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紫玉白石所在



    第450章 紫玉白石所在

    “難道你就不擔心你那孕中生的朋友?”

    雲傾落見她依然放不下那紫玉白石,這才說起了還在雲天學院等著她回去的曾倩。

    “擔心。”沐清菱不假思索的說道。

    “這就對了,先回雲天學院吧。”

    雲傾落似是笑了笑,不過沐清菱卻沒有去仔細關注雲傾落。

    “天尊也要去雲天學院?”

    沐清菱還是想要和雲傾一起。

    “怎麼本尊送你回去不好嗎?”雲傾落握著茶杯的手一緊。

    不是不知道天尊和雲傾在沐清菱心中的差距。

    但是兩個都是他,只是此刻才是真正的他。

    “天尊日理萬機,其實不必如此麻煩的,清菱可以和蒼老師回去,對了,雲傾也還在玄機國雲府里。”

    沐清菱終于抬眸再次看向了雲傾落。

    “他已經先一步離開了,我既去公主府幫你,他便要去做我應該做的事情。”

    雲傾落心里有些堵得慌。

    “走了?”

    沐清菱覺得有些失望,雲傾離開了,居然都不和她說一聲。

    “所以,本尊就替他送你回學院,再則,你和蒼鸞同行,與本尊同行其實是一樣的。”

    雲傾落十分不喜歡,沐清菱與蒼鸞同行,更是不希望沐清菱再提此事。

    一樣?

    沐清菱心中一陣冷笑。

    這能一樣嗎?

    天尊是雲天大陸的神,蒼鸞是兩國國師,也是學院的老師。

    學生與老師同行,很是正常。

    可是與天尊同行……

    不知道會了多少仇恨,不知道會被世人如何談論。

    “好了,什麼都不要多想了,你若是覺得無聊大可進空間里休息或者修煉,你不是喜歡煉丹嗎?”

    雲傾落知她此刻尷尬,便也打算給她自由,只是想要讓她習慣身邊有他。

    沐清菱聞言如釋重負,連忙起身,朝著雲傾落福了福身。

    “多謝天尊。”

    說罷,便神識一動,就進入了自己的空間里,至于紫玉白石,就真的是錯過了。

    雲傾落只是搖頭輕笑,這才開始愜意的喝茶。

    沐清菱回到了空間里,正要煉丹,突然金蟾蜍就竄到了她的身後。

    金蟾蜍︰“主人……”

    沐清菱︰“什麼事兒?”

    金蟾蜍溫柔了一些︰“主人。”

    沐清菱挑眉,將藥材丟進了神王鼎之中。

    “金蟾蜍有話就說啊,是不是寶寶給你添麻煩了?”

    毒蘑菇女王正抱著某寶寶出現,某寶寶听到了沐清菱的聲音,直接飛沖了過來,撞進了沐清菱的懷中。

    “娘親,寶寶想你了。”

    沐清菱有些無奈的撫摸了幾下某寶寶。

    “在空間里玩得可好啊?”

    “寶寶玩得很好,大家都很照顧寶寶,但是寶寶想娘親了。”

    某寶寶在沐清菱的懷中蹭了蹭。

    “你要習慣和大家在一起,娘親不可能一直都陪著你。”

    沐清菱深深的看了一眼,這背負罪名而來的某寶寶。

    白虎?

    還是長翅膀的。

    誰來告訴她這和飛天雪翼虎和白虎都不一樣的小家伙到底是個什麼種族。

    “寶寶知道,所以寶寶在空間里乖乖的等著娘親回來。”

    某寶寶又蹭了蹭沐清菱的手心。

    沐清菱覺得這軟萌萌的小家伙還真的是可愛極了。

    “好了,你先去玩吧,娘親要煉丹,等下就要修煉了。”

    金蟾蜍十分厭煩的看著依偎在沐清菱懷中的某寶寶。

    沉沉的叫了一聲︰“主人!”

    听到金蟾蜍的聲音,沐清菱有些不解的看了過去。

    “什麼事啊?你到是說啊,你不說,單單只叫我,我怎麼知道你要做什麼啊?”

    “主人,你就不問問我那紫玉白石嗎?”

    金蟾蜍顯得有些不一樣了。

    “紫玉白石?你不是說是假的嗎?天尊也斷言是假的,又還給了那楚輕幽啊。”

    說起紫玉白石,沐清菱就氣的嘔血。

    幸苦了這麼久了,原來是個假的。

    早知道如此,昨天就該走了,還能早一些的回到雲天學院。

    “呵呵……主人難道就不想要真的紫玉白石嗎?”

    金蟾蜍突然一臉壞笑。

    沐清菱聞言頓時手上的動作一滯,“金蟾蜍你是不是知道了真的紫玉白石在哪里?”

    “這個自然。”金蟾蜍得意的點頭。

    “金蟾蜍你搞什麼啊,你既然早就知道那紫玉白石在哪里,為何不早一點告訴主人呢?現在車都離開了皇城,你才說……”

    神王鼎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听到金蟾蜍的話,頓時就怒了。

    “所以你這老頭子沒有眼光,性子也不好,活該你一輩子只能用來煉丹。”

    金蟾蜍眼中鄙夷之色充足。

    “金蟾蜍,你為何起先不說呢?選擇我們都坐著天尊的車離開了,你卻才說……”沐清菱更是氣得不行。

    若不是強行壓著心中的怒火,只怕是早就一巴掌拍死金蟾蜍了。

    “主人別急啊……看這是什麼?”

    說著金蟾蜍像是獻寶一般的拿出了一塊,之前楚輕幽拿出來的紫玉白石一模一樣的石頭來。

    “紫玉白石?”

    沐清菱看到金蟾蜍手中的紫玉白石,頓時有了一個驚悚的想法。

    那就是其實柳丘嶼給楚輕幽的紫玉白石是真的。

    只是到了她的手里之後,就變成了假的。

    很簡單,就是被空間的金蟾蜍給順走了!

    “你將紫玉白石給掉包了?”

    這最直接的法子,也更能解釋紫玉白石的出現。

    在見到那假的紫玉白石以前,沐清菱是沒有見過紫玉白石的,金蟾蜍明顯也沒有得到紫玉白石。

    “主人,這都被你知道了啊。”金蟾蜍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後腦,雖然他已經能成功的便會原身,但是這些年下來,他似乎已經習慣了人形。

    “那你為何不早一點告訴我啊!害得我還在那里苦惱糾結。”

    沐清菱深吸了一口氣,一把將紫玉白石給奪了過來。

    這紫玉白石和之前所見,在外形上沒有半分的差別。

    但是這紫玉白石入手升溫,十分的舒服,還可見淡淡的幽光。

    “當時不是情況不允許嘛……”

    金蟾蜍說道。

    然雲傾落卻是早在公主府,準備離開,走到了沐清菱身旁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那真的紫玉白石就在沐清菱的空間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