西可了不得,居然還知道親我一口,是不是你也喜歡我?”皇後多年的母性被陸衿這一親喚醒了,忍不住也抱著陸衿親了好幾下。

    “彥兒妹妹可真會調教孩子,這小東西不但長得粉妝玉琢的,這性子還這麼討喜,連我見了都想抱回去。”太子妃在一旁打趣道。

    “可不是,彥兒,以後沒事常帶她進宮轉轉,太後老人家也且惦著呢,今兒要不是怕給孩子折福,她也要來的。”皇後說完把孩子交給了顏彥。

    顏彥接過孩子正要交給青釉,皇後開口說道︰“你皇上叔叔也惦著你們母女呢,不若你自己把孩子送過去,看看他說什麼,最好是朝他要一份大禮。”

    “這不太合適吧?皇後娘娘。。。”

    顏彥話沒說完,皇後擺擺手打斷她,“去吧,我們也不是外人,這里這麼多陪客的,也不差你一個。”

    “是啊,彥兒,皇後娘娘有我們陪著,你帶著衿娘去見皇上吧。”朱氏忙上前說道。

    怎麼說她也是顏彥的婆母,是陸衿的祖母,陸呦還沒有分家,這家本來就該她來當,因此,說她是明園的主人也不為過,所以由她來招待這些女眷是再合適不過的。

    當然了,朱氏也清楚,皇上這麼興師動眾地趕來,絕對不是給陸呦過周歲宴這麼簡單,因而,她見皇後命顏彥去見皇上,也做了個順水人情。

    顏彥倒是也猜到這點,只是她不明白的是,皇上怎麼又把主意打到了她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