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清菱願意一試



    第426章 清菱願意一試

    “既然如此,沐姑娘便一起去吧,此次就拜托國師和沐姑娘了。”

    玄機皇縱有萬千不情願,但是此刻又有什麼辦法呢?

    奈何自己的兒子就是這麼不爭氣,陣法不懂,結界不會。

    面對靈石寶地,都只能仰仗旁人。

    沐清菱瞧出了玄機皇那吃癟的神色,只覺得心中好笑。

    在玄機皇的心中,她大概是強盜吧。

    即便是沒有什麼可拿走的,灰都會抓幾把走吧。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抵達了四方閣廢墟。

    此時的四方閣已經不復存在,廢墟也都被挖掘了許多移走。

    遠遠地可以看出了一個很大的坑,周圍都有重兵把守著,很明顯是不許外人靠近的。

    幾個身著華麗衣袍的男子,正在與門口的侍衛說著什麼,看樣子說得很不愉快。

    “陛下駕到!”

    “國師駕到!”

    太監一聲高呼,頓時士兵和那幾個華麗衣袍的男子一起跪在了地上。

    “叩見陛下,叩見國師!”

    “陛下,看守者樊家有話說。”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在不遠處朝著玄機皇大喊道。

    玄機皇顯然是認出了那白發老者,明顯有些厭煩。

    “樊家有話說?樊家勾結妖族,監守自盜,還有何話說?”

    看守者家族族長樊昊連忙上前,也就是那個白發老者。

    樊昊的年紀很大了,走路有些踉蹌,依然堅持來到前方。

    “陛下,樊家是冤枉的啊,若是樊家真的監守自盜,斷然不會等到今日。”

    “樊昊,朕知道監守自盜的不是你,是樊晟,那樊晟當初,可是推薦位護法的,結果他一上任,就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玄機皇說起這件事就氣憤不已,以前即便是神魂玉佩沒用的,但是也表示白虎神獸是玄機國的啊。

    可是經過了昨日,樊晟勾結妖族,導致那神魂玉佩自己忍住,現在白虎神獸成了沐清菱的。

    “陛下,樊晟他只是被妖族迷惑了心智,不是最後那妖族也未能將神魂玉佩給拿走嗎?”

    樊昊連連嘆息,一臉無奈的說道。

    “樊昊,這件事情你大可不必再說了,四方閣昨日已經變成了廢墟,玄機國也不要看守者了,你們樊家人退下吧,此次朕也不牽連你樊家人。”

    玄機皇之前有想過要將樊家滿門抄斬,但是如此蒼鸞也是他玄機國的國師了,再去計較樊家的事情,怕是會惹得蒼鸞不快,所以玄機皇覺得大方一次饒了樊家的人。

    “陛下……”

    樊昊跪在地上,重重的朝著玄機皇磕頭,看樣子他是要求玄機皇饒了樊晟。

    沐清菱凝眉的看著樊昊,這麼大的年紀了,還要如此為了樊晟奔走。

    樊晟在最後卻是只惦記著妖族的半面妖姬。

    也不知道那樊晟到底是怎麼想的,那半面妖姬如此的丑陋,樊晟到底看上了半面妖姬什麼。

    真的只是朋友嗎?

    半面妖姬能得如此摯友,真的是三生有幸。

    樊昊大概還不知道樊晟如今變成了什麼模樣。

    “什麼都不用說了,國師,我們走吧。”

    玄機皇擺了擺手,示意將樊昊給拖走。

    “樊族長,您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情日後再說吧。”

    楚天臨比較敬重的扶起了樊昊。

    樊昊這才看清楚了眼前之人,“太,太子殿下……請您一定要……”

    樊昊的話沒有說完,就見楚天臨搖了搖頭,表示讓他不要再說了。

    樊昊雖然心有不甘,但是也明白楚天臨的好意。

    此刻陛下正在氣頭上,多說無益,還是暫時忍忍吧。

    沐清菱跟在了蒼鸞的身後,一起進入了四方閣巨坑,然後一直到了密道的前端。

    楚天臨安撫好了樊昊之後,也快速的趕來了。

    “這幾個人都是被那氣流給齊腰砍斷的嗎?”玄機皇有些驚恐的看著地上的幾個半截尸體。

    滿地的鮮血看上去去十分的驚悚。

    沐清菱看到周圍的鮮血也皺起了眉頭來。

    不過在那些尸體的前端,很明顯可以看到氣流的浮動。

    果然這密道是既有陣法,又有結界。

    陣法在前端,陣法之中氣流浮動,那多色的氣流在一定的環境里活動,倒是十分的好看。

    只是沐清菱知道,那些不同顏色的氣流,表示著不同的元素之力。

    很明顯這陣法已經被先前的那些侍衛給觸動了,現在如果破解不對,會死更多的人,並且死狀也會多樣的淒慘。

    “回稟父皇,這些都是我們的侍衛,都是被那些飄浮的氣流所殺……”

    楚天臨目光緊落在了那些飄浮的氣流之上。

    “這陣法也太厲害了吧,沒有想到故人的陣法,居然會是如此的強悍。”

    玄機皇的神色顯得莫名的緊張。

    “國師,可否先破陣呢?”玄機皇說著又看向了蒼鸞。

    蒼鸞微微頷首,目光落在了沐清菱的身上,似是有些猶豫。

    這陣法的級別不低啊,玄機皇不知道故人陣法的厲害,那是他不知道,現在的陣法絕大部分就是和故人學習的。

    只是有些陣法已經失傳了,也有一部分新的陣法出現。

    “清菱。”

    “在。”沐清菱知道蒼鸞這時候叫她,是想讓她破陣。

    “你可有信心破了此陣?”

    蒼鸞知道這陣法有難度,故而先詢問一下沐清菱。

    沐清菱眉頭微皺,其實能不能破陣,她是真的不知道啊,只有試了之後才知道。

    “清菱願意一試。”

    “沐姑娘你沒有把握?”

    本來就神色緊張的玄機皇,頓時變得更加緊張。

    還想著讓沐清菱來破陣,要是沐清菱也破不了陣,其實白來了。

    等到蒼鸞破陣,進入了靈石寶地,就知道得好處。

    “不試一試又如何知道呢?正如陛下所知,這陣法是古人留下的,古人的陣法十分的強悍,傳到今日已經有不少陣法失傳了。”

    沐清菱知道玄機皇對她的嫌棄,但是她無所謂的,反正她又不是為了玄機皇而來。

    她是為了赤金玄火而來,只有進入了靈石寶地,才能找到赤金玄火。

    所以不管玄機皇對她的態度如何,都不重要,不在意所以什麼都不重要。

    拿到了赤金玄火之後,便會離開玄機國,至于以後,應該很少有機會再見玄機皇了。