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慕尼黑總領事館

    “‘必須謹慎對待各種觀點和意見——當然不包括自己的’,也是我們德國的諺語。諺語無論在你們中國,還是在我們德國,都是民間流傳的、簡練通俗而富有意義的語句,是人生經驗的總結啊。”克思曼先生說。

    “我對德國的諺語知道的不多,但我記得有一句諺語,‘有些挫折,如果不是拿來和承諾相比,就根本不算是挫折’。我覺得,您在我們月光縣的失敗,根本就不算失敗。因為,您沒有拿來和承諾相比。”我說。

    “‘寧跛行于正路,勿馳騁于歧途’,也是你們德國的諺語,我覺得您離開中國,是‘馳騁于歧途’。如果您能再次踏上我們中國的土地,就是‘跛行于正路’。”我說。

    克思曼先生望著我微笑,就是對泉水資源開發項目不表態。

    “您到過我們月光縣,應該還記得我們月光縣。我知道您很忙,能不能在您認為方便的情況下,再次踏上我們月光縣的這片土地,故地重游呢?”我說。

    克思曼先生很禮貌地望著我,沒有直接回答。

    我不能再猶豫了,不能再猶抱琵琶半遮面了,我直截了當地說︰“可能喻顏女士已經跟您說過了,我們是不遠萬里,專門趕來,跟您洽談泉水資源開發項目的,如果您這里沒有動靜,如果您不想再次踏上我們月光縣的土地,我們就馬上回國了。

    我說︰“我們不能在這里久留,我們家里已經來信息了。您可以登錄我們的招商網,有美國的、英國的、法國的、日本的,甚至是沙特的客商要到我們月光縣去現場考察,有些中國的客商也要去現場看一看。我們不能把時間耗費在這里。”

    我說︰“我們不能讓這麼寶貴的資源閑置,我們得回去接待他們,跟他們繼續洽談泉水資源開發的事。我們中國有一句俗話,不能在一棵上吊死。我們對所有的客商都真誠相待,我相信,肯定會有客商對我們的泉水資源感興趣,我們的泉水資源開發項目一定會成功。”

    我看見克思曼先生望著客串翻譯的中國駐德國大使館一等秘書喻顏,好像有什麼話要說。

    “克思曼先生雖然沒有明確答復你們,但他對你們很盛情,他本來打算今晚好好地請你們吃個飯,按照中國的方式,喝點酒,喝個一醉方休。但今天是他跟他夫人的約會紀念日,他得回去陪陪夫人,跟夫人做幾個拿手菜,犒勞夫人。他向你們真誠地道歉。”喻顏說。

    “明天,克思曼先生將放下所有的工,全天陪你們參觀慕尼黑,加深你們對慕尼黑的印象。明天中午,克思曼先生便餐招待你們。明天晚上,克思曼先生再隆重地宴請你們。陪你們好好喝一頓。克思曼先生說,他願意跟你們一醉方休,就像他當初在你們月光縣一樣。”喻顏說。

    我心里暗喜,這說明,我們的泉水資源開發項目,還有一線生機,還沒有到完全失敗的時候,我得抓住這個機會。

    “今天晚上,我們中國駐慕尼黑總領事館招待你們。稍後,我們就到慕尼黑總領事館去,總領事會親自接待你們。我代表大使館,誠摯地邀請了克思曼先生,克思曼先生要跟夫人共度浪漫溫馨的約會紀念日。他非常遺憾,不能跟你們共進晚餐。”喻顏說。

    “你們還有什麼話要說嗎?”喻顏問。

    “喻一秘,你知道,我們本來就來自一個經濟還不發達的縣,級別又低,怎麼又驚動了總領事館啊?不用驚動總領事館吧,我們一起吃一頓便飯,隨便聊聊天也很好的。”我說。

    “這你們就別管了,你們听我安排就行了。”喻顏說。

    “你們還有什麼話要問克思曼先生嗎?”喻顏問。

    我、海水集團董事長陳涼、天行健公司董事長梁剛、新華社省分社記者高迎春、月光縣經貿委主任郭杰龍五個人都說沒有。

    “克思曼先生,您還有什麼話要對他們說嗎?”喻顏問。

    克思曼先生搖了搖頭。

    “那我們就告辭了,克思曼先生,謝謝您的盛情!明天見。”喻顏說。

    結束了功能飲品公司的參觀,克思曼先生開車把我們送到了中國駐慕尼黑總領事館後,就告辭了。

    幾個人迎面走了過來。

    喻顏向我們介紹了總領事,總領事又向我們介紹了領事館經濟商務室領事、慕尼黑黃長省同鄉會會長等人。

    我也把我們的人一一了介紹。

    “我們不過是一個貧困縣的代表團,總領事這麼盛情,我們怎麼驚當的起啊,我感到有些誠惶誠恐呢。”我說。

    “哪里話,來的都是客,華人一家親。況且,你們還是大使親自交代,一秘親自陪同的客人,是我們的貴客,我們怎麼敢馬虎呢。”總領事說。

    “這位是黃長省同鄉會的會長,叫武偉建,到我們這里來辦事,听說你們要來,就一定要請你們吃飯,我們沒有要他請,就請他來陪你們。你們都是黃長省的老鄉,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啊。武會長,你可要好好表現,可要好好地陪他們喝幾杯啊。”總領事說。

