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她現在腦子里很亂,內心說著不要相信龍英,她全都是在胡說八道,但是一方面卻又止不住的懷疑陳竹清。

    如果陳竹清的心里真的沒鬼的話,她那麼善良的一個人,為什麼連一句的道歉都說不出口。人的內心一旦種下懷疑的種子,那麼它就會以摧枯拉朽的速度生根發芽……

    夜慕黎已經從剛開始的不相信漸漸認為龍英說的都是事實。

    龍淵澈握緊筷子緊張的看著她,他知道龍英來的目的肯定跟他母親脫不了關系,可是他見到她現在的模樣,又不敢問出口龍英到底給她說了什麼。

    “夜兒,你不想吃,咱就先不吃了,好嗎?”龍淵澈把保溫桶放在床頭櫃,輕輕將她扎針的手抓在手中,手的溫度嚇了他一大跳。平時雖然輸液的時候她手的溫度也比較低,但是今天簡直就是冰塊。

    “冷嗎?”龍淵澈不出意外的沒有等到她的回答,默默的扯過旁邊的毛毯給她披在身上。

    “夜兒,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麼了,龍英到底跟你說了些什麼,但是我不希望你不高興!”龍淵澈用額頭抵著她的額頭,無奈道︰“我說過跟著自己的心走,不要用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如果你不相信她所說的,要堅強,如果相信她所說的,那你更要堅強!”

    “至少要養好身體,健健康康的去求證,不是嗎?還是說,你已經默認她說的全都是事實了?”龍淵澈喃喃道。

    他稍微一動腦筋就能猜到龍英的目的,把當初黎芯玉的死主要責任推到陳竹清身上,除此之外,他想不到還有什麼理由能讓一向目中無人的龍英親自來這一趟以及夜慕黎如此沉默不語。

    他這樣說不是為陳竹清辯解什麼,也不是盲目相信她。而是他也想弄清楚真相,看看他記憶中大方高貴的母親真的是龍英嘴里的卑鄙小人。

    可是他心底還是不相信的,不信陳竹清為了活下去,會做出殺害黎芯玉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

    夜慕黎終于睜開眼,冷淡道︰“你先出去行嗎?我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呆一會兒!”

    龍淵澈站在中立的角度說得非常有道理,但是她就是邁不過心里的那道坎!

    婆婆是還是自己媽媽的凶手……

    龍淵澈深深看了她一眼,最終妥協道︰“我就在門外,你有事兒叫我。如果餓了冷的就不要吃了,叫我一聲,我讓人送熱乎的進來。不要嫌穿的太多麻煩,這幾天氣溫下降得厲害,要注意保暖……”

    絮絮叨叨一大堆以後,龍淵澈才戀戀不舍的退出病房。

    听到關門聲,夜慕黎才如同抽光了全身力氣一樣癱在床上,她可以因為龍英的一面之詞恨陳竹清,但是她無論如何也怪罪不到龍淵澈身上。

    他或許有時候太大男子主義,但是他確確實實是除了記憶中的黎芯玉之外,在這個世上對她最好的人。她也明白他守著她的目的,希望能和她重新在一起,可是他們之間隔著她母親的死,他們真的能毫無芥蒂的走到最後嗎?!

    陳竹清究竟是幫凶還是凶手?!

    其實這個問題對她來說沒有太大的區別,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無論是凶手還是幫凶,她都不無辜,不是嗎?

    放不放手心都會痛!

    …

    龍淵澈出了門,朝其中一個保鏢招招手,將他帶到樓梯間,冷聲︰“龍英跟她說什麼了?”

    傻子都看得出來他又在夜慕黎那兒吃癟了。

    保鏢咽了咽口水,硬著頭皮搖了搖頭,“對不起先生,我不清楚。”

    她們說話聲音太小,夜慕黎不準他們偷听,病房隔音又好,他們是真的不知道她們的談話內容。

    “你——!”龍淵澈煩躁的抓抓頭發,他知道這件事怪不到他們頭上,他們只听命令行事,而且別說他們了,夜慕黎想見誰,他都不敢違背她的意思,這也是龍英算準了的。

    “不過……期間夫人好像情緒有點兒激動,讓龍英滾,還叫我們了。可是龍英拿老太太威脅夫人,要夫人听她繼續講下去,夫人就讓我們又出來了。”

    拿陳竹清威脅夜慕黎,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往她心上扎刀。

    龍淵澈頹然的靠在牆壁上,朝保鏢揮揮手,無力道︰“回去,她有事兒叫我。”

    陳竹清和黎芯玉的事兒就像是個死結,直接影響到他們之間的關系,他和夜慕黎究竟該何去何從?

    龍淵澈掏出電話,目光在通訊錄中的“媽”上停留許久,最後還是選擇鎖屏。

    不是他沒有勇氣開口詢問陳竹清,因為他已經在心中做了最壞打算,而是他覺得無論真相如何,陳竹清都會選擇附和龍英的說法,哪怕真相不是龍英所說的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他直覺就是這樣。

    ……

    龍英出了醫院沒有直接回家,而是約了虺怡在一家高檔咖啡廳見面。

    虺怡接到她的電話,回答當然是好,可是一掛掉電話臉色就變得陰沉,現在是她們應該見面的時候嗎?要是被陳竹清知道她嘴里說著要脫離虺家,實則跟龍英還有聯系會怎麼看她?

    但是她沒有膽量拒絕龍英,只好畫了個看起來虛弱無力的妝容戴著口罩去赴約。

    龍英看到她,微微蹙眉︰“你怎麼弄成這樣?”

    “媽媽,我沒事兒,就是最近有點兒感冒。”虺怡拉緊口罩,假裝咳嗽兩聲道︰“媽媽,為了不傳染你,我還是不摘口罩了。”

    “隨你。”龍英剛開始真以為她病了,可是後面一句話實在是太過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不過她才不在意,她以為她這麼極力跟她撇清關系嗎她就能在龍淵澈心目中留下好印象?天真!

    “在龍家住的習慣嗎?”龍英輕抿一口茶狀似不經意的問道。

    “挺…挺好的,不過還是在媽媽您身邊更好。”虺怡眼帶笑意,可是藏在口罩里的嘴卻毫無笑意。

    龍英不置可否,冷笑道︰“你不是想嫁給龍淵澈嗎?我可以幫你完成這個願望,不過你得幫我找到一個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