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天尊和沐清菱是什麼關系?


    第644章 天尊和沐清菱是什麼關系?

    某寶寶連忙點頭,並且繼續後退。

    只听到他一聲尖叫,然後他就掉下了靈獸車。

    雲傾落也自靈獸車里出來。

    沐清菱正和南宮羽說話,听到某寶寶的叫聲,一起看了過來。

    “寶寶。”

    “娘親……”某寶寶朝著沐清菱的放下匍匐前進,看上去十分的委屈。

    “天尊。”南宮羽。

    學院門口的眾人︰“天尊。”

    “天尊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里面請。”

    院長歐陽賢十分客氣的說道。

    蒼鸞也已經自後面的靈獸車里下來。

    他看向了沐清菱,緩步的走了過來。

    “不必了,本尊只是送清菱回來,還有要事,就不進去了。”

    雲傾落站在靈獸車上,淡淡的說道。

    清菱!

    南宮羽眨了眨眼,雖然知道天尊和沐清菱有過多次接觸,但是卻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變得如此親密了。

    清菱!

    蒼鸞的嘴角抽了抽,他知道雲傾落這是故意的。

    故意在眾人面前如此親密的稱呼沐清菱。

    就是要讓眾人知道,他和沐清菱之間的關系很微妙。

    天尊就是天尊,不管做什麼事情,想的多比別人多。

    學院門口的幾人,更是一個個震驚的不行。

    “天尊既然忙碌,就該讓清菱與我一起回來。”蒼鸞淡淡一笑,看了一眼運氣了,隨即說道。

    又是一個清菱!

    除了花扶月之外,還沒有人知道蒼鸞就是沐清菱的哥哥。

    蒼鸞的一聲清菱,更是讓還未從震驚中回神的各位,再次進入了震驚之中。

    蒼鸞也叫沐清菱為清菱。

    沐清菱這出去一趟,到底經歷了什麼啊。

    為何天尊和國師,這兩位大佬,都如此看重她呢?

    似乎,都和她很是親密。

    正好此刻學院下課,許多人學生吃瓜而來。

    雲傾落可是很清楚蒼鸞的用意。

    “國師這話說得,清菱與本尊的關系不一樣,本尊再忙,也應該將她給送回來。”

    因為知道蒼鸞用意,也知道蒼鸞和沐清菱的關系,所以這一次雲傾落倒是沒有生氣。

    沐清菱站在那里,看著兩人的表演。

    “清菱,你,你到底這次去了哪里啊?為何和雲傾出去,又和天尊一起回來呢?還和國師似乎也關系更好了?”

    南宮羽小聲的問道。

    她對今日之事,是既好奇,又震驚,甚至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羽姐姐,我辦好事情之後,就想回去見祖母,結果遇到了一些意外,幸好遇到了天尊。”

    沐清菱此刻只能這麼簡單的描述一番。

    “清菱,你祖母到底年紀大了,你也要節哀順變。”

    說道這里,南宮羽就不好再多說什麼了。

    她也知道,沐老夫人是沐清菱對水辰國唯一的牽掛。

    “我知道。”

    沐清菱點了點頭。

    “天尊知道,其實我也要回雲天學院的,我與清菱的關系自然也是不同的。”

    蒼鸞今日明顯是故意要挑釁雲傾落。

    雲傾落挑眉,蒼鸞這小子,膽子肥了啊。

    現在在他的面前,越發的放肆了。

    清風使者清了清嗓子,他能說什麼呢?他又能做什麼呢?

    一個是天尊,自己家尊上,一個的尊上的大舅子。

    還是未來的大舅子。

    天尊追妻本來就路漫漫。

    要是此刻他得罪了天尊的大舅子,只怕是會增加天尊追妻的難度。

    “尊上,時辰不早了,不如我們先走吧。”

    他只叫雲傾落,算不得得罪蒼鸞,更是為蒼鸞解圍。

    雲傾落的性子,除了對沐清菱溫柔,對外,可是喜怒無常的。

    要是真的一個不高興,將蒼鸞給打趴下了,事情可就麻煩了。

    沐清菱站在那里,見蒼鸞與雲傾落周旋,在心中給蒼鸞點了三十二個贊。

    哥哥好樣的,居然敢挑釁天尊。

    雲傾落听到清風使者的話,這才目光薄涼的看向了清風使者。

    “準備出發吧。”

    簡單的幾個字,卻是像是直接丟給了清風使者幾塊寒冰,讓他抱著。

    “清菱,本尊今日就先走了,你若是有什麼困難,記得用傳音號角通知本尊。”

    雲傾落再次看向沐清菱的時候,又變得溫柔起來。

    沐清菱尷尬的笑了笑,她知道雲傾落就是故意的。

    先走吃瓜群眾圍觀的越來越多,雲傾落這是想要更多的人,知道傳言她和天尊有關系。

    這對于她來說,其實並不是一件好事情。

    眾矢之的!

    雲傾落以為如此,旁人就不會欺負她,對付她,更是沒有男子會對她有不該有的心思。

    卻是直接忽略了,會給她帶來多少的麻煩。

    那些個迷戀天尊的女子,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她的哥哥蒼鸞也是覺得她太清閑了,想要給她找幾個敵人來玩玩。

    “天尊慢走。”

    沐清菱說罷,也不等雲傾落說什麼,便扯著南宮羽往學院里去。

    “誒,清菱……天尊慢走,天尊一路順風。”

    南宮羽有些渾渾噩噩的被沐清菱拉著走,連忙回頭對雲傾落說道。

    這可是天尊啊!

    天尊!

    “天尊慢走。”其余人也只好一起向雲傾落下了‘逐客令’。

    雲傾落用余光目送沐清菱遠去,半點也沒有要生氣的意思,嘴角微微抿起,看樣子心情大好。

    “天尊慢走。”最後才是蒼鸞開口。

    “國師客氣了,听說,其他兩國,也想要請國師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雲傾落明明已經上車了,卻還是轉頭看向了蒼鸞。

    蒼鸞笑了笑,“傳言,當不得真,眼下我只想留在學院里。”

    “國師之才,雲天學院並不是最佳的去處,四國國師只你一人。”

    雲傾落已經進入了靈獸車里,聲音自然從車里傳來。

    靈獸車緩緩行駛,很快就從蒼鸞的面前經過。

    蒼鸞眯了眯眼,他似乎今天真的得罪了天尊。

    他也只是想要保護自己的妹妹罷了。

    天尊這段時間可是一直都佔據著他的妹妹。

    他每天和沐清菱說話都困難,明明都在一路,卻要用傳音號角聯系。

    這不,剛才想要為沐清菱解圍,所以才直接與天尊開戰。

    沒有想到,不但沒有能幫助沐清菱,還將自己給陷進去了。

    天尊都開口了,其他兩國,豈有不請他去做國師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