    “那是必須的。”武會長說。

    我們一起來到接待室。

    “听說你們要來,我很高興,我想以我們黃長同鄉會的名義,請你們吃一個飯,總領事不答應,她說領事館請,我也不能跟領事館爭,領事館畢竟是我們的領導部門。不過,我突然有一個想法,想跟總領事匯報一下,也想征求一下月光縣的意見。”武會長說。

    “什麼匯報啊,大家都不是外人,有什麼話就直說吧。”總領事說。

    “我想跟領事館聯合開展一個活動。”武會長說。

    “什麼活動啊?”總領事問。

    “我們想請月光縣的客人,在我們慕尼黑多停留一天。我們想跟他們搞一個招商引資項目推介會,幫他們宣傳一下,擴大一下影響。”

    “你詳細說一下。”

    “上午,我們想請月光縣代表團舉辦招商引資項目推介會,我們和領事館一起邀請一些客商參加,不限于華商。下午,我們搞一個小範圍的座談活動,主要是請一些華商和在慕尼黑有影響的華人參加。”武會長說。

    “晚上,我們再宴請我們月光縣的客人。所有的費用,由我們同鄉會承擔。不知道總領事能否同意?不知道月光縣的客人意下如何?”武會長說。

    “這是好事啊,這本來是我們應該做的事啊,你們卻主動做了。我們領事館沒有問題,不知道常書記有什麼想法?”總領事說。

    “喻一秘,你的意見呢?”我問。我的大學同學,在國務院辦公廳工的處長楊明亮跟我說過,我們在德國人生地不熟,要我凡事多跟喻顏溝通,多征求喻顏的意見,不要匆忙地做出決定。

    “我沒有意見啊,我覺得這是一個好事。我建議你們安排一天時間,把這件事辦好。”喻顏說。

    “我非常非常感謝武會長,感謝總領事,感謝喻一秘,不瞞你們說,你們都說到我們的心坎上了,把我們想干又覺得無能為力干的心思都說出來了。我們當然歡迎,求之不得啊。”我說。

    “不過,這樣太麻煩你們,太牽扯你們的精力了,我們實在不好意思,是不是以後再說?”我說。

    “不麻煩,為家鄉服務,為家鄉招商引資、牽線搭橋,也是我們同鄉會的職責啊。請常書記不必客套了,也不必不好意思了。你忙你的,把事情交給我們辦就行了。”武會長說。

    “那怎麼好意思呢?”我說。

    “常書記,就听武會長的吧,他見到你們,感到特別親切。不跟你們做點事,他心里不舒服啊。”總領事說。

    “如果這樣,那所有的費用由我們承擔吧。”我說。

    “常書記,別把我們當外人。你們就定個時間吧,總領事在這里,剩下的事,我跟領事館一起做。請你們放心,我們保證把事情辦好。”武會長說。

    “那不好吧,你們這麼支持我們,費用我們還是要付的。譬如說場地租金、茶點、午餐什麼的。”我說。

    “用不著那麼見外了,我們在國外混得不差,你就別提費用問題了。”武會長說。

    “算了,常書記,就依會長的吧,讓同鄉會為家鄉做點事吧。”喻顏說。

    “那好吧,那我就謝謝你們了,謝謝你們替我們想得這麼周到。”我說。

    “我們一家人別說兩家話,我們這邊,經濟商務室具體負責,武會長,你們那邊派人跟我們對接。舉辦招商引資項目推介會是一個好事,我們一定要把好事辦好。當然,常書記,打開天窗說亮話,舉辦這次活動,主要是起一個宣傳用,你們不要把期望值想的太高就行了。要談成一個項目,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總領事說。

    “我知道。”我說。

    “那你們把時間確定一下吧。”總領事說。

    “喻一秘,你的意見呢?”我問。

    “明天,克思曼先生全天陪你們,帶你們參觀慕尼黑,要跟你們套近乎,培養一下感情。克思曼先生對我們中國很了解啊,這完全是學習我們中國的套路。我建議後天,正好留一天時間,讓他們有些準備時間。”喻顏說。

    “行,我們沒有問題。”我說。

    “那就這樣定了。”總領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