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怕我不信任你?

    第681章怕我不信任你?

    “守寡怎麼了,總比她天天過苦日子強。”顧紅袖很生氣。

    韓良沒有說話。

    韓彩穗嫁的男人雖然沒什麼錢,可是家里有幾口薄田,公婆對她也很好,也沒有什麼大伯小叔子鬧騰分家,更沒有妯娌暗中較勁,日子其實也不錯。

    說起來這門親事,還是蕊枝給安排的。

    成親時,蕊枝還給了韓彩穗好些嫁妝,听說是當初顧柔給準備的。

    他想,顧柔是一個好人。

    那麼早就給他們姐弟倆了安排。

    所以,韓彩穗的日子其實過得很好。

    只是,顧紅袖很不滿意。

    當初顧紅袖是想拉攏那個大臣的,才想著把韓彩穗嫁過去,結果有蕊枝那給拿了主意,韓彩穗立刻就同意了。

    “行了,你下去吧,沒什麼事你可以都跟鳳玄接觸接觸,皇上很看重他。”顧紅袖幽幽道。

    “知道了。”韓良這才離開。

    顧紅袖抱著懷里的小念頭,看著韓良挺拔清瘦的背影,沉聲道︰“都跟我疏遠,難道我要害了他們嗎?”

    小念柔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楮看著顧紅袖,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顧紅袖微微一笑,在她臉頰上親了親,“我的小念柔最可愛了。”

    如果顧柔在,她一定要要顧柔看看,她的女兒才是最好的。

    ——

    慕容宣頭上的傷口終于愈合了。

    她徹徹底底的給自己洗了澡,然後站在灑滿陽光的院子里,曬著一頭如瀑布的長發。

    她半眯著眸子,一臉的享受。

    忽然感覺有什麼正在看著自己。

    她一睜眼,就看到了一只很可愛渾身雪白,眼楮是藍綠兩色的小貓崽子出現在自己面前。

    抱著它的男人,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好可愛。”慕容宣伸手接過去,然後抱在懷里。

    小貓崽子很乖,在她懷里懶洋洋的翻了一個身,把肚皮露給她。

    這是信任她的意思。

    她用手給它抓癢癢,驚喜道︰“你從哪里弄來的?”

    “小小派人送的,她和鳳蘊都有。”鳳玄淡淡道。

    慕容宣很喜歡。

    “反正你也無聊,不如拿它先練練手,等將來有了孩子,就不用手忙腳亂了。”鳳玄似笑非笑道。

    慕容宣一怔,笑呵呵道︰“養孩子和養貓怎麼可能一樣?首先,懷胎十月就很辛苦了,更別提生下來養了。”

    鳳玄就道︰“到時候婆子奶媽一大堆,還能累著你什麼?”

    “……我們都還沒圓房呢,現在討論這個是不是太早了?”慕容宣忽然就道。

    “咳咳。”鳳玄輕咳,“書房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你自己玩兒吧。”

    說完,他轉身就往外走。

    慕容宣臉頰微微泛紅,嘟囔著︰“怎麼比我還容易害羞?”

    不過為什麼她感覺自己的臉這麼燙?

    “小王妃,顧二小姐求見。”小丫鬟進來通傳。

    慕容宣眨了眨眼楮,“上次王爺就沒見她,我自然也不會見了。”

    “可是她說會一直在門口等。”小丫鬟幽幽道。

    “那就等吧。”慕容宣抱著懷里的小貓,“反正辛苦的又不是我。”

    “是。”小丫鬟這就退下了。

    格桑走來,端來了一杯溫茶︰“為什麼顧二小姐總來王府?”

    “想求我們辦事唄。”慕容宣舉起懷里的小貓崽子︰“可愛吧。”

    格桑點頭。

    “我給它取了一個名字,叫白雪。”慕容宣笑著。

    “反正是小王爺送的,公主都喜歡。”格桑淡淡道。

    慕容宣擰著眉,“我看以後有男人送你東西,你會不會扔掉。”

    “干嘛扔掉,自然是要收著了。”格桑道。

    “那你還好意思笑話我?”慕容宣鼓著腮,氣呼呼道。

    格桑耳觀鼻鼻觀心,就道︰“公主,因為你把花痴都寫臉上了。”

    慕容宣立刻摸了一下自己的臉,詫異道︰“有嗎?”

    格桑點頭,“有,而且看起來很傻,你不知道每次小王爺看你說話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都會變得很玩味。”

    慕容宣︰“……”

    那她公主的顏面豈不是都沒有了?!

    日頭很快就偏西了。

    廚房準備好了飯菜,慕容宣想著去叫鳳玄來吃飯。

    又覺得讓誰去叫都不好,就自己過去了。

    他的書房就挨著他們住的院子,書房門前種著翠竹和月季,花池里還有微型山石,做的十分逼真。

    書房的軒窗是敞開的,一進院子就看到他俊美的側顏,賞心悅目。

    驀的,她來了興致。

    躡手躡腳的走到牆下,然後彎下腰,走到窗戶下,準備挑起來嚇他。

    可是她剛要竄起來,腦袋就撞上了一疊厚厚的書。

    她後退了兩步,雙手捂著自己的頭,有些惱怒的看著正在將手里的書本放回書桌上的男人,氣道︰“我才大病初愈。”

    “我也沒見過幾個大病初愈還像你這麼胡鬧的。”鳳玄淡淡道。

    慕容宣走進了書房,來到他面前︰“我是好心好意來叫你用膳的。”

    鳳玄坐下來︰“嗯。”

    慕容宣見他不動,就道︰“你在忙什麼?”

    “安排皇城禁軍巡邏的事情。”鳳玄回答。

    “這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慕容宣皺著眉,皇城就是皇宮。

    皇上的安全可是很重要的。

    皇上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鳳玄,看來確實很重視他。

    “確實很重要,如果這份部署圖丟失,皇上就會有危險。”鳳玄道。

    慕容宣後退了兩步,拉開距離︰“那我還是不要過去了。”

    鳳玄皺起了眉頭,“怎麼怕我不信任你?”

    “你信任我是一方面,我不想惹麻煩又是另外一件事。”慕容宣年紀小卻很清楚,絕對不能做讓她和鳳玄發生矛盾的事情。

    她遠離了家鄉和父母的保護,來到這樣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

    那麼鳳玄就是她全部依仗。

    鳳玄如果懷疑她,厭惡她了,那麼她一輩子就都完了。

    鳳玄好氣又好笑,“過來。”

    “不要。”慕容宣抿著唇。

    鳳玄站起來,走過去,一把將她抱起來,然後又坐回到椅子上。

    慕容宣就把眼楮閉上,小小的白淨臉蛋緊緊的貼著他溫熱的胸膛,良久才道︰“我都餓了,你快一點。”

    鳳玄卻道︰“你都不叫我的名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