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如何選擇


    第506章 如何選擇

    後來,南宮羽自水辰國學院回來之後,無意間撞見了,她才知道南宮羽原來也是丹閣的人。

    並且與許承志的關系還不錯。

    “顧傾柔,你是想要讓整個丹閣的人,都知道你曾經都做了些什麼嗎?”

    南宮羽眉頭輕佻的看著顧傾柔。

    “南宮羽,你什麼意思?”

    顧傾柔怒視著南宮羽,很久之前她就知道南宮羽和沐清菱的關系很好。

    不知道兩人身份的,還真的要以為兩人的親姐妹了。

    “姐姐,不必理她。”沐清菱起身,走向了南宮羽。

    “清菱,顧傾柔是什麼人,我們都很清楚,不過就是仗著是顧長老的養女。”南宮羽握住了沐清菱的手,輕輕的在沐清菱的手背上拍了拍。

    “南宮羽,不要太自以為是了,將自己看得很重要,你不過也是長老養大的,你至今都叫著長老‘師父’呢!”

    顧傾柔刻意的加重了師父二字的語氣,就是表明了,她再怎麼不濟,也被顧荃風看做是女兒來養。

    但是南宮羽則是不一樣的,她小時候被長老撿回來,但是卻只收為徒弟。

    南宮羽抿嘴輕笑,“顧傾柔,你我在丹閣,到底過得如何,你我心知肚明,何必只看外表呢?”

    南宮羽的確是于長老的徒弟,但是于長老對她卻是遠勝于父女。

    甚至是比顧荃風對顧傾柔還要好。

    有時候許承志都會開玩笑,她就是于長老的女兒。

    南宮羽不知道自己是誰,家里還有誰,很小的時候,是于長老在一條河中發現她的。

    她那時候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做南宮羽,家里有父母和哥哥,還有一個討厭的表妹,其余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南宮羽,你以為你如此的巴結沐清菱,沐清菱就是真心對你的嗎?”

    顧傾柔恨得牙癢癢,她的身邊從來就沒有什麼朋友,在水辰國學院的時候,她就很討厭看到沐清菱和南宮羽關系好。

    確切的說是嫉妒,嫉妒兩人的感情好。

    如今如此情況,她怎麼能不恨呢!

    “姐姐何須與她多言呢?”

    沐清菱瞧著這顧傾柔,只覺得她像是一個跳梁小丑。

    這一刻,沐清菱倒是對南宮羽的身世感到好奇了。

    “清菱說得對。”南宮羽笑著看著沐清菱,便再也沒有看一眼顧傾柔。

    “清菱,叫上院長,和你的那位朋友,我們一起上樓去吧。”

    南宮羽牽著沐清菱的手說道。

    “上樓?”

    沐清菱倒是覺得有些好奇,這丹閣的飯廳只有兩層樓,之前與許晉還有許承志一起來的時候,也是在樓下,只是在雅間里。

    “對啊,樓上已經準備好了膳食,就等著你們了。”南宮羽原來之所以會這個時候出現,就是因為她早前在樓上準備好了一切。

    兩人一起走向了古隨風和鳳九天,根本就再也沒有看一眼顧傾柔。

    顧傾柔本來想要找沐清菱的麻煩,沒有想到南宮羽會突然殺出來。

    顧傾柔可是有些忌憚南宮羽的,又見兩人如此親密,心里更是氣憤不已。

    “南宮羽,沒有想到,原來你也是丹閣的人,你們這一個個的倒是隱藏得極深啊。”

    古隨風再次單獨見到南宮羽,也顯得有些詫異。

    很明顯,在此之前,他也是不知道南宮羽是丹閣的人。

    “院長,抱歉。”南宮羽輕輕一笑,再見古隨風也的確內心有些自責。

    “這倒沒有什麼關系,你既是丹閣的人,又為何會認識那花扶月呢?”

    古隨風是因為花扶月的關系,才認識南宮羽的。

    本以為南宮羽會和花扶月來自一處。

    “因為師父的關系,所以認識花扶月很多年了。”南宮羽倒是也不再隱瞞。

    “原來如此。”古隨風點頭,倒也沒有再多問什麼。

    “樓上請吧。”南宮羽再次邀請幾人上樓。

    這一頓飯倒是吃的歡愉,歡聲笑語好不熱鬧。

    沐清菱在幾人的談話之中,知道南宮羽的師父並不是雲天大陸的人,也是因緣巧合之下,才進入丹閣的。

    雖然年紀有些大了,但是卻是一個青春永駐的人。

    此人煉丹師級別十分的強大,只是時常不在丹閣,喜歡自由自在的日子。

    不喜歡一直被束縛著,本來代理掌門許晉,有心讓南宮羽的師父做掌門的。

    但是其師父卻是不願意,丹閣又沒有其他合適的人選,這不再有了這次丹藥大會。

    “羽姐姐,此次丹藥大會,看來真的為了招募新的血脈啊。”沐清菱輕聲說道。

    “不錯。”南宮羽看向了沐清菱,不過很快就又收回了目光。

    “不知道此次,能招募到什麼樣的弟子。”

    南宮羽心里很清楚,許承志有意讓沐清菱成為掌門候選人。

    只是南宮羽也知道,沐清菱的志向一直都在靈宗。

    見南宮羽有些嘆氣的模樣,古隨風微微蹙眉。

    心里很清楚,那丹閣果真是看上了沐清菱了。

    沐清菱有更好的未來,這丹閣固然是好,但是也只是一個煉丹罷了。

    “自是煉丹師級別不低的人啊。”古隨風說道。

    “院長說的極是。”南宮羽張了張嘴,最後到底是沒有能將自己想想法給說出來。

    “我的目的,相信羽姐姐一定知道,就是為了那鶴泣石。”沐清菱豈會沒有看出南宮羽的欲言又止。

    其實她也在猶豫,自己此次在煉丹會上,該如何去表現。

    只是如果表現不好,又拿不到鶴泣石。

    “鶴泣石,的確是好東西……”

    南宮羽有些哭笑不得的微微嘆息。

    “羽姐姐為何嘆氣?莫不是姐姐也看上了那鶴泣石?”

    沐清菱知道南宮羽煉丹師級別,也知道南宮羽不在乎那鶴泣石,但是如此尷尬的場面,需要緩和一下。

    “你這丫頭……”南宮羽輕輕的戳了一下沐清菱的腦袋。

    “你明知道,姐姐沒有那個意思,也沒有那個能力,即便是有,在知道你要那鶴泣石之後,我也斷然不會和你搶的。”

    “多謝羽姐姐了,我就知道羽姐姐一定會將鶴泣石讓給我的。”

    沐清菱笑了笑,捧住了南宮羽的手,眨了眨眼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