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4 小迷妹?

    www.pkgg.net

    九星毒(n i)最新章節!

    “星辰•皇後

    擁有星技︰

    1鑽石•黑白塊︰召喚黑色、白色的石塊,改變周圍環境,石塊中很可能會孕育出棋盤生物。

    2鑽石•碎王環︰召喚一片碎石風暴,凝結無數碎裂石塊,形成一個極速旋轉的碎石旋風,對一定區域內的所有目標造成極大傷害。

    碎石封鎖的區域內,(jin)止任何空間類星技出現。”

    隨著猞猁撕咬黑曜石皇後的腦袋,江曉也在它的尾巴上翻看書籍,眼神猛地瞪大!

    圖片上,石頭皇後的雕塑異常精美,分黑白兩個,分列在書頁上方,盡管是石頭雕塑,但並不掩蓋她們那華麗的衣衫、那雍容華貴的氣質。

    當然,讓江曉雙眼放光的,並不是這兩位黑白皇後,真女神就在江曉的(sh n)邊,他咋可能對石頭雕塑感興趣?

    讓江曉驚愕的是,星辰•皇後的第二項星技!

    這是什麼意思?

    還附加了空間(jin)錮效果......

    為什麼叫“碎王環”?

    呃...關于這一點,江曉倒是能推測出來,畢竟這里的“王”擁有空間系星技,估計這皇後比較惡毒,時刻準備給老公背後捅刀子,然後再立新王?

    這個星技好!

    給我加小江雪留著!!

    給她配置上,讓她以後在我背後捅刀子。嗯,雖然下場慘了點,但起碼還能混個國王當一當......

    而這皇後的第一項星技也是有趣,屬于那種典型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d ng)的星技。

    看起來像是召喚類星技,但召喚出來的石頭,只是“有可能”孕育出士兵。

    所以,此項星技的主打方向,應該是改變周圍環境,也就是說,這棋盤,應該是出自皇後之手。

    “嚕......”巨型猞猁瘋狂的撕扯著黑曜石皇後,口中發出了野(xing)的嘶吼聲,驚醒了徜徉在知識海洋中的江曉。

    那星辰•皇後的防御力是真的強!

    巨型猞猁可是二尾的化星成武,但是它那尖牙利爪,依舊無法將黑曜石皇後的腦袋咬掉。

    但是猞猁也有其他方式,它那血盆大口之中,流淌出了滾滾的岩漿。

    這一下,黑曜石皇後可是疼了,從她那石頭嘴里,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但問題是,她整顆石頭腦袋都被猞猁叼在嘴里,她開口一喊,頓時吞下了一大股岩漿。

    完了!

    黑曜石皇後徹底完了!

    從內而外,被被岩漿浸染的通透,那被猞猁撕不碎、咬不穿的石頭皮膚,在熔岩漿的浸染之下,迅速被消融著......頗有一種回爐重造的感覺!

    而猞猁的口中,也吐出了人言,聲音嘶啞無比︰“象!”

    話音剛落,猞猁長尾一甩,被尾巴卷著的江曉,“嗖”的一聲,被甩向了一個趕來支援的巨大石像。

    哼~

    你這女人,剛才還覺得我是個廢物,現在呢?

    戰斗一打響,就現出原形了?開始讓我沖鋒陷陣了?

    江曉的手中光芒流轉,一層血霧不斷拼湊,花刃再起!

    燃燒的燭火帽給周圍提供了光亮,也伴隨著江曉,在空中拉出了一道白色的火焰線條。

    面前,那手拿十字架權杖,(sh n)披斗篷的黑曜石主教(象),急忙向後退去。

    象征著祝福與懲戒的十字架權杖,硬是被它當成了近戰武器,胡亂的向江曉砸來。

    但是......這家伙顯然武藝不精,甚至都沒有最底層的(jin)衛(sh n)手好。

    果然,術業有專攻!

