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玄陰鬼帝!



    第462章 玄陰鬼帝!

    緩步的走向了沐清菱,越是靠近沐清菱,心中疑惑就越多,眼前的這個姑娘,真的是他的妹妹嗎?

    一個痴傻愚鈍,不能修煉。

    一個聰慧可人,修煉神速。

    “蒼老師,你沒事吧?”感覺到蒼鸞不一般的注視,沐清菱疑惑的問道。

    “沒事兒,你的符咒……”

    蒼鸞搖頭。

    “哦,這是天尊給我的,我還是第一次用,沒有想到效果還不錯,天尊給了我一乾坤袋的符咒,還有些符咒師的東西,讓我找時間好好的學習,之前還覺得或許符咒師沒有什麼用,剛才我才知道,符咒師其實是很厲害的。”

    沐清菱笑著說道。

    不過她說得也是真的,沒有半點欺騙。

    原來是如此!

    蒼鸞聞言,心中疑惑慢慢的淡去。

    他在想什麼呢?

    這不是他的妹妹,還能是誰呢?

    從小就在沐家受盡委屈和虐待。

    他的妹妹之所以有這樣的改變,不過就是因為認識了天尊。

    他讓萬同萬進打听了許多關于沐清菱的事情。

    那日狩獵場開始,沐清菱就不再喜歡軒轅弘。

    那日狩獵場開始,沐清菱認識了從此經過的天尊。

    天尊自那日出現之後,水辰國便出現了一位神秘莫測的雲公子。

    然後和沐清菱相識,後來訂婚……

    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沐清菱的身邊,出現了天尊。

    天尊改變了沐清菱的命運。

    即便是天煞孤星命格,有天尊的照拂,哪里還會有什麼不幸呢?

    自己到底是多想了。

    “天尊既然讓你學,又給了你符咒師的東西,你就應該每天抽點時間學習,學會了總會用得上。”

    蒼鸞極其認真的說道,言語間盡顯了關切。

    “蒼老師也覺得可以學符咒師啊,蒼老師會嗎?”

    沐清菱其實也並未多想,她至今都不知道蒼鸞的真實身份,所以更不會想到蒼鸞的懷疑。

    “我不會,你既是得了天尊的提點,就好好的學吧。”

    蒼鸞輕搖頭,面露淡淡的輕笑。

    “嗯,此次回去之後,再安排,我們繼續找師父和曾倩吧。”

    沐清菱也笑了笑。

    三人繼續按照那羅盤的指示尋找。

    這一路上倒是遇到了不少的小鬼怪,對于蒼鸞和沐清菱來說,還真的是輕而易舉。

    墨玉也殺了好幾個,好好的露了一手,自打沐清菱晉級之後,他的修為也釋放了不少。

    玄陰帝墓正殿!

    雲傾落將大門砸出了兩個大洞之後,便自那大洞進入了里面。

    詭異的紅光閃閃爍爍,比在外面的時候,看上去還要驚悚許多。

    正殿的兩邊各有十來根圓形凹槽的條文半面柱子。

    柱子的頂端和下方是一個類似于半個燈籠,上下合起來就死一個完整的燈籠。

    在這半個燈籠之中有著許多石刻雕花——曼珠沙華!

    而那詭異的紅光就是自那正殿上方傳來的。

    上方有一個看似十分壯闊的王座,王座之上有復雜的龍行雕刻。

    說是龍,又有些不完全像是龍,倒是比較偏向于蟒!

    或者是蛟!

    然,那發紅光的物體,卻是一紅色的水晶棺!

    水晶棺同體血紅,與那閃爍紅光倒是有些不太一樣。

    閃爍的紅光印在了石柱子之上的曼珠沙華上,倒是讓曼珠沙華變得更加的真實。

    雲傾落白衣翻滾的站在入口處,俊逸白皙的臉龐在這昏暗的環境之中顯得是那麼多的神秘尊貴。

    他的周邊自動生成了一道保護的白光,隨著他的移動,那白光也擺動。

    隨著雲傾落朝前移動,這才發現,地面很平滑,但是在接近那水晶棺的位置確實有許多的凹槽。

    那凹槽的大小和模樣竟是與兩邊柱子上是一樣的。

    而柱子低端的地面也有一條直貫整個大殿所長的凹槽。

    噌!

    突然,那水晶棺的蓋子被打開了。

    蓋子直接被吸到了頂部,緊緊地貼在上面,像是怎麼都不會掉下來一般。

    隨著蓋子的移開,便有淺淡的白煙末按出來。

    還有一種詭異的香氣游走在空氣之中。

    “沒有想到,這本帝玄陰帝墓,竟是引來了天尊。”

    一個洪亮有力的聲音自前方傳來。

    雲傾落腳下步子一頓,“本尊只是為了兩個人而來。”

    “本王的玄陰帝墓里只有死人和鬼!不知道天尊所尋之人是誰?”

    一個身著紅衣的男子,突然自那水晶棺里站起來。

    他有一張俊美的臉龐,但是卻是蒼白的沒有半死的血色。

    “本尊要找什麼人,難道墓主人不知道嗎?”

    雲傾落看著這玄陰帝墓的主人——玄陰鬼帝問道。

    “哈哈哈……真的是笑話,本帝睡了多年,若不是天尊突然出現,本帝哪里會醒來呢?天尊的要找的人不見了,為何就認定是在本帝這里呢?還是天尊有意要破壞本帝的地方呢?”

    玄陰鬼帝一聲冷笑,隨即連番質問。

    “你既知道本尊是天尊,那麼就應該知道,本尊來了你這里,就說明了本尊要找的人就在這你玄陰帝墓!”

    雲傾落面對玄陰鬼帝的質問,並沒有絲毫的怯弱與退讓。

    “本帝說明就是沒有,本帝已經多年不曾飲血了,當年若不是你師父……本帝也不至于會得落日的如此田地,居然出不了這帝墓。”

    玄陰鬼帝越說越是氣憤,越說就越是惱怒。

    之前還有少許笑容,此刻只有殺怒的心。

    “雲傾落,不要以為本帝不知道,當年若不你在其算計本帝,找到了本帝的弱點,你以為就憑你們靈宗,能封印得了我?這麼多年過去了,本帝就要出去了,而你雲傾落是攔不住我的……你師父已經死了,你的那兩個沒用的師兄弟,本帝根本不放在眼中。”

    玄陰鬼帝一陣大笑。

    “雲傾落你注定要死在本帝手中,今日本帝就要報仇,本帝之前沒有都會吃人肉喝人血,偶爾也會吃些天神族的人,今日就讓本帝吃了你吧……”

    說罷,就見那玄陰鬼帝雙手指甲變長,血紅的指甲大抵有一尺多長,狠狠的朝著雲傾落抓了過去。

    這玄陰鬼帝的動十分的快速,每一個動都有數道重影,慢慢的其後的重影就變得清晰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