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行尸走肉


    第808章 行尸走肉

    當沐清菱看清楚了黑衣人的容貌,頓時瞪大了雙眼。

    雪傾城!

    這個黑衣女子,居然是雪傾城。

    這雪傾城的臉上許多的小空,每個小空都可見看蠕動的蟲子。

    那蟲子形如蛆蟲,但是顏色卻是五彩的。

    在那肌膚底下,血洞邊緣蠕動著。

    看上去特別的惡心。

    而雪傾城眼神渙散,毫無聚焦點,完全像是一幅行尸走肉。

    “一定要先吃了沐清菱!”

    就在沐清菱疑惑的時候,雪櫻姬的聲音再次響起。

    “雪櫻姬?”

    南宮羽听出了這聲音,又看向了任允,之前任允戴著面具,所以南宮羽並不知道任允的真實模樣。

    “南宮羽,南宮家的大小姐……沒有想到吧,縱然你已經認祖歸宗,但是今日依然要死在這里。”

    雪櫻姬眼中除了,對沐清菱的恨意之外,還有嘲諷。

    “誰死誰活還不一定呢!”

    南宮羽早就不是當初的南宮羽,即便是面對毒宗的人,也是如此。

    “先殺了南宮羽和其他人,沐清菱留著最後來,我要親自殺了她。”

    雪櫻姬凝眉,看向了任允。

    沐清菱到了雪櫻姬和任允的交流,只覺得很奇怪。

    此刻的兩人和當初,于學院初見是完全不一樣。

    兩人似是有些眉目傳情的感覺。

    這是她的錯覺嗎?

    “清菱,你在想什麼啊?”

    南宮羽見沐清菱不說話,倒是覺得很奇怪。

    “沒有想什麼,只是覺得有些奇怪。”

    沐清菱輕搖頭,她的手中已經握住了太陰地鞭子。

    “好,先殺南宮羽!”

    任允那邊顯然已經接受了雪櫻姬的計策。

    此刻的任允,根本就沒有當日找沐清菱合的誠意。

    或許,任允從來就沒有什麼誠意。

    一直以來,只是想要利用沐清菱。

    “也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你們三個人,我們四個人!”

    楚天臨的語氣十分的不客氣,此次變化頗多,唯有這樣的霸氣讓人不敢輕視。

    “對付你們,一個人足矣!”

    任允那猙獰的半張臉,此刻顯得更是如同地獄的惡鬼。

    “一個人足矣!沐清菱,你今日死定了!”

    雪櫻姬眼中滿是陰狠。

    “母親,殺了這些人,你可以吃了他們……南宮羽和沐清菱的血液可以換給你。”

    雪櫻姬說罷,就轉身看向了,那個穿著黑衣裹著黑色披風的雪傾城。

    “雪傾城!”

    南宮羽和鳳九天倒是覺得有些詫異。

    鳳九天來自靈宗,自然是對天下宗門,都有一定的了解。

    也知道那雪傾城是毒宗聖女,聖女的母親自然就是毒宗的長老夫人雪傾城。

    雪傾城為人囂張傲慢,怎麼會來了這麼久了,都沒有說過半句話。

    反而一直喋喋不休的是雪櫻姬,按理說凡是雪傾城所到之地,雪櫻姬根本就沒有多少說話的可能。

    “放肆!我母親的名諱,豈是你這樣的人可以叫的,母親,快殺了這兩個男人,吃了他們的血肉。”

    雪櫻姬一聲低吼,直接說道。

    吃了他們的血肉?

    鳳九天聞言,頓時看向了沐清菱。

    他明顯已經感覺到了,雪傾城的不一樣。

    沐清菱更是對雪傾城產生了懷疑。

    聯想到雪傾城身上那些小洞,還有不斷蠕動的各色蛆蟲。

    真的是讓人嘔。

    毒宗的人擅長玩弄毒蟲,雪傾城如此驕傲的一個人,應該不至于會為了練功,如此糟蹋自己的身體。

    雪傾城直接朝著幾人的方向撲了過去。

    雪傾城的動很快,當真是真的比閃電還快。

    她身形一閃,帶著移形換影的步子,讓人根本不敢確定她所在的方位。

    “羽姐姐小心。”

    沐清菱一聲低吼,手中太陰地鞭子直接一甩而出。

    纏住了南宮羽的腰,一個用力,便將南宮羽帶離了原地。

    雪櫻姬撲了空,熱浪襲來,卷起了她的披風。

    “啊!”

    南宮羽終于看清楚了雪櫻姬本來的面目,不由得一聲驚呼。

    不要說南宮羽了,就連鳳九天就看得有些惡心。

    “毒宗,居然有如此歹毒的功法。”

    “雪傾城很不對勁。”

    楚天臨沉聲說道,強忍惡心,不過在下一秒鐘,還是很不文明的吐了。

    “行尸走肉!”

    沐清菱凝眉,慢慢的將太陰地鞭子收了回來。

    “沐清菱,你這個小賤人,如果不是你,我母親怎麼會變得如此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雪櫻姬見此,突然破口大罵起來。

    “如果不是你用卑鄙有歹毒的法對付我們,我母親又怎麼會如此呢!”

    沐清菱很清楚當初的毒,不過見任允和雪櫻姬都還好好的活著,她本就心中許多的疑惑。

    現在又見到雪傾城變成如此模樣,她就更是疑惑了。

    不過一句行尸走肉,倒是讓她想清楚了許多。

    剛才雪櫻姬就讓雪傾城吃鳳九天和楚天臨的血肉。

    這就更加都有問題了。

    “古家那些丟失的姑娘,應該就是被你們給抓走了吧。”

    沐清菱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哈哈哈……被我們抓走了?沐清菱你還真的敢說啊,你以為我是你嗎?沒有人願意你與你為伴?更加那些人,可是更加大小姐,古妙芝親自送來的。”

    雪櫻姬本就厭惡沐清菱,突然覺得自己到底是有比沐清菱優秀的地方。

    比如結交好友,比如利用自身的關系。

    比如,能找到古妙芝那樣的豬頭。

    “原來是古妙芝……”

    沐清菱現在總算是搞清楚了這件事。

    雖然雪櫻姬並未完全說出來,不過沐清菱已經大致猜到了。

    下一秒,那雪傾城又一次的朝著幾人飛撲。

    她抬手的瞬間,就有一些毒蟲自肌膚上的血洞里飛出來。

    本以為這些毒蟲會因為地面的炙熱而直接死掉。

    但是這些毒蟲不但沒有死,反而朝著幾人的方向飛速的爬了過去。

    “大家小心!”

    沐清菱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毒蟲,于是只能拿出了一包毒蟲粉末來。

    這也是上次與雪傾城他們一戰之後,才開始研制出來的。

    粉末飄灑落下,凡是被粉末沾染的毒蟲,瞬間就化成了一灘毒水。

    毒水在炙熱的地面上,很快就蒸發了,竟是半絲痕跡都沒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