    那長達十余米的巨型十字架權杖,在主教的手里,半點防御用都起不到......

    江曉巨刃搭在那十字架權杖頭部,輕輕一個借力,(sh n)體一輕,向上拔了一截!

    只見江曉蜷縮著(sh n)體,在空中一個翻滾,背部落在了那巨大的十字架權杖上,前滾的(sh n)體戰起來的同時,腳下踩著權杖長桿,瘋狂的向主教沖去!

    一時間,主教大人都傻了!

    江曉也是有點無語,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鑽石段位的生物,竟然在戰場上手足無措?

    這主教大人...也太養尊處優了吧?

    平(ri)里一點近戰技巧都沒學麼?

    江曉亮起血刃,踩在十字架權杖上的腳猛地一崩,(sh n)影猶如利劍一般,斜斜的向下刺去,目標直指主教大人那巨大的石頭腦袋!

    “ 嚓!”

    化星成武•花里胡哨之刃,碎了!

    碎!了!

    江曉站在主教臉前,而主教的石頭臉也被刺碎了一塊皮膚,一臉驚慌的看著江曉,氣氛一時間陷入了尷尬......

    看起來,棋盤生物的石頭材質相同啊?

    為什麼(jin)衛、騎士、戰車那麼脆,這主教就那麼硬?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江曉一臉尷尬的笑著,突然伸出手,輕輕的揉了揉那主教大臉上被蹦碎的石頭皮膚,小聲道︰“摸摸~不疼吧,你先別激動,咱們有話好商量......”

    主教面色一怒,看起來是真的沒什麼進攻手段,竟然張開石頭嘴,一口咬向了江曉。

    江曉明顯感覺到了什麼,他迅速收回手,(sh n)體猛地一歪。

    (sh n)側,一團白色的火焰,直接飄近了主教的嘴里。

    “ 嚓! 嚓! 嚓!”

    一陣陣石頭碎裂的聲音從主教的口中傳來,它急忙丟棄了十字架權杖,一雙大手胡亂的拍著自己的嘴。

    江曉後退幾步,轉頭望去,卻是看到在一片焰火傀構成的海洋中,正有一位星空法神,遙遙的望著他。

    韓江雪右手探前,縴長的五指猛地張開!

    呼~

    在江曉面前,那曾經只是口中燃燒的主教,白色焰火瞬間在他的腦袋上蔓延開來。

    輸出幾近爆炸的白色焰火,向四周崩飛著塊塊碎石,主教被燒得滿地亂爬,一手抓起了權杖,似乎就要開啟聖光,但是......

    法神大人那冰冷的聲音遠遠傳來︰“後退!”

    江曉急忙後退,下一刻,一個巨大的星力文字“天”,重重的砸在主教(sh n)上,甚至將他的石頭(sh n)體壓進了下方的黑白格石板之中......

    “轟隆隆~”主教那石頭大腦袋,竟然被白色焰火徹底燒碎了!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石頭兵頓時亂了起來。

    各式各樣的馬頭向江曉的方向突進,各式各樣的城堡(戰車)向江曉的方向撞來,同樣,無處不在的士兵,邁開腿向江曉跑來。

    “江湖救急!”江曉匯聚星力,(sh n)前一陣星力流轉。

    “嘶......”一聲龍吟傳(d ng),一個長達55米的漆黑囚龍,赫然現(sh n),巨大的(sh n)體繞著江曉飛了一圈!

    四面八方用來的石頭棋,紛紛被向後撞翻而去。

    囚龍的大腦袋上,易輕塵的(sh n)影閃現。

    戰斗狀態中的易輕塵,面色(yin)厲,她一手探出,給江曉加持了一枚平安扣。

    江曉猛地一甩斗篷,急忙閃爍到主教的(sh n)體旁,用花刃撥出來一枚星珠。

    在遠處韓江雪的配合、熄火之下,江曉拿起了星珠,閃爍來到了嗷嗷龍的腦袋上,站在了易輕塵的(sh n)旁。

    這一刻,手執花刃,頭帶燭火帽,(sh n)披噬海衣,腳踩嗷嗷龍的江曉......突然覺得,國際象棋...其實(ting)好玩的!

