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大胃王

    王破立即左手扶著王元,右手一掌抵在他的背後,片刻不到,自己體內的元氣便一點點輸送到王元體內。

    這種方法並不治本,並且對自己也有很大的危險,但此刻王破顧及不了那麼多,當下救人要緊。

    只是,王破的元氣只是剛剛輸送一絲,王元體內的主武魂,忽然仿佛找到目標似的,那貪婪的臉上,舌頭舔過嘴唇,猛地張開嘴巴,用力一吸!

    王破絕對不會想到,王元體內有個胃口極大的吃貨。

    那小嘴一吸,王破先是愣了一下,但馬上他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本能告訴自己,王元體內有某個強大的力量。

    會不會是這個力量,使得王元的實力突飛猛進?

    這個想法只是在腦海中一閃,他便第一時間確定,造成現在這種情況的正是王元體內的那道神秘力量。

    只是,令王破十分好奇和震驚的是,他無論如何也無法看清那道神秘力量的真面目!

    這可以說是一件十分驚人的事情。

    王破的實力不說最強,但也達到了可以無敵一方的境地。

    然而,即便是他,竟然無法看透一個少年體內的神秘力量?!

    那就只能說明一件事,這個神秘力量十分強大,擁有逆天的隱蔽能力,可以阻斷任何人的視線的力量!

    不過,現在王破沒時間多想,因為他突然感覺到,王元體內忽然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

    拼命地吸收著他輸送給王元的元氣!

    這股吸力十分強大,王破並不喜歡這種強盜行為,所以他第一時間與對方對抗。

    只是,來源自王元體內的神秘力量,見了獵物根本不撒嘴,即便是王破暫時佔據了上風,但那神秘力量稍後便又卷土重來。

    總之,雙方你來我往,不相上下。

    半個時辰後,王元還在苦苦支撐。

    事實上,他也看的到自己體內的主武魂,此刻就像是個大胃王似的,見了天地元氣就拼命的吸收。

    仿佛餓了很久似的。

    這讓王元心中忽然有了一個驚人的想法,難道,我的主武魂有自己的意識?

    不過王元並沒有多余的時間去猜測,他現在還有一絲力氣,勉強能夠支撐自己不睡去。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能夠堅持多長時間。

    王破此刻一顆豆大的汗珠流下,他心中震驚不已,自己和王元體內的神秘力量互相角逐,一開始自己還能與對方打成平手,可是漸漸的,自己的元氣隨著消耗,竟然開始不支。

    而那神秘力量,經驗十分豐富,見王破開始虛弱,便立刻迎頭痛擊。

    王破的臉色也有些蒼白,可以說,憑借他的實力,十分充裕的元氣,此刻竟然下去了一半!

    可見那神秘力量的可怕和強大!

    “想要天地元氣是吧!”但王破不想這麼妥協,盡管他不是對手,但見多識廣的他,倒是有辦法暫時壓制那股神秘力量!

    “阿咪嗖啦武大嘎,獼猴里啦啦!”王破口中念叨著古老的語言,原本急速流向王元體內的元氣,漸漸地,速度開始放慢,到最後,王破奪回了掌權。

    王元體內的主武魂,似乎知道這古老的語言,不多時,竟然開始昏昏欲睡起來。

    直到一炷香時間過去。

    王破終于停止念那古老的語言,又給王元輸送了足夠的元氣後,王元終于肉眼可見地開始恢復。

    “老師,這是什麼咒語?”

    “想學麼,拿到這次大比第一教你。”

    半個時辰後,王元徹底恢復到了原來的模樣。

    王破此刻只感到頭重腳輕,接連消耗了這麼多元氣,哪怕是他,也是一個不小的消耗。

    這比和人大戰一個月還要勞累。

    呼吸有些不穩,他看著王元,道︰“我已經暫時壓制住了你體內的那股力量,不過,還是有一個弊端。”

    王元心中萬分感激王破,當即跪下磕了一個頭後,好奇道︰“什麼弊端?”

    “你今後可能會吃的比較多。”

    王元起初還不理解老師說這句話的含義。

    直到一個時辰過去後。

    王元肚子咕咕叫個不停起來。

    並且一股強力的饑餓感襲來,讓他有些頭暈眼花。

    他扶著牆勉強站定,一臉驚駭道︰“老師,我怎麼這麼快就餓了,我兩個時辰前剛吃了早飯啊!”

    王破也是無奈搖搖頭,道︰“在我找到方法之前,只能時不時地幫你暫時壓制,而後果就是,你就會像現在這樣,很容易感到饑餓。”

    王元的臉色十分難看,這叫什麼事。

    一個時辰後。

    王元在吃了一整只雞,一直燒鵝,一盆米飯,外加十多個隻果,終于才覺得不餓了。

    他拍了拍鼓起的肚皮,但馬上肉眼可見地平復下去,王元嚇得臉都綠了。

    “我的祖宗,你怎麼了,這麼能吃!就是你受得了,我也受不了啊。”王元心里不停地對主武魂叫著屈。

    但是如今那小人武魂,雖然听到了王破的古老語言後,暫時老實了很多,但這只是暫時的。

    而接下來的一整天,王元每隔兩個時辰,便要吃很多東西,才能減輕饑餓感。

    不過,這也讓王破眉頭皺的死死的。

    他平日里非常節儉,這王元身為庶子,絕對吃不上這些好東西,現在全都是自己在墊付,他一個月也吃不上一只雞,現在可好,為了王元,每兩個時辰他就要付出一只雞,一只鵝,一盆米飯。

    饒是他不缺錢,也看不下去了。

    當王元再次吃飽後,他躺在椅子上,叼著一根狗尾草,肚皮露在外面,那樣子十分地愜意。

    不得不說,王破的烹飪手藝十分了得,王元對此萬分贊賞。

    “老師,我稍後想吃燒豬了,雞鴨口味太淡了,還有,我想換掉米飯,想吃餃子……”

    王元仰望著天,絲毫沒有注意到王破的臉色已經鐵青,依舊自顧自說著。

    “吃死你!”

    片刻後,廚房里傳來王破摔 面杖的聲音。

    次日。

    王破家里已經再無東西可吃,王元一下子吃了他半年的口糧!

    “王元啊,我這里的食物都被你吃了,這外面的世界那麼大,不如你去外面自己找找吃的?”王破說出這話的時候,內心十分崩潰,昨天晚上,他一宿都沒有休息,完全成了一個飼養王元的飼養員。

    不過神奇的事情是,王元哪怕吃了這麼多,他的身形並沒有多少變化。

    “這樣啊,我知道了,老師,您放心吧,我餓不死,我這就是去找王優,讓他請我吃飯,不請我就揍他,揍到請為止。”說著王元很是識趣地一溜煙跑了。

    王元也知道,再不走,自己這個弟子恐怕就當不成了,甚至,還有送命的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