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朱雀美人


    第825章 朱雀美人

    “沒有,你們搬。”

    沐清菱輕搖頭,繼續觀察著周圍。

    抬手就扯下了太陰地鞭子。

    邁著瞬間移動的步子,在結界之中快速的探尋。

    人剛剛停下,目光卻是猛地落在了結界最下方的一個角落。

    那一處,比結界的其他地方要明亮許多。

    沐清菱凝眉開始思考起來,為何無端端那處比較明亮呢?

    結界不應該有這樣的異樣。

    是那處沾染了什麼東西嗎?

    還是?

    沐清菱想到這里,目光快速的在結界之上來回的掃蕩。

    要麼身上那處特比光亮的地方有問題,要麼就是結界其余不太明亮的地方有問題。

    只是這個結界是她親手設置的,如果有異樣為什麼自己沒有半點反應呢?

    這里的魔獸有這麼厲害嗎?

    竟是讓她毫無察覺。

    “娘親,可是有什麼不妥之處?”

    某寶寶後背之上扛著一個箱子,來到了沐清菱的面前。

    “寶寶,你可有發現結界有問題?”

    沐清菱垂眸打字嗯好笑意的看向了某寶寶。

    某寶寶現在可是越來越厲害了,說不定還真的可以發現什麼端倪來。

    “結界有問題嗎?”

    某寶寶天真的眨了眨眼,開始仔細的端詳了整個結界。

    很快某寶寶還真的發現了端倪,只听到他一聲驚呼。

    “娘親,那處的結界不一樣。”

    “某寶寶,拜托你,快點搬吧,等下我們搬完就離開,誰管這結界有什麼問題啊。”

    金蟾蜍可是恨不得一下子就將全部的東西都給搬進空間里。

    “沒事兒,你們去搬吧,我來對付這東西。”

    說罷,就見沐清菱將手中鞭子一甩。

    啪嗒!

    鞭子卻是未能穿透結界。

    “這!”

    某寶寶瞪大眼楮,不可思議的看著帶著雷電術威力的太陰地鞭子。

    “太陰地鞭子,怎麼會不能貫穿結界呢?”

    金蟾蜍索性放下了手中的寶物,一臉凝重的看著太陰地鞭子。

    “天尊,結界外面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啊?”

    金蟾蜍迅速回頭看向了雲傾落。

    雲傾落笑而不語,手中居然捧著一個茶杯。

    看樣子是格外的悠閑,完全沒有要插手的意思。

    “金蟾蜍,你們繼續搬東西吧,這東西交給我。”

    沐清菱一個厚禮,就又抽回了鞭子。

    不過伸向一閃,頂著保護盾直接撞擊向了結界。

    但是沐清菱卻是並未成功的離開結界。

    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已經撞破了結界,但是卻是被一層什麼東西給攔下了。

    沐清菱定楮的看著眼前無物的一切,眉心緊鎖。

    手中一道火球猛地飛了出去。

    撲哧。

    頓時就有物體被火焰灼燒的聲音傳來。

    很快整個結界不停的顫抖起來。

    下方光亮的部位,越來越多,似是那一簾朦朧之色,在不斷的朝著上方收斂。

    “這,這是什麼東西?”

    看著結界上不斷蠕動收縮的異物,金蟾蜍只覺得頭皮發麻。

    卻是忽略掉了自己原身,本就滿是疙瘩。

    “真的有東西,這是什麼東西,居然能這麼無聲無息的佔據了整個結界?”

    某寶寶看著那東西,只覺得十分的惡心。

    沐清菱沒有說話,隨著那異物的收縮,她已經出了空間。

    飄浮與半空之中,揚起了手中的太陰地鞭子,狠狠的對著那一團異物猛地抽打。

    啪嗒……

    鞭子每次落下,都會發出清脆的聲響。

    那蠕動的透明的物體,不斷的朝著下方滑動,很明顯是想要逃走。

    可是太陰地鞭子就是長了眼楮,在沐清菱的控制下,根本不給這異物任何的機會。

    “想跑,沒有那麼容易!”

    沐清菱更加的不客氣起來。

    “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我錯了,錯了,不該爬上你的結界吸取靈力。”

    一個委屈的聲音突然響起。

    聲音正好來自于,那結界之上的異物。

    “還會說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

    金蟾蜍倒是十分好奇,直接走到那異物所在的結界之下。

    除了感覺結界那處相對較為黯淡之外,並沒有發現其他的什麼異樣。

    “別打了,我真的錯了,我只是太餓了,才幻化出一魂出來尋找吃的。”

    那個聲音又想起,原本透明的異物突然變成了一個實體。

    只听到一聲雀吟!

    清脆悅耳!

    一抹火色的巨型鳥兒展開了翅膀,似是展翅高飛。

    “這是……”

    “朱雀!”

    “好像真的是朱雀!

    “朱雀怎麼會在這里呢?”

    “听她的聲音像是一個成年女子啊,怎麼會這模樣像是和某寶寶的年紀差不多啊?”

    神王鼎微微偏頭的打量著飛在空中的朱雀和身旁的某寶寶。

    “你是朱雀?”

    沐清菱凝眉看著空中朱雀,這朱雀的模樣倒是很像,只是身體顯得十分的透明。

    “我是朱雀,但是我卻是被壓制在了此處。”

    朱雀說得更為委屈。

    “這里是熔岩地獄的下面,你是朱雀,就是火屬性,為何還會被壓制在這里呢?”

    沐清菱倒是不相信這朱雀說的話。

    “哎,一言難盡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會被壓制在這里,我有神識開始,就已經與這些寶物為伴,明明找到了出路,卻是無論如何都出不去。”

    朱雀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出不去?你知道出口?”

    沐清菱疑惑的問道,她想知道這只朱雀到底想要搞什麼鬼。

    “你們來的那條通道就是出路,可是我卻是怎麼都走不出去。”

    朱雀看向了,之前沐清菱他們所到來的方向。

    “開什麼玩笑,你是朱雀?朱雀哪里會變成透明的異物?你以為老子不是神獸嗎?”

    金蟾蜍的語氣十分的不善,他本就愛財如命,現在因為這朱雀的出現,打斷了他搬運寶貝,自然是很生氣。

    “我可告訴你,老子不光是神獸,還是瑞獸,瑞獸,你懂不懂!”

    朱雀微微搖頭,只見其身邊紅光閃閃,直接變成了一個身材婀娜的妙齡美女。

    朱雀的額間有一抹上紅下暗的火焰印記。

    暗色的部位有許多彩色晶亮之物。

    “一只金蟾蜍而已,也敢說自己是瑞獸!”

    很明顯,這朱雀美人一眼就看出了金蟾蜍才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