    可惜了,主教的防御力太強,否則的話,在這巨人棋盤里,他就能成為那個最靚的玩具兵~

    現在,這最靚玩具兵的風頭,似乎被小江雪搶走了呢。

    “紓 鋇囊簧尷歟 畔碌暮詘追嬌樵俅紋撲榭﹫礎br />
    江曉急忙打量著戰場,卻是見到不遠處,猞猁口中叼著那被融化的皇後頭顱,向江曉的方位吐出了一個熔岩石塊。

    江曉可沒敢伸手去接,他拿著花刃,對著那耀眼的熔岩石塊一刺,將石塊挑在了刀尖上。

    想來,其中應該有皇後的星珠?

    江曉四處尋了尋,卻發現到處都有鬼影閃爍。

    隨著腳下的地板碎裂,眾人帶著一堆堆的石頭(jin)衛兵墜落而下,瞬移又回來了!

    是因為皇後被解決了的緣故麼?沒有平安扣的他們,也能閃爍了。

    江曉踩著龍頭迅速飛下,看了看四周,將手中的星珠甩向了遠處︰“夏妍!主教星珠,淨化!”

    夏妍隨手一撈,披著斗篷的她,(sh n)影一邊下墜,一邊笑語盈盈的對著江曉拋了個飛吻︰“mua~”

    呃......應該是腎上腺素飆升的結果吧?

    人們總會在(r )血沖頭的時候,做出一些過激的反應?

    江曉隱隱記著,自己在世界杯比賽過後,也被她偷襲過一次?

    思索間,江曉看向了那被數十焰火傀環繞,開啟著焰火之盾的星空法神。

    江曉一個閃爍,帶著易輕塵,踩著龍來到了韓江雪的(sh n)旁。

    一邊下墜,江曉一邊將花刃上挑著的石塊遞了過去︰“皇後星珠,吸收。”

    團隊之前的信息,是知道皇後擁有如同冰咆哮、火龍卷一般的碎王環,所以韓江雪根本就沒打算入手這枚星珠。

    但此時此刻,江曉通過《星武紀》,已然知曉了碎王環名字的真正意義,如此(jin)止空間系星技的星技,當然能添補小江雪的短板。

    而韓江雪的做法,也是讓江曉心中一嘆。

    站在她的角度,本該不解、不想吸收這與自(sh n)星技重合的星珠星技。

    但是江曉讓她吸收,她就直接掰開了碎裂的石塊,取出了其中的皇後星珠,立刻吸入體內。

    “怎麼樣?”江曉一臉期待的看著點韓江雪。

    韓江雪卻是搖了搖頭。

    江曉道︰“一會兒繼續吸,那碎王環有封印空間星技的效果,和囚龍的囚域星技一樣。”

    “哦?”韓江雪眼眸一亮,說實話,要不是囚龍只有一只,她更希望多殺一些囚龍,吸收它腦袋里的星珠。

    傻傻的囚龍,帶著江曉盤旋在焰火傀大軍上方,此時的它還不知曉,自己好友的姐姐,早就已經對它起了歪念頭......

    一眾尾羽隊成員迅速歸隊,二尾化人形,看著周圍迅速爬起來的士兵們,開口道︰“小心一些,這一層還有皇後,但卻不(jin)止我們用空間星技,顯然,這里還有國王存在。”

    一眾人面色凝重,當然也知道國王的星技,甚至二尾、夏妍就是來刺王殺駕的!

    為的,就是這國王的星珠。

    戰車轟鳴,掀翻了一群攔路的焰火傀,但卻止步于外圍的大聖。

    只見一根金色的棍棒轟然砸下,就在那棍棒與戰車觸踫的一剎那,大聖只感覺眼前一花!

