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我也只愛她


    第486章 我也只愛她

    “城主夫妻的事情,其實多年前就是一個公開的秘密……城主夫人如此選擇,其實是對的,給過別人機會,但是相隔多年,那人依舊是執迷不悟,賠上了自己的女兒,沒有必要再耗上自己的一輩子。”

    歐陽賢嘆了一口氣,明顯他是支持竇錦瑟的。

    “院長,我想去一趟城主府,你幫我報名吧。”

    沐清菱想了想,還是決定去一趟,怎麼都應該見一見南宮瑾。

    “好,你去吧,小心些,據說那個女人可是為了找你報仇來的,你是她的借口。”

    歐陽賢果真的是什麼都知道。

    “多謝院長,我會小心的。”

    沐清菱快速的離開了學院,直奔城主府而去。

    因為沐清菱是竇錦瑟的義女,所以直接被請去見了南宮瑾。

    南宮瑾也是尋找竇錦瑟無果,才回來的。

    “清菱妹妹,你都知道了吧。”

    南宮瑾一夜未眠,又不停的找人,看上去有些疲憊。

    “我知道了,剛才院長都和我說了,義母有沒有留下什麼話?”

    沐清菱問道。

    “有,留下了一封信,一封休書!”

    南宮瑾說起此話的時候,卻是突然笑了,“其實我覺得我母親離開,或許是一件好事,她應該能照顧好自己的。”

    休書?

    竇錦瑟要休了南宮寒嗎?

    “義母她自然會照顧好自己的,或許義母離開是親自去找那位姐姐了。”

    沐清菱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南宮瑾。

    “我也這樣認為的,這封休書留下,倒是讓我很意外,不過我也很支持,我的母親就該如此!”

    南宮瑾說道,“清菱妹妹,我也要離開了。”

    “義兄也要離開?”沐清菱詫異的問道。

    南宮瑾難道不繼續留在雲天城,繼承這雲天城的城主嗎?

    難道真的要便宜那翁安華?

    “我要去找母親和妹妹。”

    南宮瑾說道。

    “那位姐姐已經失蹤多年了,你要如何去找?其實義母去找了,義兄你可以留在雲天城,雲天城是你的。”

    沐清菱直言不諱。

    南宮瑾的南宮寒的兒子,竇錦瑟是南宮寒的原配。

    嫡子繼承父業,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南宮瑾聞言一臉低沉,“清菱妹妹該知道,我並不在意這城主之位。”

    “我自是知道義兄不在乎這城主之位,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會說義兄應該留下,義兄不在乎,但是卻也必須要拿下,因為這本就是屬于你的,難道你還要將這城主之位讓給翁安華嗎?”

    沐清菱輕嘆了一口氣,翁安華母女都不是什麼好人,要是城主之位落在兩人說中,這雲天城還不翻天。

    “這……”

    南宮瑾有些猶豫,他是不在乎城主之位,可是沐清菱說得對,即便是自己不在乎,也不能便宜了翁安華母女。

    即便是他不要,也不能給了翁安華母女。

    “清菱妹妹你說的對,此次的丹藥大會,你一定要去。”

    南宮瑾終于是想通了。

    沐清菱也算是松了一口氣,“我會去。”

    “若是清菱妹妹遇到了母親,就告訴母親,我會坐鎮雲天城。”

    南宮瑾突然一臉嚴肅的說道。

    “好,義兄放心吧。”

    沐清菱點了點頭,即便是南宮瑾不交代,她若是見到了竇錦瑟,也會如此與竇錦瑟說的。

    只是天下之大,她真的能遇到了竇錦瑟嗎?

    “多謝清菱妹妹了。為兄再次祝清菱妹妹一舉拿下丹藥會第一,成功得到鶴泣石。”

    南宮瑾臉上終于露出了笑意。

    沐清菱︰“多謝義兄!”

    告別了南宮瑾,沐清菱卻是在出門前遇到了南宮寒,

    明明才一晚未見,南宮寒卻是像蒼老了許多。

    俊朗的臉上寫滿了悲傷,眼眶深陷,黑眼圈很是明顯。

    “清菱……”

    一見到沐清菱,南宮寒突然有些驚訝的叫道。

    再見沐清菱,卻是十分的意外,本以為竇錦瑟離開了,沐清菱不會再來城主府了。

    “南宮城主”。

    沐清菱凝眉的看著南宮寒。

    真的為自己的運氣感到悲哀,怎麼就在這個時候遇到了南宮寒呢?

    簡直是倒霉透頂!

    “清菱,你可知道你義母去了何處?”

    南宮寒一臉緊張,滿眼期待的看著沐清菱問道。

    沐清菱心中冷笑,南宮寒哪里來的臉,與她再次問起關于竇錦瑟的一切呢?

    竇錦瑟已經離開了。

    不要說她不知道竇錦瑟在何方,即便是知道,也斷然不會告知南宮寒的。

    “很抱歉,我不知道。”

    語氣冷漠非常,看南宮寒的眼神也是十分的抗拒。

    南宮寒閱人無數,豈會看不出沐清菱眼中的意思。

    只是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竇錦瑟在哪里,他已經顧不得那麼許多了。

    “清菱,我知道你討厭我,但是我是真的很想知道錦瑟在哪里……請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真的很愛她,我也只愛她!”

    沐清菱瞧著這南宮寒的模樣,若不是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她還真的會相信了南宮寒對竇錦瑟是真愛。

    真愛!

    或許曾經是真愛,但是到了現在,真愛早就已經被磨滅了。

    “南宮城主,真的很抱歉,我是真的不知道義母在哪里,我也不知道義母離開了,我本來是來看義母的身體如何了。”

    沐清菱說道。

    “清菱,不要緊的,不要緊的,你以後若是有了錦瑟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

    南宮寒是相信沐清菱的。

    “告辭。”沐清菱說著,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南宮寒像是一個無主游魂一般的愣在原地。

    ……

    沐清菱自城主府離開之後,便回了學院。

    又去看了一下古隨風,今日古隨風的身體好多了,已經坐起來了。

    瞧見沐清菱來了,笑嘻嘻的想要下床。

    “師父,你這是做什麼啊,好好的休息。”

    “你這丫頭,師父沒事兒,在這樣不準下床,只怕是要被憋壞了。”

    古隨風無奈的笑了笑。

    “師父,忙碌了一輩子,這次就算是休息了,多休息兩天也是可以的。”

    沐清菱知道古隨風的性子。

    “丫頭,你此次一定要去參加丹閣的丹藥大會。”

    古隨風無奈的又坐在了床上。

    “我已經和院長說了,要去的。”

    沐清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