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逃離瘋人院(十三)

    似乎危機再一次向我傾斜了過來,盡管早就料到自己根本不可能輕輕松松的從這里離開,也清楚整個事件一定是一個充滿了邪惡的大騙局,然而,無論如何也沒算計到結果竟會是以這樣的形式出現,愈加覺得震驚的是這些人竟會對我這樣一個普通至極的人有著如此大的興趣。

    “劉先生,所謂差之毫厘,謬以千里,本來是雙贏的事情,可千萬不要因為一時腦袋發熱而弄巧成拙啊,我勸你還是好好考慮清楚利弊得失再做決定。”這是姓馮的年輕醫生的聲音。

    “對呀!劉先生你的作用對整個項目的意義真的是非比尋常,但又不是用一兩句話便可以解釋的清楚的,不然我們也不會出此下策,用了這樣的如此方式請你來啊!所以,盡管已到了眼下的當口,陳某內心之中還是希望您能再考慮一下。至于說到37號,他與劉先生想必先前並無交集,相處時間更是寥寥可數,其身上很多事情您也未必知道,所以,關于他的事情您還是不要插手為好。”這時,姓陳的也接著說道。

    局面已然十分明朗,仿佛自己現在就是是躺在砧板上的一塊肉,只不過是對手暫時沒有撕破最後的偽裝,沒有露出鋒利的尖牙利齒而已。

    “怎們辦,究竟該何去何從?”

    說來也怪,我不清楚是不是因為這一次交手,看到了神秘背後的冰山一角,而產生了難以壓抑的好奇心,還是因為姓陳的一番話,讓我極度躁動的神經反而漸漸冷卻了下來,以至于在大腦深處有了一絲絲探究真相的欲望?總之不管是出于何種緣故,我感覺自己胸中剛剛那種對自由的渴望竟然出現了消退的跡象……

    “那,他現在是不是很安全?”一分鐘後,我張口問了一句,這代表了我的妥協和讓步。一場看似劍拔弩張,事實上卻是力量懸殊的較量,就要草草收場了。

    “劉先生,你是問37號吧?對,他很好。他現在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如果你願意,劉先生很快就能見到他。”

    我點了點頭,對姓陳的又說道︰“好吧,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有誠意,目前的情形來看,如果我說不配合看來是不太可能的了,如此,倒不如看看你們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藥。否則,你們當中的有些人又會說我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吧?”

    “哈哈,劉先生多慮啦!怎麼能說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呢?應該說是你我惺惺相惜,或者說是劉先生識時務,听到您這樣的表態,陳某很高興,懸在心中的那顆石頭終于可以落地了。”也不知道姓陳的這樣的話是不是發自真心,反正就像他自己形容的一樣,這家伙現在滿臉全是輕松。

    “既然劉先生同意和我們合作了,一號,我建議我們還是換一個地方詳細談談接下來項目合作的細節。”這時,很長時間已經不發聲的那個女人插話了,而且一改之前對我柳眉倒豎,杏眼圓睜的模樣。

    “對對對,哈哈,我也沒料到形勢變化的如此之快,劉先生真是深明大義之人,此地並非講話之所,劉先生,還是請隨我移步至鄙人的辦公室坐坐,再者陳某還有一些東西想讓閣下看看。”姓陳的爽朗的笑著說道,而且根本沒有給我接下來考慮的時間,竟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邁步便走,我盡管心中不悅,但也還是隨著他走了,只是這家伙並不是走的我們面前的那條通道,反而是折向了相反的方向,也就是他和那個姓馮的突然出現的那個方向,可是,那里除了走廊和牆壁,並沒有門和什麼通道啊?難道又是什麼障眼法嗎?

    姓陳的這一回步子走的很快,似乎比較興奮,沒等我出言質疑的時候就已經走到了走廊的另一面,而且他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幾乎就要撞上對面的牆壁了,可是姓陳的還繼續快步前行就仿佛面前沒有任何障礙一樣。

    我疑心重重的一邊被拉著疾走,一邊卻睜大了眼楮想看看到底又遇到了詭異的事情,就在這時,姓陳的拉著我手腕的手突然一松,與此同時,我背後猛的被人重重地推了一把,事發突然,情急之下,我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在強大的外力之下,整個人一頭撞向了面前水泥牆壁。

    “哎呀!”我大叫一聲不好,無奈一切已經為時已晚,本能的抬手護住面門,準備迎接重重的撞擊,然而,身體卻失了重心向前方撲了出去,身體的感觸立刻反饋到了大腦,意識告訴我面前根本沒有牆!緊接著,眼前閃過的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華,我即將跌倒的身體被一個人穩穩的扶助了,我竟然穿過了那面牆壁。

    “劉先生,受驚了。哈哈。”那人正是姓陳的。

    驚異之中我說不出任何話來,視覺卻已經自動開始適應此時更為明亮的光線了,大腦也做出了反應,告訴我剛才一瞬間所發生的事情,那面牆壁只是虛幻的景物,或者說它是可以受人控制的,這終于解釋了這伙人為什麼可以來去無蹤了……

    一牆之隔卻是兩重世界,那一邊是壁壘森森,破敗、詭異、陰森,總也跑不到頭和暗無天日的監牢,這一邊卻是陽光刺眼,綠植密布,鳥鳴花香,流水潺潺的世外桃源,一派生機盎然,讓誰能相信這一切不是夢呢?

    “劉先生,劉先生!哈哈哈,你是不是嚇了一跳啊?”姓陳的又輕輕的在我肩上拍了一下說道。

    “這些都是真的?”我回過頭問道,到現在我已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了,又見到姓馮的年輕醫生也穿過了牆壁,而那個女人以及剩下的人卻都沒跟來,再看剛剛撞進來的地方除了有一團似霧似霾的煙團籠罩在那里外,就什麼也看不清楚了,就好像是陰陽兩界的分隔線。

    “真的,還是假的?哈哈,劉先生為何有此疑問啊?所謂真假虛實全在人心,只要人心認為是真便是真的。難道您沒听說過’存在即被感知’這句哲理嗎?”姓陳的看著我一臉神秘的笑著說道,這個家伙所問非所答,又在故弄玄虛。

    “那,那接下來要做什麼?”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既然我讓您進入了虛空之境,也就是說陳某對劉先生已完全信任,換個說法,也就是你我之間的合作已然開始了。”他接著又說道。

    “虛空之境?什麼意思,那不就是不存在的意思嗎?難道又是幻覺,可為什麼這家伙又說存在即被感知,言外之意,感覺到的,便是真實存在著的,但究竟這里的玄機到底是什麼呢?“我越听越糊涂,只感覺自己的腦細胞和知識根本無法弄明白這些玄之又玄的東西,然而,我卻也更加清楚,走到現在所感知到的事情僅僅是九牛一毛,冰山一角,真正的廬山真面目勢必會超乎想象的。

    ”劉先生,好戲才剛剛上演,我保證,接下來您所見到的事情將更加令您匪夷所思。現在,就請隨陳某來。該是我們來談一談項目以及有關您的事情的時候了。“姓陳的說道,同時他的突然表情嚴肅起來,似乎是接下來的事情真的很重要,至少是不容馬虎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