    眼前那高達四米的移動城堡,突然變樣了!

    變成了一個(sh n)披斗篷,頭戴王冠,手執權杖的大理石巨人!

    他那一只胳膊,硬生生的抗住了砸下的虛幻棒影,同一時間,一腳踏向了大聖。

    別看國王體型巨大,又是石頭(sh n)體,但是卻有著與體型不相匹配的速度。

    這不是閃現之後進攻,而是先進攻、後閃現!

    頭戴王冠、面色威嚴的國王,在出現的一剎那,大腳已經落下來了,動一氣呵成!

    大聖的反應同樣很快,周圍都是他鋪(d ng)開來的影子,他企圖穿梭,卻是沒有成功!?

    皇後與國王的配合極好!

    國王想要閃現,皇後消散碎王環,國王閃爍完畢,皇後的碎王環立刻又環繞在了這個黑白棋盤之中......

    “紓 br />
    大聖被一腳踩進了黑色的板塊之中,一寸寸的下壓,被國王的腳使勁兒的碾著。

    隨著眾人落下這一層,在現場,唯有三個人的脖子上掛著平安扣。

    韓江雪、江曉,以及剛剛歸隊的二尾。

    平安扣的數量限制,就是三枚。

    易輕塵給了她認為的最佳人選,連易輕塵自己都放棄了平安扣的守護。

    二尾面色一僵,伴隨著(xiong)前平安扣破碎的聲音,急忙一個閃爍,手中凝聚的巨刃刺向國王的頭顱。

    唰!

    卻是刺了個空,(sh n)長7米的巨型國王,又變回了高4米的石頭城堡,二尾的刀刃當然揮空了。

    國王的閃爍,不是簡單的閃爍,而是與目標換位置!

    江曉面色一怒,道︰“嗷嗷龍,用囚域星技!誰?都別想再閃爍了!”

    隨著江曉的怒聲,那被堡壘鎮壓在石板之中的孫大勝,也是炸了!

    鉑金•星力之軀瘋狂的拼湊著,他直接掀翻了四米高的堡壘。

    一個高達16米的星力大聖,拎著通天棍棒,拔地而起,一棍子敲向了那小小的堡壘。

    像是拍蒼蠅一樣,將那戰車...呃,不,應該叫玩具車......拍向了遠處的牆壁上。

    大聖一個起落,高高躍起,沉重的(sh n)體砸向了那藏在(jin)衛兵堆里的國王。

    層層星力風浪之下,他額前的劉海飄散、那熾(r )的眼眸中,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桀驁不馴!

    額上系著的紅色布條隨風飛舞,大聖怒聲喝道︰“你!敢!壓!我!?”

    江曉忍不住咧了咧嘴......

    這麼大火氣?

    我尋思著,也沒有五百年啊,怕是五秒鐘都不到吧......

    “哇......”小重陽的嘴巴變成了“o”型,仰著小腦袋,傻傻的看著飛天遁地的桀驁(sh n)影,突然有那麼一瞬間,她化(sh n)為一只小迷妹。

    呼~

    16米的小重陽拔地而起!

    她手執方天畫戟,同樣撲向了孫大勝的方向,她學著大聖的口吻,一臉的桀驁學的有模有樣,怒聲(ji o)喝︰“你!敢!壓!我!?”

    大聖一棒子將國王敲進了碎裂的地板中,突然听到(sh n)後一聲怒吼。

    他猛地轉過頭,卻是看到一桿沉重的方天畫戟、劈頭蓋臉的砸了下來!

    大聖︰???

    ...

    明天是小江雪的生(ri),補過去年的生(ri)。近半個月來,每天都加更,且均(ri)更過萬,我想...法神大人一定不會希望我累死的,就正常加更吧,不像小皮那樣多更了......

    另外,看在育這麼努力的份兒上,給張月票鼓勵鼓勵唄~?(′???`)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