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本尊夫人,誰敢動!



    第651章 本尊夫人,誰敢動!

    雲傾落︰看來夫人找為夫,只不過是為了旁人。

    沐清菱聞言有些哭笑不得,垂眸認真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傳音號角。

    確定,這是找到雲傾落,沒有找錯人。

    天尊,咱們說好的高冷呢?

    沐清菱輕咳了一聲︰天尊高高在上,無所不知,有難題,除了找天尊之外,我實在是想不到,還能找誰。

    雲傾落似是已經看到了,沐清菱此刻這咬牙切齒的小模樣。

    雲傾落︰看來為夫在夫人的心中,是如此高大上的存在。

    沐清菱︰那當然。

    雲傾落終于滿意了,這才又說道︰她既然沒有那什麼,就不會修為止步不前。

    沐清菱︰我也是這樣想的,只是為何這段時間,她的丹田都有要晉級的感覺,可就是晉級不了呢?

    雲傾落︰時機未到罷了,她的天賦不差,可是根基並不穩,此番晉級也不過是融合初期到融合中期。

    沐清菱︰天尊真是洞察先機,佩服佩服,不知道如何幫助羽姐姐晉級成功呢?

    今日雲傾落見過南宮羽,所以知道南宮羽修為,並不意外,但是沐清菱還是忍不住的調侃了一句。

    雲傾落︰如果我沒有猜錯,她此刻應該是在你的空間里吧,先讓她自己嘗試著晉級,如果實在是不行,就讓她下溫泉,如果還是不行,那就只能再等幾日了。

    沐清菱聞言心里也有了譜,也就是說南宮羽之所以如此,就是因為根基不穩。

    沐清菱不知道南宮羽之前經歷了什麼,不過雲傾落都如此說了,那自然就是真的。

    末了,雲傾落又補充道︰你不可動用你的力量,催促著她晉級,稍有不慎,說不定就會丹田破碎。

    沐清菱當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雖然她能煉制出修補丹田的藥物。

    但是恢復的丹田,就等于又要重頭再來。

    沐清菱︰我知道了。

    雲傾落︰難道,你找我,真的就沒有其他話要說了?

    雲傾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如何的不正經。

    沐清菱︰……

    沐清菱︰我在雲天城等你。

    一句簡單的話,卻是蘊含了許多的可能。

    雲傾落笑了,風華絕代,無以倫比。

    雲傾落︰辦完事這邊的事情,就去找你。

    沐清菱︰好。

    雲傾落︰如今你已經成了眾矢之的,想來其他的宗門,也不敢去挖你了。

    沐清菱這才知道,原來,雲傾落是故意將她推到眾矢之的的。

    目的是為了,其他宗門不收她。

    天尊如此看重之人,其他人宗門怎麼敢要呢?

    但是,被天尊看重,是會拉來仇恨的。

    沐清菱︰那麼我以後出門,會不會被你的迷妹群毆呢?

    迷妹?

    愛慕者吧。

    在雲天大陸生活多年,還真的有很多的愛慕者。

    不過,他從不理會這些。

    雲傾落︰群毆你?放眼整個雲天大陸,有幾個妙齡女子是你的對手?

    雲傾落倒是對沐清菱十分的信任。

    沐清菱心想,這是在夸她嗎?

    沐清菱︰雲天大陸高手那麼多,我只不過是才修煉了幾個月而已,哪里是人家的對手,只希望天尊能放我一馬,少拉幾個仇恨。

    雲傾落︰本尊的夫人誰敢動!

    夫人。

    每次听到雲傾落說夫人,沐清菱就覺得臉頰發燙。

    沐清菱︰不和你說了,我外面煉著丹,還需要去看看羽姐姐。

    雲傾落︰為夫大概是有史以來,最委屈的夫君,夫人為了旁人冷落夫君。

    沐清菱心道︰好吧,我竟無言以對,原來你是這樣的天尊。

    想來之前那些說天尊高冷,無情什麼的人,一定是瞎子。

    沐清菱︰天尊,請自重!

    雲傾落又笑了,似乎和沐清菱說話,他都是很開心的。

    雲傾落道︰為夫明白。

    關掉了傳音號角,沐清菱的臉更紅了。

    雲傾落的心情也大好,只是他更是沒有睡意了。

    隨即打開了房門,本來已經休息的清風使者和明月使者就這麼被叫起來了。

    兩人都是一臉懵逼。

    “尊上,這是要去哪里啊?莫不是魔族和妖族又有動靜了?”

    明月使者才奔波了幾日,這不才休息,就不得不起來。

    雲傾落道︰“本尊睡不著,你們陪本尊下棋吧。”

    你們陪本尊下棋吧!

    陪本尊下棋!

    下棋!

    這大深夜的不睡覺,下棋!

    明月使者一臉苦逼的看向了清風使者。

    清風使者笑了笑,“尊上,明月的棋藝有些不太好,就由屬下陪尊上吧。”

    明月使者聞言,一臉感激的看著清風使者。

    清風使者之言很簡單,就是明月的棋藝不好,不適合和天尊對弈。

    雲傾落聞言有些嫌棄的看了眼明月使者。

    “既然如此,你下去休息吧。”

    “多謝尊上,屬下告退。”

    明月使者連忙退下,他是真的累,又困又累,倒床就睡的那種。

    也不知道天尊這是怎麼了,這大深夜的不睡覺,下棋做什麼啊。

    明月使者退下,雲傾落便在院子里擺上了石桌和棋盤。

    “尊上可是遇到了什麼喜事兒?”

    清風使者其實已經猜到了,雲傾落的心情很好,大概是和沐清菱有關系。

    “本尊是不是太縱容你了,你開始詢問本尊心思了。”

    雲傾落一副傲嬌的樣子,臉上像是寫著,‘你想知道?我就是不告訴你。’

    清風使者其實只是隨口一問,不然會顯得很尷尬的。

    “屬下不敢,也不會如此想。”

    “這邊妖魔族的事情解決了,你就安排一下靈宗招生的事情。”

    雲傾落捻起了一顆棋子,輕輕的落在了棋盤之上。

    清風使者聞言,自然明白了雲傾落的意思。

    果然是和沐清菱有關系,並且天尊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將沐清菱給弄進靈宗。

    看來之後還有許多的事情,都需要他忙碌。

    沐清菱進入靈宗之後,他家尊上應該要將其給待在身邊。

    然後是幫助其修煉,早日渡劫,然後就是成親事宜。

    仔細想想,天尊已經黃金單身多年了。

    的確是早就應該成親了。

    奈何一直都沒有遇到合適的姑娘。

    經過多年無盡歲月的蹉跎,終于在水辰國遇到了沐清菱。

    清風使者面露微笑,輕輕將手中的棋子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