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殺雞儆猴(3)

    第148章 殺雞儆猴(3)

    再說了,送汗血寶馬也就算了,玄金戰甲可是防御性最高的戰甲,更是皇家之寶。今日竟然把它賞賜給了周寧,可見這位將軍在玄冥皇帝心中不可捍衛的地位。

    “謝主隆恩!”

    周寧連忙站起身跪拜。

    待周寧站起身,就听見另一道聲音從外面響起,“太子殿下送上洗髓丹一顆,祝大將軍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七王爺特送玉珊瑚一株。”

    “九王爺特送烈火槍一柄。”

    “……”

    “大少爺到!”

    送禮聲音一落,緊接著一陣響亮的聲音響起。

    “父親,書海不負眾望終于回來了!”

    溫文爾雅的聲音傳來,眾人抬眸就看到一張溫文爾雅的面龐。

    年輕男子一身玄色衣裳,精密大氣的滾邊刺繡,輕薄柔軟的布料,那衣袂仿佛能夠無風自動,給他偏偏增了幾分神采!

    男子呼吸有些許的急促,可見是風塵僕僕,顯然是急匆匆趕來的。

    “書海,我的好兒子!沒想到你真的趕來了?一路上受了不少苦吧!”

    周寧看著風塵僕僕的兒子,于心不忍。

    一旁的周慈看著這一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這些年他為了討好他做了這麼多,到頭來還是不如那個人的親生兒子!

    “父親,大哥來真的是太好了,我們一家人終于團聚了!”周慈站起身,走上前拍了拍周書海的肩膀,“來了就不要走了,多陪陪父親。”

    周書海同樣點點頭,“會的。”

    “父親,這是我在封城給您帶回來的特產,您常年征戰,用這個正合適。”

    “好好好!!!”周寧激動的熱淚盈眶,那些東西得手都有些顫抖。

    “快別傻站著了,到父親這里坐。”周寧拉著周書海的胳膊,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周書海好看的鳳眸掃過,停留在朝著血染的位置的時候若有所思的停頓了一下。

    血染很快就發現了,沖著他點點頭並且微微一笑。

    倒是她懷里的小白,哼了一聲,扭頭繼續吃著水果,還時不時遞給血染剝好的橘子。

    可以說把他忽視的那叫一個徹底。

    不過,那又如何。

    不是更有趣嗎?

    被晾在一邊的周慈,藏在衣袖里面的手狠狠攥住,青筋暴起!

    “來人,給大少爺布置一份碗筷。”

    難得一家人團聚,周寧的心情可謂是難得的高興。

    “父親,既然大哥都送禮了,兒子不才,特地獻給父親一份萬壽禮!”

    周慈拍拍手,只見十幾個人抬上來一座屏風。

    那不是一座普通的屏風,而是一座萬壽書法十二扇紙屏風。

    屏風上頭是周慈親自書寫的,足足上萬個親筆寫的壽字!

    雖然說不上每個壽字都是不同的寫法,但一萬個壽字里頭,一百種寫法還是有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每個字都是他親筆所寫,還從頭到尾都沒出過一絲兒錯,這里頭花的心力,可不是說著玩兒的。

    光是這份用心,就足以稱得上難得了。

    屏風本身是最名貴的紫檀金木制成,雕工也很精美。

    最重要的是那些壽字,每一個排列都井然有序,可見寫字的人有多用心!

    “周將軍好福氣啊!竟然有這也孝順的兒子!”

    “這得有多大的毅力啊!要是我早就高興瘋了!”

    “……周少爺不僅才華出眾,你看這壽字,竟然是用梵文寫的,了不起啊!”

    “……”

    夸贊的聲音此起彼伏,周寧的臉上也是光彩熠熠。

    雖然是他最不喜歡的女人生的孩子,好歹是自己親生的,心里更是向著自己的!

    倒是他,之前真的忽略了這個兒子。

    沒想到……有這份孝道,他知足了!

    听著周圍人的稱贊,周慈一一笑著回應,可是沒有一個人看到,她眼里一閃而逝的得意。

    還不夠!

    遠遠不夠!

    他就是要讓周寧知道,自己才是他最好的兒子!

    而他的家業,也只有自己才能繼承!

    “父親,兒子怕自己書寫的拿不出手,所以又給您抄寫了百本金剛經。現在已經送到了百家寺廟,希望父親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長命百歲!”

    親筆抄寫的一百本《金剛經》?

    此話一出,一片嘩然!

    金剛經大家都知道,抄寫一本就已經是困難,足足一百本,那得有多大的毅力才可以!

    他們想象不到!

    “慈兒,你……”

    要說不震驚那是假的,此時的周寧可以用震驚來形容了!

    他想象不到,自己在他這個兒子心里竟是這般重要!

    心疼。愧疚!

    一時間,五味雜陳涌上心頭。

    “父親,二哥為了抄寫金剛經可是花了十幾個月的時間,不僅如此,二哥為了向佛祖表達誠意,齋戒了三個月,然後用自己的鮮血書寫的現在二哥的手臂還沒好呢!”

    “慈兒,你這是何苦啊!”

    周寧連忙把跪在地上的周慈扶起,果然看到他左手手臂纏繞的繃帶,甚至還能看到絲絲鮮血從繃帶里滲出來。

    周慈有些蒼白的臉上硬生生列出一個笑容,“父親,只要您能好,兒子做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一個父慈子孝!

    血染都忍不住拍手叫好了,當然,如果是沒有看到周慈眼里一閃而逝得逞的笑意的話。

    周寧感動不已,他連連拍拍周慈的肩膀,“慈兒,快入座吧,等會兒讓津液取些藥來,不要因為是小傷就不在意,明白嗎?”

    “是,父親。”

    在周寧轉身的一刻,低著頭的周慈終于是揚唇一笑。

    這個局雖然他部署了很久,又花了不少人力跟物力,到效果確實盡如人意的。

    這一點就足夠了!

    感動的萬壽禮落下帷幕,周茜茜更是自告奮勇在眾人面前秀了一段舞蹈,讓在座的各位無一不拍手叫好。

    最後獻上壽禮的周小燕,在送上自己準備的賀禮後,並沒有退下,而是挑釁的看向血染的方向,“今天是家父的壽辰,不知雪家小姐可走無備賀禮,小女子倒想瞻仰一番,有一點,別到時候跟您父親一樣,送的禮物都有些拿不出手!”

    雪明遠送上了一對玉如意,玉雖好但是對于周家來說,簡直是九牛一毛,也難怪周小燕考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