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你是我的孩子



    第729章 你是我的孩子

    雪傾城的手在輕輕的抽動著,看上去虛弱至極。

    “母親,母親……大長老快來啊。”

    雪櫻姬嚇得不行,連忙找任允求助。

    沐清菱凝眉,朝著那邊就是一掌。

    這一掌之中蘊含了她的毒。

    “三小姐,你快來看看南宮姑娘。”

    就在沐清菱準備殺了雪傾城的時候,清風使者的聲音震驚的響起。

    沐清菱凝眉,只好罷,直接飛到了南宮羽的身旁。

    而此刻銀蛇王的身體也已經變小,縮回了南宮羽的手腕之上。

    “還不走!”

    任允那邊一手摟著雪櫻姬,一手扯著雪傾城直接用了一張傳送符離開。

    “傳送符!”

    南宮瑾咬牙,右手的拳頭重重的打在了自己的左手手心。

    任允幾人運用傳送符逃走,這還真的不好追。

    翁御天此刻已經被竇錦瑟的長劍架在了脖子上。

    “清菱,我沒事兒。”

    南宮羽靠在了清風使者的身上,看著一臉緊張的沐清菱,忍不住的笑了笑。

    “羽姐姐,你不要說話,我這就給你驅毒。”

    沐清菱凝眉的扶著南宮羽。

    剛才的情況太過危機了,她也沒有想到,雪傾城會突然調轉槍頭對付南宮羽。

    “噗!”

    南宮羽剛剛被沐清菱扶正,正要驅毒,就听到南宮寒又噴了一口血。

    南宮寒表情激動,抬起顫抖的手,臉上是驚喜的笑意。

    他張了張嘴,此刻說話顯得尤為艱難。

    “父親,你放心吧,有清菱妹妹在,小羽妹妹不會有事的。”

    南宮瑾見狀,只以為南宮寒是擔心南宮羽。

    南宮寒悶聲搖頭,顫抖的手指向了南宮羽。

    “南宮寒,你不要再浪費時間了,小羽需要解毒。”竇錦瑟已經失去了耐心,隨即看向了沐清菱,“清菱,你要管南宮寒,快給小羽解毒。”

    沐清菱抬手便直接抹掉了南宮羽肩上,後背之上的毒血。

    “小羽!”

    然,就在沐清菱準備再次動的時候,就听到了竇錦瑟的一聲驚呼。

    隨即就听到 當一聲脆響,是長劍落地的聲音。

    就見竇錦瑟瘋狂的撲了過去,“小羽,小羽,孩子,我的孩子……”

    孩子?

    沐清菱疑惑的看著竇錦瑟,南宮羽的毒雖然很嚴重,但是有她在,也不至于會……

    “義母,我沒事兒,只是有點疼,義母不必擔心。”

    南宮羽見此心中是的的激動。

    只以為竇錦瑟是擔心她。

    “不,孩子,孩子,你是我的孩子。”

    竇錦瑟一把將南宮羽給摟緊了懷中,自己則是看向了南宮羽的傷口。

    傷口下方,正是那一片羽毛印記。

    咳咳……

    南宮寒更顯激動,在管家的攙扶下,艱難的坐起身來。

    “羽兒……”

    羽兒?

    南宮瑾詫異的眨了眨眼,快速的來到了竇錦瑟是身旁。

    “母親,你是說,小羽妹妹是……我妹妹,我妹妹……”

    妹妹!

    到了這一刻,沐清菱終于明白了過來。

    隨即想到了南宮羽後背之上的羽毛印記。

    南宮羽真的是城主府的小姐!

    “沒錯,沒錯,這就你的妹妹南宮羽,她的肩上有一片羽毛印記,所以才取名為南宮羽!”

    竇錦瑟從來沒有如此的激動過來。

    她熱淚盈眶,用力的抱著南宮羽。

    又像是害怕力氣過大,傷到了南宮羽,所以又快速的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力度。

    “妹妹!”

    南宮瑾也紅了眼眶,他這麼多年,也一直在尋找自己的妹妹。

    上次從竇青霜那邊的來噩耗,自己的妹妹已經死了。

    沒有想到,今日居然找到了自己的妹妹。

    “義母……”

    南宮羽一臉懵逼,心中十分的緊張。

    她知道自己肩上有羽毛印記,可是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是城主府的小姐,是義母竇錦瑟的親身女兒。

    “義母,你先松開羽姐姐,我先給羽姐姐解毒。”

    沐清菱見此心中已經有了答案,眼下不管南宮羽到底是不是竇錦瑟的女兒,都必須要先給南宮羽解毒。

    竇錦瑟聞言,立馬松開了南宮羽,激動的要抹掉了臉上的淚水。

    她的手顫抖得像是失去了方向,竟是嘗試了好幾次,才終于成功的將淚水給抹掉了。

    南宮羽的傷口已經完全變黑了,就連周圍的肌膚也跟著變成了黑青色。

    一看就知道,這個毒不簡單。

    “清菱,小羽妹妹如何了?”

    南宮瑾在一旁緊握雙手,他的身體也在不停的抖動。

    他已經失去過自己的妹妹一次了,他不想再一次的失去妹妹。

    “義兄,別太緊張。”

    沐清菱說著已經拿出了一大堆的丹藥,還有解毒丹。

    只這麼短短的時間,南宮羽的嘴唇也變得而有些青黑。

    解毒丹服下了之後,沐清菱又拿出了一杯靈泉水來。

    “清風使者,你幫我將這些丹藥給弄成粉末。”

    沐清菱將一些丹藥,直接交給了清風使者。

    “好。”清風使者也不怠慢,立馬接過了丹藥。

    南宮羽的視線逐漸的變得模糊起來,她的心卻是激動的。

    “孩子,好孩子,別怕,母親在這里,有母親在,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竇錦瑟握緊了南宮羽的手,眼中的淚水,又一次不爭氣的流出來。

    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南宮羽的臉頰上。

    那種淡淡的溫軟,讓南宮羽微微的睜開了眼楮。

    恍惚之間,她似乎看見了牆頭之上,出現了一抹青灰色的身影。

    那人的衣袍隨著輕風,輕輕的擺動,那張熟悉的面具之下,不知道五官是否也依舊。

    沐清菱這邊銀針已經刺中了南宮羽的幾處穴位。

    靈力推入丹田之後,便抽出了洛銘為其鍛造的匕首。

    “清菱,你這是……”

    看到那散發著冷光的匕首,竇錦瑟變得緊張起來。

    盡管沐清菱還沒有開口,但是她已經想到了,知道沐清菱要做什麼。

    “割掉已經開始腐爛的中毒血肉。”

    沐清菱一臉嚴肅,倒是說得十分的輕松。

    “割肉!”

    南宮瑾握著的拳頭更緊了。

    “清菱,難道就沒有其他的法子嗎?”

    竇錦瑟哪里願意看到南宮羽被割肉啊。

    “義母,這是最快的法子,雪傾城的這個毒,不是一般的毒。”

    沐清菱知道竇錦瑟心疼南宮羽,但是事情已經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