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或許,我會愛上你


    第765章 或許,我會愛上你

    沐清菱這話一出,金蟾蜍和墨玉頓時一起停了下來。

    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對方。

    這種感覺,的確是讓他們很舒服。

    水!

    “主人,你有沒有感覺到水元素的力量?”

    墨玉眉頭微蹙的問道。

    沐清菱微微輕笑,“有,還有一種咸咸的味道,像是站在海邊一般。”

    “看來沐姑娘即便是眼楮看不見,這敏感程度卻是無人能及的。”

    就在此時,花彥希的聲音突然傳來。

    金蟾蜍和墨玉一起變得緊張起來,金蟾蜍更是擋在了沐清菱的面前。

    “花公子過獎了,我們現在在花公子的水元素里,倒是覺得不錯。”

    沐清菱笑容不見。

    “沐姑娘你弄錯了,這不是我的水元素,而是水環境。”

    花彥希一身白色的長袍,腰間一根淺金色腰帶,墨發如瀑,僅用一根碧藍色的發簪。

    “水幻境!”

    墨玉回頭,這才發現來時的路已經被一道水波流動的門給填滿了。

    周圍的事物,瞬間就變得模糊起來。

    外圍全都是水!

    “沐姑娘很淡定啊,是沒有听到水聲嗎?”

    花彥希似笑非笑的看著沐清菱。

    就見沐清菱一臉淡定,就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周圍發生了什麼事情。

    “听到了,我是來找義兄的。”

    沐清菱淡淡輕笑,不急不慢的說道。

    “城主就在前面。”

    花彥希笑了笑,外圍的水波變得更加凶猛了。

    金蟾蜍會意,扶著沐清菱就朝前面而去。

    琴聲已然停止多時,遠遠地就瞧見一抹俊朗的背影。

    南宮瑾坐在石桌前,石桌之上,擺放著棋盤。

    而南宮瑾的手上也捻起了一顆棋子,似乎有些舉棋不定的味道。

    就連金蟾蜍扶著沐清菱坐在了一旁,南宮瑾似乎都沒有發現。

    “義兄?”

    沐清菱叫了一聲。

    可是並未得到南宮瑾的回應,反而听到南宮瑾的連連嘆息之聲。

    “沐姑娘不用去打擾城主,城主此刻正困擾在棋局之上。”

    花彥希不知道何時已經過來了,並且就坐在了南宮瑾的對面。

    困擾在棋局之上。

    沐清菱眉頭緊擰,她似乎有些明白了,南宮瑾這是著了道了。

    這棋局絕對是有問題的,只可惜她現在眼楮看不見。

    不過沐清菱不知道的是,她應該慶幸自己此刻眼楮看不見。

    眼楮看得見,極有可能會被這棋局給引誘。

    然後困擾在棋局之中。

    “花公子說得如此直白,還真的是直言不諱啊。”

    沐清菱沒有想到,這花彥希能直接說出南宮瑾入了棋局的迷。

    這棋局顯然是有問題的。

    “直言不諱!在明眼人面前,自然是要如此,沐姑娘,我們合吧。”

    花彥希臉上依然掛著溫軟的笑意。

    若不是知道了花彥希的一些所所為,這麼看上去,絕對是一個柔弱的書生。

    “合?花公子身份尊貴,和我一個瞎子有什麼好合的呢?”

    沐清菱笑著問道,她的手似是無意的落在了棋盤之上。

    金蟾蜍自是看出了沐清菱的舉動,有些擔心的瞪大了雙眼。

    這棋局有問題,但願不要影響到沐清菱。

    “沐姑娘,明人不說暗話,你的本事,我早已經知曉,相信沐姑娘也知道,我是花扶月的哥哥。”

    花彥希笑容猶在,端起一旁的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口。

    不說花扶月還好,一說花扶月,沐清菱就更懷疑這花彥希此來雲天大陸的目的了。

    她的手輕輕的落在棋盤之上,觸手冰涼,這棋盤像是一塊寒冰。

    “花扶月的哥哥,那又如何呢?我和花扶月的關系,其實並不好。”

    沐清菱淡淡搖頭,一副有些可惜的模樣。

    “關系不好?”

    花彥希卻是突然一笑,“沐姑娘莫不是忘記了,他的心意?”

    心意?

    “花公子想要說什麼?”

    沐清菱桌下的那只手,微微一握。

    “沐姑娘,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你幫我,我也會幫你,我們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嗎?”

    花彥希雲淡風輕的說道。

    “我幫你?你幫我?怎麼個幫助呢?”

    沐清菱故不解的問道。

    其實沐清菱是真的不解,她能幫花彥希什麼,花彥希又會幫她什麼呢?

    “我幫你繼續隱瞞你和天尊的關系,你幫我娶到南宮羽,就這麼簡單,我想,比起天尊來,南宮羽和我的婚事,其實是算不得什麼的。”

    花彥希淺淺一笑。

    沐清菱桌下的手握得更緊了。

    她沒有想到花彥希居然知道了她和天尊的關系。

    “花公子想要威脅我嗎?花公子又憑什麼認為,我能幫你娶到羽姐姐呢?婚姻大事,我一個外人做得了什麼呢?”

    沐清菱似笑非笑,對于花彥希這種人,她倒是半點不急。

    “威脅?怎麼會呢?我若是要威脅沐姑娘,自然就不會邀請沐清菱來此詳談了。”

    花彥希當即說道。

    “你要娶羽姐姐,直接找義母和義兄,還有羽姐姐自己就可以了,找我是沒有什麼用的。”

    沐清菱臉上的笑意也還在,語氣也算是平常,並沒有太明顯的起伏變化。

    “城主就在這里,南宮夫人更是不必擔心,這件事情只需要沐姑娘去南宮羽那邊游說即可。”

    花彥希說道。

    簡單的幾句話,直接告訴了沐清菱,不管是竇錦瑟還算南宮瑾,如今都不是什麼問題。

    南宮瑾當下的反應,也是在告訴沐清菱,竇錦瑟也好不到哪里去。

    “為什麼非的是羽姐姐呢?”

    沐清菱假裝不在乎,臉上笑容淺淺。

    “為什麼?因為她是雲天城城主府的大小姐!”

    花彥希的語氣,變得嚴肅了起來。

    “就因為這個?”

    沐清菱眉頭微蹙,果然這花彥希不曾愛過南宮羽。

    不管是以前,還是此刻。

    南宮羽在花彥希的眼中,只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

    只因為南宮羽是城主府的大小姐,所以花彥希才會娶她。

    “不然呢?沐姑娘莫不是覺得,我喜歡她吧?”

    花彥希說罷黑眸閃爍的看著沐清菱的眼楮。

    “你若是不是天尊的女人,或許,我會愛上你。”

    他如此一說,絲毫沒有管在場除了陷入棋局的南宮瑾之外,還有金蟾蜍和墨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