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離他遠點,不是好人!

    第172章 離他遠點,不是好人!

    只見宋奕霆單手支著腦袋,漠著一張臉,一聲不吭地貴妃臥式躺在床上,兩眼直鉤盯著甦安希。

    “你什麼表情,我有那麼可怕麼?”

    看著甦安希捂著胸口,被他嚇到的模樣,宋奕霆很是不滿。

    “房間這麼黑,你不開燈,又不說話,你自己說嚇不嚇人。”

    重新坐回了床上,出奇的,甦安希竟然沒將宋奕霆一腳踹下床。

    “甦安希,穆司澈到底什麼時候滾蛋!他該不會一直要住在這里吧!”

    每天一看到穆司澈,宋奕霆就心塞,在別墅里晃來晃去,就是不曉得他什麼時候走。

    好似一塊扯不掉的牛皮糖,真煩人!

    “怎麼,你有意見?”

    拿過桌子上的爽膚水,甦安希看都沒看宋奕霆,準備開始護膚。

    “當然了!他憑什麼住在這里,你知不知道他有多過分,他竟然心機到偷偷將你房間的門鎖給換了,我都進不來了!”

    眼下只剩他和甦安希兩個人,宋奕霆又開始化身幼稚鬼告狀。

    果然,听了宋奕霆的話,甦安希擦著爽膚水的手微微一頓,不過短短一秒,便輕描淡寫地回答道。

    “既然門鎖換了,你又怎麼進來的?”

    怪不得那天晚上宋奕霆沒來找她,原來房間的門鎖被穆司澈換掉,進不來了。

    “當然是從小家伙那里偷偷找來了鑰匙,配了一把唄!簡直了,我在我的房子里,還要偷鑰匙,太過分了!”

    越說,宋奕霆越生氣。

    “你什麼時候跟子睿關系那麼好了,這麼快就將他收買了?”

    看的出來,小家伙總是有意無意地在幫宋奕霆,甦安希不免疑惑。

    “那是自然,怎麼說子睿也是我的親生兒子,外人有可比性麼?”

    翻了個身,雙手撐著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宋奕霆難掩神氣。

    “我跟你講,別看子睿現在喊那個穆司澈什麼爹地,他到頭來就是給我養兒子,頭一次遇到這種喜當爹還那麼樂呵的,我建議你改天帶他去醫院,看看腦子。”

    說著,宋奕霆一臉鄙夷。

    “宋奕霆,我警告你,好好說話,你腦子才有問題呢!”

    穆司澈是救過甦安希的命的,無論如何,甦安希都不能任由宋奕霆這樣詆毀穆司澈。

    “怎麼著,我說穆司澈你也心疼了?”

    宋奕霆喘著粗氣,心口沒由來一陣憋悶。

    “甦安希,你到底有沒有心,我說林浩澤你不樂意,我說穆司澈你還不讓,你怎麼就不心疼心疼我!”

    “心疼你做什麼?宋總這麼風流倜儻,還缺人心疼?我看焦曼夕對你就異常關心。”

    放下爽膚水,甦安希回懟道。

    “你!”

    被甦安希拿焦曼夕一懟,宋奕霆只覺得他這一拳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毫無力度。

    “安希,我是在跟你說認真的,離穆司澈遠點,他不是什麼好人。”

    說道這里,宋奕霆一秒收了方才的隨意,臉色也是從未有過的嚴肅。

    他不知道當初甦安希是如何被穆司澈救了的,甚至還牽扯了這麼多年的關系,他也是在甦安希來到濱海一段時間,才知道了她在JK的另一個身份。

    因心作為K安插在JK的臥底,蟄伏了那麼多年,為了不讓穆司澈懷疑,很少與他們聯系,帶來的消息也屈指可數。

    但每一個消息,都含金量十足。

    比如甦安希的身份,宋奕霆在接到因心傳來的消息後,整個人一度陷入凝滯的狀態。

    甚至,他都懷疑因心的消息出錯了,也是頭一次,宋奕霆反復在確認一個消息。

    可因心說這件事情,他不可能弄錯,在JK里混了那麼久,比誰都清楚,要不是穆司澈那邊看的緊,他早就放出消息了。

    直到後來,保險櫃被甦安希和小家伙撬了之後,才徹底相信……

    已經不想說知道這個消息後的他到底有多震驚了,但他從未出口挑明什麼。

    只要甦安希喜歡,他可以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甚至必要的時候,他會舍棄一切,保全甦安希。

    從頭到尾,他只有一個要求,無論甦安希做什麼,必須保證安全。

    他無法再一次忍受甦安希的離去,別說又一個五年,哪怕五秒,都不行……

    “他不是好人,難道你是?”

    看著宋奕霆難得嚴肅的神情,甦安希微微怔了一下,總感覺宋奕霆好似知道了什麼,但又不是那麼確定。

    收了落在宋奕霆臉上的目光,甦安希隨口回問。

    “甦安希,我在跟你說認真的,你能不能多少听一點進去!”

    伸手扳過甦安希的身子,宋奕霆有點急了。

    被迫和宋奕霆對視,看著宋奕霆無比認真的眼楮,甦安希心中又近一步認證了自己的猜想。

    宋奕霆……一定是知道了什麼……

    既然如此,那他為什麼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呢?

    他到底想做什麼……

    “好了,我有點累了,睡覺吧。”

    不動聲色地將宋奕霆的手從自己的肩膀拿了下來,思索無果的甦安希有些疲累。

    說著,翻身上床,就準備睡覺。

    見甦安希逃避話題,根本就沒有相信他的意思,宋奕霆的心底不禁泛了一絲涼意。

    算了,這事兒急不得,怎麼說,穆司澈救過她,他們之間還相處了五年,甦安希這樣的表現,也很正常。

    慢慢來吧……

    這麼想著,宋奕霆跟著也重新躺了回去。

    就這樣,兩個人各懷心事,背對著背,誰也不再說話,房間里再次陷入了一陣詭異的安靜。

    只有皎潔的月光猶如薄紗,透過窗簾,籠罩著整個臥室。

    ……

    十分鐘後。

    “喂,你睡了嗎?”

    甦安希側身躺著,不曉得是有心事還是怎樣,竟毫無困意。

    也不知道宋奕霆睡了沒有,甦安希忍不住開口叫了一聲。

    “沒。”

    “那個……後天是小家伙六歲的生日,這算是他回國,有你在場的第一個生日,到時候我會在家里給小家伙布置一個生日Party,你記得準備準備。”

    後天就是小家伙的生日了,以往在JK,每年小家伙的生日Party都特別盛大,今年在濱海,大張旗鼓是不可能了,但儀式感絕對不能少。

    出于很多種原因,甦安希還是開口告訴宋奕霆一聲,省的說她無情,阻礙人家父子感情的增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